【剝掉的牛仔褲之噩夢來臨】(下)(完)【

分类:人妻熟女   人氣:99999+

上一篇:【軟妻】(1)【作者:liumangdd】

下一篇:【淫偵艷探之玩偶遊戲】(16-17)【作者:無常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作者:深綠之時
字數:8574


  (接上文)數碼相機經老蔣的調整,對準的是曹傢老大胯下的位置,曹立文
自己動手把內褲外褲都脫到膝蓋處,雙腿叉開,露出黑乎乎的下體,可能是歲數
偏大,也可能是以前縱欲過度,此刻的陽具是軟綿綿地下垂著,令孫耀廣和曹老
二的眼神裡流露出明顯的鄙夷,前者揶揄地說:「老曹,朱經理光著身子都被我
們幾個玩到現在瞭,你怎麼一點都沒興奮啊?」

  曹立文面露慚愧之色,強作鎮定,罵道:「你小子懂個屁!老子威風的時候
你還穿開襠褲呢。」

  眾人一起哄笑,曹老大伸手按住朱chen紅的頭,威脅道:「朱經理,你可不
要偷懶哦,搞不出來的話,後果很嚴重!」

  曹立言附和著說:「對對!希望朱經理勇於挑戰,為自己爭取勝利,哈哈!」

  我老婆是有苦說不出,曹立文的生殖器充斥著濃烈的尿騷氣味,又小又短,
不得不含在嘴裡,卻由於硬度不足,時不時的會滑出來,又不敢用牙齒咬住,而
朱chen紅的雙手都被反綁著,也無法靠手去扶,唯有一次次拿嘴去夠陽具,為瞭
贏得時間,朱chen紅強忍著惡心,跪在曹老大的雙腿間竭盡全力地舔著男人的肉
棒。

  蔣凱才他們定出的十分鐘期限,從客觀上來說還是有操作餘地的,朱chen紅
雖然從未給我口交過,但畢竟有一定經驗,之前她為別的男人吹簫時一般兩三分
鐘就能搞定,甚至用不到吸,光靠舌頭舔就能讓對方很快射精,在我老婆的預想
中,曹老大就算再不濟,這份陽具插嘴的刺激也能使他繳械投降,更何況時間還
頗為充裕。

  事實是朱chen紅高估瞭曹立文的能力,老蔣他們在旁邊起哄般的讀秒聲不絕
於耳,縱然是當眾受辱的局面度日如年,但時間畢竟還是在無情地流逝,感覺裡
姓曹的肉棒比一開始有瞭一些硬度,卻遠遠達不到噴射的程度,都八分鐘過去瞭,
可恨的是曹老大站在那裡閉著眼睛,似乎非常享受著朱chen紅持續地跪舔,居然
還輕聲哼哼。

  沒辦法瞭,隻有拼瞭!我老婆被迫使出殺手鐧,變舔為吸,嘴唇緊緊含住陽
具,希望憑借口腔呼吸的力道給曹立文的射精提供動力!

  要不是被反綁著,手幫著套弄幾下也好啊,朱chen紅心想。

  的確,有的時候,手的力度和技巧會起到很大作用,這一點我老婆也有認識,
和口交相比,手淫的羞恥感稍遜,但別有風光。

  女子給男的手淫,俗稱「打飛機」,在那些提供色情服務的小浴室、小發廊
非常流行,勝在快捷和安全,既不會傳染性病,又能迅速結束「戰鬥」,屬於標
準「簡餐」,幾十元的低廉價格,更是頗受民工們的歡迎,而精通此道的女人,
往往充分發揮手指靈活的特點,采用揉、搓、擠、壓、搖、提等動作,短時間即
叫對方欲仙欲死。

  不幸的是,在朱chen紅的屈辱生活中,無論是過去還是將來,她不止一次地
充當過賣淫女的角色,為熟悉或者陌生的男子打過「飛機」。其中熟悉的,包括
他的老板、同事和同學,而陌生的,則是前來光顧的嫖客們,自然,這裡面也免
不瞭有民工。

  如果真是賣淫的女子,這些經歷當然不足為奇,可偏偏朱chen紅是一名大學
畢業就一步步邁向事業高峰的外資企業高管,本身性格冷傲,與色情服務者原本
有天壤之別,怎奈命運弄人,在某個關鍵契機出現波折,以致於一步錯、步步錯,
徹底淪為男人們胯下的玩物。

  後來我才知道,2008年夏末秋初的這一次,不過是我老婆噩夢的開端,而早
在這個開端之前,她的身體其實已經遭人染指,唯一的區別是,以前雖然有脅迫
的成份卻大半屬於半推半就性質,而這一回卻是名副其實的輪奸!

  被設局玩弄的朱chen紅很清楚,所謂十分鐘口交射精的賭本就是玩弄她的一
部分內容,然而事已至此,她總希望出現奇跡,比如警察突然臨檢這傢夜總會,
又比如發生火警,使她雖然遭受百般凌辱,卻在最後一步到來之前逃脫噩運,所
以她選擇服從和配合,她也明白之所以這些人不給她松綁是為瞭制造難度、令玩
弄更加曲折刺激,此刻的朱chen紅縱然什麼都瞭然於心,卻什麼都反抗不瞭,面
對變態,唯有接受變態。

  忽然,老婆感覺到嘴裡的肉棒變硬瞭,在她竭盡全力的吮吸下,曹立文的生
殖器終於有瞭反應,猶如鐵樹開花般的挺立起來。看到瞭希望的朱chen紅哪裡敢
錯過良機,生怕稍一懈怠這課鐵樹就會松軟下去,當即抖擻精神,轉動舌尖,迅
速摩擦龜頭頂部那個小小的洞口周邊,頓時讓口中之物一觸即發。

  這個洞其實隻是一條縫,稱作「馬眼」,男子撒尿之口,精液也是自此噴射
而出,當然敏感之極,曹立文既已在朱chen紅口唇撩撥下勃起,又如何經得起這
番火上澆油,不禁低叫一聲,陽具在我老婆嘴裡不由自主地抖動瞭一下,朱chen
紅心知肚明正當此時,連忙脖子一仰,飛快地吐出肉棒,說時遲那時快,就在生
殖器離嘴之時,一股濃烈味道十足的精液噴薄而出,我老婆躲避不及,竟然悉數
射在臉上,若不是早早緊閉雙目,那角度恐怕正沖著眼睛而去。

  這樣一來朱chen紅更不敢睜眼,因為那粘稠的液體正沿著她額頭緩緩流下,
大部分淤積在我老婆的眉毛上,而精液那特有的腥臭氣味,一陣陣地沖擊著朱chen
紅的鼻端,讓她不由作嘔,聯想到就在剛才自己不顧羞恥的為曹立文口交,那種
屈辱感達到瞭頂點。

  高高在上的外企總經理被凌辱到這份田地!作為甲方代表,朱chen紅被反綁
雙手、脫成半裸地跪在乙方胯前,後者興致盎然地來瞭一個顏射,除瞭悲劇二字,
找不到其他形容詞來描述我老婆的遭遇。

  總算還是贏瞭!朱chen紅心裡默默地想,畢竟這是不幸中唯一幸運的。

  「好吧,接下來該輪到朱經理兌現諾言瞭。」老蔣咳嗽兩聲說,「小曹小孫,
你們認為茶幾和沙發,哪個地方做起來更爽?」

  什麼?老蔣話語裡的「做」是什麼意思?我老婆一愣,在腦海裡思索片刻頓
時明白這個字就是字面意思,當下顧不得臉上還污穢不堪,勉強睜開眼睛,怒視
蔣凱才,氣急敗壞地問:「你們還要不要臉?」

  老蔣聳瞭聳肩,「我們可是最講信用的人瞭,朱經理有啥疑問?」

  朱chen紅大聲叫道:「講信用?不是說好的……」

  話至一半,我老婆驚覺這樣的內容如何說得出口,硬生生將後半句吞瞭下去,
氣憤之色溢於言表,原本因為受辱,她的臉色已經漲得通紅,此時竟略成紫色,
可見羞惱無比。

  曹老二不懷好意地追問:「說好的什麼?」

  孫耀廣猛敲邊鼓:「對啊,朱經理不要欲言又止嘛,說話說半句多難受啊,
到底說好什麼呀?」

  蔣凱才笑吟吟地看著我老婆一言不發,曹立文剛爽瞭一把,情緒才從九霄雲
外回歸地面,也不穿上褲子,任憑再度疲軟下來的陽具在朱chen紅面部咫尺間晃
來晃去,同樣是笑瞇瞇地端詳著剛剛還含著自己陽具竭力挑逗的女人。

  朱chen紅知道事到如今矯情也無意義,一咬牙,說:「說好姓曹的射精就算
我贏的。」

  「話雖沒錯,但朱經理漏掉瞭一個重要條件。」老蔣從容不迫地接口,頓瞭
一頓,說,「時間!」

  朱chen紅雙目微瞇,隱約感覺自己忽略瞭什麼。

  老蔣冷冷地說:「我們說好十分鐘內你讓老曹射就算你贏,可惜的是,你多
用瞭兩秒鐘,當然是你輸瞭。」

  我老婆報以冷笑,「現在這種情況,你們怎麼說怎麼算瞭,還標榜自己講信
用,太可笑瞭。」

  老蔣走上前,用手輕輕撫摸朱chen紅的頭,後者用力擺脫卻無濟於事,隻能
聽憑前者肆意地捋著滿頭的青絲,耳畔老蔣不緊不慢地說:「不愧是外資公司的
總經理,我最欽佩的就是朱經理這種臨危不亂的優雅氣質。但你的質疑是沒有道
理的,因為我們有證據。」

  說罷,他指瞭指那臺尚在忠實地工作著的數碼相機。

  「如果朱經理不介意的話,我們可以重溫一下剛才的場面。」蔣凱才拿起瞭
相機,忽然皺瞭皺眉頭,問孫耀廣:「能接到電視機上嗎?」

  孫耀廣答:「可以的,需要一根視頻線。」

  老蔣想瞭想,拿著相機推門而出,估計是找他朋友、也是這傢夜店的老板借
視頻連接線去瞭。

  留在包房裡的男人們自然不肯浪費時間,包括曹老大在內都圍攏過來,朱chen
紅見勢不妙,但跪得腿腳酸麻、一時也站不起身,被這些人用手亂摸,乳房和陰
部同時遇襲,頓時喘息不已,腦海裡卻湧起一個疑問:為什麼這些人對小周視而
不見,隻侵犯我?

  沒錯,助理小周雖然相貌平庸、身材矮小,但畢竟也是一個年輕女子,在我
老婆看來,小周始終暈倒在沙發上,顯得毫無抵禦能力,而這些如狼似虎的色魔
們卻對她興趣缺缺,連摸都不摸一下,顯然很是蹊蹺!

  難道……

  朱chen紅一直處於高強度的性虐中,而迷幻藥的藥性尚未完全退去,覺得頭
昏腦脹,隱約想到瞭什麼,但仿佛失去瞭進一步邏輯推理之力。

  蔣凱才很快去而復返,推門進來後見眾人如此抓緊時間玩弄我老婆也是愣瞭
一愣,立刻吩咐:「先別玩瞭,把這婊子弄到沙發上去,用衣服蓋一蓋。」

  孫、曹等人一時不明就裡,都停瞭手,老蔣急瞭,大聲說:「還不快抬人?

  俞總馬上進來瞭。「

  話音剛落,他身後的包房門再次被推開,一個男子走瞭進來,邊邁步邊說:
「老蔣,我找瞭一根視頻線……」

  這時,他的視線越過蔣凱才,將包房裡淫亂的一幕盡收眼底,一番話霎時說
不下去,隻是嘴巴張成一個大大的O 型,驚異到鼻梁上的金絲邊眼鏡都險些掉瞭
下來。

  房間裡燈光昏暗,除瞭前腳後腳的蔣凱才外,三個男的神情緊張,其中一個
還光著下半身,一個赤裸的女子被反綁著跪在地上,臉上都是莫名的粘稠液體,
恍惚間新來的男子甚至沒註意到沙發上還有一名女子側臥著,光是看到的場景就
令其生出極度不好的念頭。

  他喃喃地問:「老蔣,你們這是在幹嘛?」

  朱chen紅依稀記得進KTV 時蔣凱才曾經和此人打過招呼,這間包房也是此人
親自領進來的,當時聽介紹,似乎是這傢夜店的老板,姓俞,是蔣凱才的朋友,
與曹傢兄弟也認識。

  作為老板,自己場子裡出現瞭性侵這種違法的事情,應該不會坐視不理吧?

  朱chen紅眼見絕處逢生,才要張嘴呼救,蔣凱才一瞪眼,喝道:「你們愣著
幹什麼,快堵住她嘴!」

  孫耀廣和曹傢兄弟如夢初醒,七手八腳抬起我老婆,將她扔到沙發上,曹立
言用力捏住朱chen紅雙頰,迫使我老婆張開嘴巴,朱chen紅右腳上的短襪被孫耀
廣一把扯脫,順勢塞進瞭嘴裡,於是連叫喊都發不出任何聲音瞭。

  被自己腳上的白色短棉襪堵嘴,朱chen紅覺得萬分憋屈,倒不是嫌剛從腳上
脫下的短襪有氣味,而是口腔中尚存曹立文生殖器攪動過的殘存物,這一下統統
頂到瞭咽喉處,怎一個惡心瞭得,真真切切的有苦說不出。

  蔣凱才把俞總拉到旁邊,在後者耳邊輕聲說瞭幾句。

  這姓俞的老板年齡同老蔣相仿,中等身材,貌不驚人的臉上戴一副金絲邊眼
鏡,最大的特點是梳瞭一個油光光的大背頭,聽老蔣附在耳邊說瞭一番話,神情
略略放松,卻猶有些將信將疑,問道:「這件事……靠譜嗎?」

  朱chen紅被人按在沙發上,口裡塞瞭襪子作聲不得,眼睛卻能視物,看二人
咬著耳朵,知道老蔣是將事情來龍去脈告訴這俞老板,順便給姓俞的吃一顆定心
丸,我老婆隻是苦於無法開口,不然早厲聲警告此事發生在夜店裡,作為老板是
脫不瞭幹系的,關門停業還是小事,隱瞞不報可是要吃官司的!

  蔣凱才的言詞看來更有說服力,他拍拍俞老板的肩,笑道:「沒事!你放心,
她絕對不敢報案!」

  俞老板還是不放心,追問:「老蔣,這事可不興開玩笑的,不要玩女人把我
們都玩到監獄裡。」

  蔣凱才哈哈大笑:「所以問你借視頻線啊。給你開開眼界,看瞭你就信瞭。」

  他二人此時的對話都稍微提高瞭聲音,屋內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算上我老
婆,大傢都知道數碼相機錄下瞭什麼,也明白老蔣話中的意思,有瞭相機裡的視
頻和照片作為要挾,朱chen紅自然不敢報警,畢竟對於女人而言,名聲是第一位
的。

  眾人之中唯一不明就裡的就是俞老板,他當下用手裡的視頻線把電視機和數
碼相機連接到一起,然後調到瞭相應的頻道。

  老蔣揮揮手,示意孫耀廣他們松手不再壓住我老婆,大聲說:「現在,讓我
們一起看看,剛才朱經理到底用瞭多少時間。」

  俞老板操作著相機,在老蔣指點下很快選中瞭內存裡最後一段視頻,按下瞭
播放鍵,通過音響,我老婆銷魂蝕骨的呻吟聲瞬間回蕩在包房裡,與此同時,電
視機出現瞭朱chen紅將一根肉棒含在嘴裡的畫面。

  「註意!鏡頭下方有時間顯示,朱經理好好看著。」蔣凱才提醒道。

  比被迫給人口交更有恥感的,顯然是被迫重溫一遍這份恥感,朱chen紅就在
經歷這種煎熬,畫面裡的自己那麼無助和無奈,卻在盡力呈現著性感的一面,當
時迫不及待地盼望曹老大射精的情緒一覽無餘。

  俞老板看在眼裡,情不自禁地感嘆:「這女的,簡直淫蕩得太有技術瞭!」

  朱chen紅親眼目睹著自己在凌辱中難以自拔的場景,又被一個陌生男人如此
評價,感覺無地自容,此刻渾身上下也隻有雙目是自由的,也隻能閉起眼睛不去
看瞭,但耳朵裡剛才的嬌聲喘息還是陣陣傳入,不由懷疑起自己:我真的曾經這
麼下賤嗎?

  眾人看得津津有味,這比島國愛情動作片可有意思多瞭,非但無碼,而且主
人公還近在眼前,尤其是拍攝的視角選擇得很好,將我老婆舔曹老大陽具時的神
情拍得清清楚楚,當真是淫蕩得很有技術。

  對於我老婆來說,這十分鐘可謂度秒如年,她想讓俞老板快進,卻無法說話,
堵在嘴裡的襪子實在被塞得太緊瞭,靠舌頭難以頂出口腔,隻剩下兩個字――認
命。

  老蔣的聲音傳來:「朱經理,快到關鍵時刻瞭,不看看嗎?」

  朱chen紅忍不住睜開眼,隻見屏幕上的時間顯示已經到瞭九分五十五秒。

  電視機裡,插在我老婆嘴裡的生殖器有瞭強烈的反應,九分五十七秒!

  朱chen紅察覺瞭這一變化,迅速調整姿勢做全力一搏,九分五十八秒!

  曹立文的肉棒出現噴射預兆,九分五十九秒!

  朱chen紅不願精液射在自己嘴裡,做出仰脖後撤的動作,十分鐘!

  我老婆終於吐出生殖器,卻看到肉棒正對準自己的臉,趕緊低頭躲避,十分
零一秒!

  生殖器抖瞭一抖,精液射瞭出來,在間不容發之際射在瞭朱chen紅的額頭,
時間定格在十分零二秒……

  蔣凱才沒有說錯,曹立文最終射精的時刻超過瞭十分鐘。

  看瞭這一幕,眾人都齊齊嘆一聲:「好險!」

  曹立文臉上洋洋自得之色油然,高聲說:「還是我厲害吧?千辛萬苦,總算
沒白忍。」

  曹老二翻起個白眼說:「老大,你還好意思說,分明是不行,別往自己臉上
貼金好嗎。」

  在眾人的哄笑聲中,我老婆卻是大感悔不當初,假如自己不是想著吐出陽具,
而是讓姓曹的射在嘴裡,那麼大有可能趕在十分鐘裡成功贏下賭約,就是想方設
法躲閃的時間,才造成瞭射精的延誤,以致於最終功敗垂成。

  一著不慎,滿盤皆輸,僅僅差瞭兩秒鐘,卻等於輸掉瞭一切。

  俞老板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疑惑地問:「你們打的什麼賭?」

  老蔣笑著把打賭的內容說瞭一遍,俞老板頓時兩眼放光,問:「那……我能
也插一腳嗎?」

  孫耀廣作為廠長,自然同姓俞的熟識,聞言打趣道:「俞總想插的,不是腳
吧?」

  這話又惹得眾人哄堂大笑,俞老板一臉猥瑣,隨聲附和:「對對,不是腳!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嘛。「

  蔣凱才註視著我老婆,說:「朱經理,對輸掉賭約沒有異議吧?」

  朱chen紅窩著一肚子火,心說有異議你們也沒打算讓我說啊!

  曹立言急不可耐,喊一聲「願賭服輸」,整個人就撲上來,壓在我老婆身上,
迄今為止,朱chen紅渾身都被他摸遍瞭,也就隻剩下最後一關尚未攻克,此時再
無障礙,他要將壓抑許久的邪火一並發泄在身下這個女人的肉體裡。

  朱chen紅又驚又怒,然而口不能言、手不能擋,趴在寬大的沙發裡唯一能做
的就是拼命扭動身體以逃避魔爪,事到如今卻哪裡掙脫得瞭,被曹立言三下五除
二翻轉身體,由趴的姿勢扳成仰面朝天,一雙手壓在背後,曹老二想用手分開我
老婆的雙腿,竟是一時間無法得逞。

  這回輪到曹立文在旁冷嘲熱諷瞭:「老二,我看你也強不到哪裡去,朱經理
手都被綁著,你居然還搞不定?」

  曹立言被本傢兄弟一席話說得大怒,隻見他略直起身,不再靠雙手在朱chen
紅兩條大腿之間發力,而是移位到腳踝處,這一回力臂改變,我老婆緊緊夾住的
雙腿頓時露出一道縫隙,被曹老二硬生生擠進去自己的右膝蓋,牢牢地撐瞭開來,
然後他猛地一使勁,朱chen紅的整條右腿被他抓起扛在瞭肩頭,曹老二順勢沿著
沙發邊緣跨前一步,他肩上的小腿滑過,差不多到瞭腿彎的位置,若不是嘴被襪
子堵著,朱chen紅必定會發出絕望的叫聲,因為最後的防禦已告失守,她左腿被
曹立言的膝蓋頂在沙發上,而右腿則扛在後者的左肩,雙腿已徹底地被分開,而
這個姿勢也令我老婆臀部幾乎騰空,原本被剝的不著寸縷的陰部完全袒露出來!

  曹立言一氣呵成地完成剛才動作之後,這才定一定神,嘿嘿一笑,好整以暇
地緩緩解開自己的皮帶,將褲子往下褪,繼他堂兄曹立文之後,第二個把生殖器
暴露在我老婆面前!

  畢竟年輕瞭好幾歲,曹立言的陽具比曹立文健碩瞭幾分,但對我老婆而言都
意味著無比醜陋可惡的兇器,眼見得這把兇器即將插入自己身體裡,朱chen紅屈
辱的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一滴滴地順著臉龐流下。

  曹立言已然控制不住理智,欲火填滿瞭他的腦海,他嘗試瞭一下,覺得眼前
的姿勢很別扭,反正大局在握,邊調整瞭一下和朱chen紅相對的體位,邊惡狠狠
地說:「朱經理,你終於還是落在我手裡瞭,好好享受吧!」

  不容分說,曹立言的生殖器一下子插進瞭朱chen紅的陰道,瞬間兩具軀體交
合在瞭一起!

  被曹老二的肉棒如此輕易地進入,自然是由於此前經眾人百般褻玩,朱chen
紅的陰部淫水泛濫,她的陰道此時潤滑無比,正適合長驅直入。

  嘴裡是發不出聲音瞭,我老婆的心底卻發出一聲深深的哀嘆,終於還是逃脫
不瞭被強奸的悲慘命運瞭嗎?

  她卻不知道,這僅僅是噩夢的開始,因為接下來的整個夜晚,朱chen紅就是
這樣被反綁著,蔣凱才、孫耀廣、俞老板一個個地將獸欲發泄在她身上,甚至曹
立文還鼓足餘勇來瞭一個梅開二度。

  她更不曾預料到的是,這還不過是開始的開始,此後的歲月中,朱chen紅將
會多次慘遭強奸、輪奸,蹂躪她的男人,包括同事、同學、客戶,乃至一些不可
能產生交集的社會最底層人員……

  這件事情我是在多年後聽小周說的,朱chen紅則自始至終對我在隻字不提。

 如果不是過瞭幾年小周因為薪酬問題同身為總經理的我老婆鬧翻並辭職不幹

  的話,估計她也不會透露此事,這當然是出於報復心理。據小周講,從那時
開始,老蔣那裡做的訂單,價格都是最高的,朱chen紅寧肯拼命壓別的廠傢的價,
也不敢讓老蔣的利益受損。

  而這一切,是蔣凱才他們在夜總會的包間裡,給朱chen紅定下的規矩。

  獲悉這個駭人聽聞的消息,我原本將信將疑,因為強勢如朱chen紅、作為甲
方代表竟然遭到乙方的輪奸,整個過程透著反常,直到小周微信傳瞭一份協議的
照片給我,我才在極度震驚之下不得不接受瞭事實。

  那是一份復印件,原件在老蔣手裡,協議的一方是我老婆朱chen紅,另一方
是蔣凱才、孫耀廣、曹傢兄弟,讓我匪夷所思的是竟然還有夜總會的那個俞老板!

  協議內容下流無恥到瞭不堪入目的地步,除瞭今後必須以最高價格將服裝訂
單交給老蔣及曹傢兄弟的廠做之外,還要求朱chen紅隨叫隨到、送上門向這幾個
傢夥提供性服務,這也解釋瞭此後的日子裡,我老婆頻繁地在雙休日出差,其中
許多次直到第二天才回傢,原來根本不是工作,而是依據協議去陪老蔣他們上床
的!

  更有甚者,俞老板赫然要求朱chen紅每月一次到夜總會充當小姐陪一些重要
的客人,所謂陪酒,說到底就是賣淫!雙方約定,我老婆不會聲張此事,並承認
完全出於自願,而老蔣也不會把拍攝的關於朱chen紅裸照、裸體視頻外傳。

  想到朱chen紅每每赤身裸體地在嫖客們的胯下忍辱承歡的場面,我的內心同
樣充滿著屈辱。

  這份協議中還有一件令我感覺奇怪的事情,就是我老婆在最後的簽名,「朱
chen紅」三個字歪歪扭扭並且墨跡極淡,貌似落筆毫無力度,需要竭力辨認才能
勉強認出,這同她平時的筆跡天差地別,難道是她故意為之,到時候用來矢口否
認簽過這個協議?但事實上據我回憶,她借口出差去老蔣那裡的次數說明她的確
完全按照協議內容在做的呀!

  作為2008年那一晚現場目擊者的小周在我多方詢問下告訴我,名字的確是朱
chen紅簽的,親筆是親筆,卻不是親手……

  親筆,但並非親手?這是怎麼回事情?我思索瞭一會兒,好像明白瞭,想必
是當晚從被玩弄到被輪奸,朱chen紅大半時間都是被雙手反綁在背後,為瞭控制
我老婆的身體,老蔣他們始終沒有給她松綁,那麼……我老婆是用嘴叼著筆簽的
名?

  小周讓我再想想,看來我猜錯瞭,莫非是用腳趾夾著筆寫的?

  最後,小周說出瞭真相,在蔣凱才等人的脅迫下,反綁雙手的朱chen紅是蹲
著簽下瞭自己的名字,當時那張寫著協議的紙就擺在她雙腳之間的地板上,而那
支粗粗的大號簽字筆則一端插在朱chen紅的陰部裡!

  這個場面實在太變態瞭!腦補中我老婆蹲在地上如何一點點地順著筆畫挪動
自己的臀部,好讓插在兩條大腿之間的簽字筆在紙上一筆一劃地完成書寫,真想
象不出這種恥辱,朱chen紅是怎樣忍受過來的。

  我仔細打量著手機的圖片,發現紙張上有淺淺的水漬痕跡,腦補過那個親筆
非親手的簽名場面,我自然猜得出紙上不是曾經滴過水,而是當簽字筆那樣的硬
硬的異物插在我老婆陰部裡,而她又要憑借身體的晃動來駕馭這支筆之時,陰道
因生理反應而不斷流出的淫液,順著筆桿一滴滴地淌到瞭兩腳之間的紙上……

  老蔣他們不僅無情的蹂躪瞭朱chen紅的肉體,還在她曾經高傲清冷的心靈上
給予重重一擊,迫使我老婆的心理防線從此崩潰、一發而不可收拾!事實上,對朱晨紅
這樣掌握著乙方命運的外資高管,還有什麼比被捆綁被剝掉牛仔褲被輪奸乃至於被迫
接受連自己都不敢想象的屈辱更能摧垮意志的呢?意志垮瞭,剩下來的就什麼都願意
答應瞭。

  在助理小周的敘述裡,我得知當晚,老蔣等人在夜店包房輪奸瞭朱chen紅後,
用一條毯子裹住全身赤裸的我老婆,又去瞭事先開好的酒店,過程中朱chen紅手
被綁著、嘴被堵著,無力反抗也無法作聲,直到進入酒店房間都不曾有人察覺異
樣,隻當是喝醉酒被朋友抬回去,至於酒店總臺對此也是見怪不怪。

  然後,這些人在我老婆的房間裡徹夜閉門不出,至於小周,則被扔在瞭另一
個房間裡,這些人拆走瞭房間裡的電話,也拿走瞭她的手機,威脅她既不準張揚
也不準離開。

  第二天一早,他們離開的時候,把手機還給瞭小周,並把我老婆房間的房卡
一並給瞭她,她用房卡打開房門,隻見朱chen紅一絲不掛地被「大」字形綁在大
床上,嘴裡依然塞著襪子,雙眼失神地望著天花板,下體又紅又腫,流滿瞭男人
的精液……

  其實,我一直在懷疑,這會不會是乙方同小周聯手設的局,目的是拖我老婆
下水,行賄不成,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推倒朱chen紅!不然,小周從哪裡來的
那份協議的照片?至於讓我知道這個秘密,無非是添堵而已,反正我老婆已就范
多年,也不怕節外生枝。

  那天開始,朱chen紅一步步淪為瞭色魔們肆意發泄獸欲的玩物!

  噩夢已經降臨,卻不知何時醒來……

               【全文完】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 本帖最後由 heart76 於 2018-9-22 06:51 編輯 ]

上一篇:【軟妻】(1)【作者:liumangdd】
下一篇:【淫偵艷探之玩偶遊戲】(16-17)【作者:無常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