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初開】作者:不詳

分类:家庭亂倫   人氣:99999+

上一篇:【與她和妹妹的關系】

下一篇:【老婦亂倫俱樂部】作者:不詳


春情初開


作者:不詳
字數:0.6萬

              春情初開(一)

  十四歲讀初三的張伯雄,是一對雙胞胎,張伯英是哥哥,伯雄是弟弟,但在
外人看來,是分不出來誰是哥哥誰是弟弟的。不同的是伯英的眉稍上有個豆大的
黑痣,藏在眉毛中,眉毛又特別的粗長,容易看出來,除此之外就是父母也辯不
清。他們不但貌同,連從小的哭聲說話聲,都是相同的。

  他們父親張大倫是青年有為的商人,四十歲左右的年紀,就有瞭雄厚的商業
基礎,少年得志免不瞭花天酒地,和各種應酬。

  阿桃是嘉義人,二十五、六歲的年紀,她的丈夫在張大倫的工廠做事,他們
隻生瞭一個孩子,留在老傢由父母撫養,已四、五歲瞭。阿桃是張傢從小姑娘時
就雇用的下女,已經十年瞭,也可算是張傢一員,做事勤快,又愛乾凈,長得又
漂亮,所以人人都喜歡她。

  周末,張太太吃過午飯,打瞭個電話給先生,說是南部來瞭朋友,三缺一叫
去打牌,化妝一番就出去瞭。

  六點鐘光景大倫從公司回來吃飯,他是很難得回傢吃飯的,阿桃特別為他加
瞭點菜,香腸什麼的給他下酒。飯後,他拿瞭伯英伯雄的功課看瞭一陣子道:

  「你們兄弟倆乖不乖,功課做完瞭沒有?」

  「隻有地理沒做,其馀的都做瞭!」

  「春假後要考高中瞭,要好好用功。」

  「知道啦!爸爸。」

  「好,剩下的功課明天再做吧。爸爸請你們看電影。喜歡看什麼片子?」

  伯英搶著道:「我喜歡美國西部武打片。」

  伯雄也道:「我喜歡現代戰爭片。」

  張大倫道:「這樣好瞭,你們倆一起先看場西部武打,再看場現代戰爭片。

  反正明天是星期日,晚睡沒關系,你們每人看兩場好瞭。「說完模出來二百
元,分給兄弟兩人。

  兩人興高彩烈的出瞭門。

  等他們看完一場電影回來,按瞭好一陣電鈴。見阿桃沒來開門,兄弟倆猜想
阿桃可能以為自己兩人回來的晚,她也出去玩瞭。兩人商量一陣,一個翻墻進去
打開門,這是他們常辦的。

  伯英打開門讓伯雄進來,兩人向大廳走去。到瞭半中突然聽得陣陣阿桃的呻
吟喊叫聲。兄弟兩人常從同學處看到淫書,對性的知識已經大開。他們以為阿桃
的丈夫來和阿桃相會,於是不約而同的朝室門走去。聽清楚聲音竟是發自母親的
臥房,心想:阿桃太不像話瞭,為什麼不和丈夫在自己房中幽會,而跑到母親房
中來。

  走到母親窗前往裡一瞧,室內的燈光大亮。阿桃躺在母親的床上屈起瞭兩條
腿來,分的開開的,伏在她身上的不是他丈夫,而是自己的父親一──張大倫。

  他正在氣喘喘的屁股聳動,雞巴進進出出的狠插著阿桃。阿桃則張著嘴,閉
著眼嬌喘著,屁股直搖。她嘴裡不停地浪叫著:

  「喔喔……好……好痛快……我美死啦……好舒服……太好瞭……哼……我
已有五、六次啦……哎呀……我又來瞭呀……哼哼……」

  阿桃攀起來的腿,放在瞭床頭顫抖著。她嘴裡雖然蠕動著,可是發不出聲音
來。隻是鼻孔發出輕微的:「哼……哼……哼……」

  張大倫仍然不住的聳動著屁股,猛然抽動著「滋滋」之聲更響瞭,他動的更
起勁瞭。阿桃醒過來,顫著聲兒道:

  「我又暈過去一次……瞭……我真聽到鈴聲呢……可能是回來瞭呢……他們
會告訴太太的……」

  「不會的!」張大倫道:「他們兩個要看兩場電影才回來!再過一個多小時
差不多。」

  伯英伯雄互相對望瞭一眼。又聽阿桃說:「我們已玩瞭兩個多小時瞭,也該
休息啦……我也過足癮瞭……再來我也吃消瞭……」

  張大倫道:「好吧,讓我先去吧,別叫兩個小鬼碰上。」

  阿桃舉起腿來將腳放在他的肩頭,大腿並緊瞭,屁股一下下聳動,左右搖動
著柳腰。張大倫則像瘋子似的狂動著,插得阿桃又不停的哼叫起來:

  「啊呀……我親漢子……今天你吃瞭……多少春藥……可把我整慘瞭……」

  張大倫猛烈的抽動瞭一陳,突然他連打兩個寒顫,將肩頭上阿桃的腿放瞭下
來,一下子伏在阿桃身上不動瞭,阿桃更顫抖厲害瞭,她躺著動也不動。嘴裡隻
是:「哼……哼……」

  又歇瞭一陣,她才摟住張大倫的脖子猛吻著張大倫:「唔……我太舒服瞭,
真過癮……」

  伯英、伯雄立在窗外看呆瞭,見裡邊的已完瞭才想起。自己伸手朝褲子上一
摸,竟濕瞭一片。兄弟兩趕忙離開現場,輕輕的走回門口,伯英打開門叫伯雄出
去,並附耳嘀咕瞭一陣,又把門關起來,伯英則藏在矮凳裡面。

  「鈴……鈴……鈴……」

  阿桃衣帶不整的出來道:「誰呀?」

  「是我,阿桃。」

  阿桃道:「哦,來瞭!」

  阿桃打開門,伯雄上下打量她一陣說:「你已經睡瞭嗎?」

  「沒有……」阿桃突然覺得不對,立刻改口說:「我隻是在床上躺瞭一下,
想不到竟睡著瞭。」她見少瞭一個,但一時又弄不清誰是誰,問道:「還有一個
呢?」

  伯雄道:「你是說伯英呀?他在巷口買東西,馬上回來。我在這等他你先進
去吧,我們還要洗澡。」

  阿桃則進屋,伯雄就出來,兩人一同回房。

  洗瞭澡睡到床上,怎麼也睡不著瞭,滿腦海都是阿桃的一身豐滿浪肉,兩兄
弟竟不約而同打起手搶來,最後才迷糊糊的睡著瞭。

  起床後兄弟吃完早餐,阿桃忙著整理傢務,伯英偷偷溜到媽媽房中去,這時
媽媽正在化妝。

  伯英上去依在媽媽懷裡道:「媽……」

  「嗯……」張太太漫應著。

  「昨天晚上,爸爸叫我和伯雄去看電影。」

  「好看吧?我的乖乖。」

  「嗯……我們提早回來叫不開門,爬著進來的。」

  「哦!大概阿桃睡著瞭,是嗎?」

  「不,我們進來見她和爸爸在你床上。」

  母親急急的問道:「幹什麼?」

  「嗯……脫瞭衣服……」

  「別胡說!」張太太沉下臉來斥責兒子。

  「真的嘛!伯雄也看到的。」

  「乖兒子,媽信你,但可不準胡說。知道嗎?」

  伯英點點頭。

  「去吧,聽媽的話,叫伯雄來!」

  伯英低頭走出瞭母親的房間,見伯雄正在房門口伸頭探腦的,就指瞭指母親
的房間道:「媽叫你!」

  伯雄進瞭房,叫瞭聲:「媽……」

  母親摟著他道:「乖孩子,昨晚你們回來,見爸爸和阿桃在我房裡?」

  「哪……」

  「這事你和哥哥別說出去,乖!」

  伯雄退出去,和伯英湊在一起嘀咕瞭一陣,都認為媽會跟爸爸吵架,一定也
會解雇阿桃。但出乎他們意料之外,當阿桃爭分奪秒做好瞭飯問張太太:「太太
是不是現在開飯?」張太太仍與平常一洋,滿面笑容的道:「等一等吧,阿桃,
先生是回來吃午飯的,我們一起出去,下午還有應酬,晚飯不回來吃瞭。」

  伯英伯雄還以為她會對阿桃厲言厲色呢,見她仍與平常一樣,不知道她心裡
怎麼想法?

  張大倫回來,就問太太道:「昨晚手氣怎麼樣?」

  「嘿……」張太太依在他的懷裡,投給他一個講媚的眼色,反問他道:「你
猜猜看。」

  「嗯……贏瞭?」

  「嗯……」

  「我看得出來,哈哈哈!」張大倫自作聰明。

  「我也看得出來。」

  「你看的出來什麼?」

  「你昨天晚上……」太太說著曖昧地笑瞭。

  張大倫驚慌失措的道:「怎麼?」

  「─定是……等我等得沒睡好。」

  「嗯!這倒是真的,你怎麼看得出來?」他心裡像放下瞭一塊石頭似的輕松
瞭下來。

  「我見你的眼圈發黑嘛。」

  「哦……真的?」

  「你是太不關心自己瞭,我一看就知道。」

  「你是天下難得的好太太,你對我太好瞭。」他說著在太太臉上吻瞭一下。

  「別胡來,你看,你的兒子都在瞧著呢!」

  張大倫看瞭看伯英伯雄,一陣哈哈大笑。這時阿桃已送上飯菜,他們一傢坐
在飯桌上吃飯。

  飯後,張太太進去化妝換衣服,阿桃收拾碗筷,張大倫則坐在沙發上,翹起
二郎腿來吸著煙。

  伯英到洗手間去瞭,伯雄到爸爸面前:「爸爸,我想和你說幾句話。」

  「什麼事?你說吧。」

  「我們到外面去說吧。」

  「什麼事還要到外面去說?這裡還不一樣嗎?」

  「不要,爸爸,我們到外面去嘛!」

  「好好,你的花樣真多。」

  父子兩人,走到院子裡的花園中,張大倫道:「什麼事?大驚小怪的?」

  「昨晚上我們看電影回來叫不開門。」

  「啊……!」張大倫吃一驚。

  「我們跳墻進來,見你和阿桃……我們又出去,重新叫門……」

  「唔……」張大倫四下張望著:「乖孩子,千萬不能說出去,那樣媽會和我
吵架的。」

  「我和伯英商量過,不告訴媽可以,不過……」

  「你說!」

  「爸爸要請客!」

  「好、好!」

  「拿來!」伯雄伸手。

  張大倫摸出兩百元交給伯雄。

  「不夠!」

  「好好,再加……」

  「每人五百!」伯雄開出價來瞭。

  「要那麼多幹什麼?」

  「不然不要。」

  「好吧!」張大倫摸出一疊百元大鈔來,數瞭十張交給伯雄道:「爸爸要破
財消災才行呀,如果半吊子可以退錢,不能讓你們白敲的。」

  「好的,以後爸爸大方點就行瞭,否則難說。」

  「好呀!你們想敲到幾時為止呀?小鬼!」

  「早著呢!爸爸!」

  張大倫按在伯雄的肩上,父子兩人嘻嘻哈哈的走回房去。伯英正的沙發上看
電影廣告,伯雄交給他五百元。伯雄輕輕的道:「這是爸爸給的遮羞費。」

  「小王八蛋!」張大倫輕打瞭伯雄的腦袋一下,笑罵著。

  「大倫,怎麼又罵孩子這些粗話呢?和你說過多少次瞭,老記不住!」張太
太從臥室裡化妝出來。

  張大倫笑道:「他們太調皮瞭!哈哈!我們走吧!」

  「嗯!」張太太將乎伸到張大倫臂彎裡,回頭對孩子們道:「你們乖乖在傢
啊!」

  「知道啦!爸媽再見!」

  「再見!」張大倫夫婦如新婚般出門去瞭。兩兄弟立即討論起來,伯英主張
去看電影,伯雄主張打遊戲,汪弟兩隻好各走各的瞭。

              春情初開(二)

  伯英上瞭公共汽車,但不一會他又回來瞭。阿桃出來開門,見是伯英,便問
道:「不去玩瞭嗎?」

  伯英應道:「嗯!阿桃,你有事沒有?」

  「剛收拾好瞭,打算睡一會。」

  「我有話到你房裡去淡淡。」

  「晤!」阿桃應著。

  阿桃領伯英到自己的房中,他平時是不到這地方來的。如今進瞭她的房間,
四下一瞧,覺得雖沒母親房間大,但也整整齊齊的。就一屁股坐在床沿上道:
「阿桃,來!我有話和你說。」

  阿桃雖然覺得這小鬼的舉動不平常,但是從小看他長大的,並沒有將他放在
心上,就大方地坐下道:「有什麼話?說吧!」

  「哪……也沒有什麼……」伯英拉過她的手來握著。

  阿桃半帶斥責的道:「有話快說,沒有的話,我可要趕你出去瞭!」

  「我是想和你淡淡昨晚上的事,我和伯雄看電影回來,叫不開門,我們跳墻
進來,見你在媽房中和……」

  阿桃聽得花容失色,忙握著他的手道:「你們都看見瞭?」

  「嗯……我們打算告訴媽。」

  「啊……伯英,千萬使不得,那會不得瞭的,那樣你媽會鬧成什麼樣,你想
想看。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我來和你談談嘛!」

  「怎麼談呢?」

  「你和爸爸怎樣,嗯……我也要怎樣!」

  「好呀!小鬼,轉瞭半天圈子,目的在這裡呀!」

  「答不答應?」

  「不答應怎行呢,把柄在你們手裡瞭。」

  伯英又擔心的道:「你可不能告訴爸爸!」

  「好小鬼,又想又怕的。」

  「不是怕,是爸爸知道難為情。」

  「知道啦。」

  阿桃說著,就替伯英脫鞋,寬衣。伯英則貪其的將兩乎伸到她的胸前,探進
衣服去,撫摸著她的乳房。

  阿桃在脫去他的褲子時,突然驚叫起來:「啊呀……小鬼的東西比爸爸的還
大!」

  伯英低頭一瞧自己的雞巴,真的是紫黑發亮,青筋暴起,有七寸來長,龜頭
在阿桃乎裡不斷跳躍。

  阿桃自己脫去裙子,伯英已將她的上衣解開瞭,兩個大乳房跳瞭出來,她穿
著三角褲躺床上,伯英一把將她的褲子拉掉瞭。

  呈現在他眼前的,是個外紫內紅,洞口微開的陰戶,伯英忙學著父親的樣伏
到阿桃身上去。屁股亂頂著,頂得阿桃格格浪笑。阿桃一把握著雞巴,對準瞭穴
口,把他的屁股一按,「滋!」的一聲,伯英覺得一陣快感,好不舒服。

  他怕阿桃譏笑,不敢亂動,靜靜的享受著。出乎意料的,阿桃的陰戶竟活動
去來,猛力的收縮著,這一來,伯英可遭瞭,一顫抖射出精來。

  「小鬼!」阿桃翻翻白眼看看他,既像滿足,又像抱怨。隔瞭一會,才道:
「你是頭一回?」

  伯英點點頭。

  阿桃浪笑著道:「想不到我吃瞭隻童子雞啦!好瞭,下去吧!」

  伯英在她身上揉著,不肯下來。

  「小鬼,好好的歇會兒吧,骨頭都被你揉散瞭!」

  「我要你這樣!」伯英用手做吮吸的動作。

  「好,那你別動!」

  伯英聽活的停止活動,阿桃的穴又開始夾起瞭。在夾的同時,伯英一口含住
乳頭吸吮瞭起來。

  阿桃扭道:「哎呀……小鬼,別吮瞭……喲約……我癢死瞭……放開……哎
呀呀……」

  伯英並沒有聽她的話,因為他覺查出來隻要他吮一下乳頭,她包著他的雞巴
的騷穴就會用力夾一下,使他好不爽快。他狠狠的吸吮起來,她的穴就大力的夾
著。

  阿桃直叫道:「啊……啊……」沒幾下工夫,伯英雞巴就在阿桃的穴裡硬瞭
起來,並且被阿桃一夾,還反抗的跳動一下。

  阿桃呼叫著道:「我的小冤傢呀……活動活動吧!我被頂趐瞭……哼哼……
你的傢夥又粗又長……哎呀……漲死瞭……」

  阿桃見伯英不會抽插,就將腿向上提瞭提,懸空的腳蹬在伯英胯股上,用力
的一頂一頂的。每頂一下,就呼一聲。伯笑就像駕瞭雲一樣舒服,他不覺的也會
抽插起來瞭,插得阿桃浪叫不絕於耳:

 「哎呀……小乖乖……啊……你的雞巴太大瞭……小心……哼哼……美死我

  瞭呀……我痛快死瞭……啊……我的小心肝……哎呀……我忍不住……要丟出來

  瞭……啊……「

  伯英得雞巴一陣熱熱的湯澆上似的,好不舒服。他就停住抽插,享受這奇妙
的快感。阿桃的騷穴停止收縮之活,伯英又活動起來繼續不斷的抽插,一下下的
直頂著她的穴心上。

  阿桃微睜媚眼道:「小鬼,你叫我舒服死瞭……」

  伯英第一次插穴,也不敢太放肆,怕阿桃取笑,如今聽瞭阿桃的贊美,知道
自己的行為合乎標準,就著力抽插起來。插得阿桃顫抖著道:「哎呀呀……小冤
傢……這下可把我插趐瞭……哼……美死我瞭呀……唔唔……」

  伯英知道插的越重,阿桃越痛快,就更用力抽插起來,「滋滋」之聲,充滿
瞭房內。阿桃又叫道:「天啊……小丈夫……你插得我飛瞭呀……我又要……丟
瞭……嗯……丟瞭……」

  又是一陣熱湯襲向龜頭上,伯英實在沒力再動瞭,便伏在阿桃身上休息。

  一陣高潮過後的阿桃,緊摟著伯英親吻著他,雙手亦在他身上撫摸著,浪著
聲音道:「我的小丈夫,你可把我插美瞭!」

  伯英也親熱的道:「阿桃!」

  「唔……」

  「我累瞭。」

  「好!休息一下,換我來動!」阿桃摟著伯英一個翻滾,將伯英翻在底下,
她則兩腿往上一提,坐在伯英身上便套動起來。兩隻肥大的乳房,不斷搖動著,
伯英用乎去握著,揉著。

  阿桃套瞭有二十來分鐘,突覺伯英的雞巴在穴裡一陣猛漲,不但粗瞭許多,
還跳著呢,經驗告訴她,伯英要射瞭。就一下子套瞭盡根,小肚子往前挺瞭兩挺,
就不再動瞭,光用騷穴肉壁用力收縮。

  伯英寒顫連連的,雞巴在穴裡不由自主的挺瞭兩挺,就射出精來瞭,滾燙的
精液刺激得阿桃浪聲連連的:「哎呀……嘖嘖……美死瞭……唔……」她也陪著
伯英泄瞭。

  阿桃再也支持不住瞭,一下子伏到伯英身上喘噓噓的。一面在叫道:「我的
小親!小親親……」

  過瞭一會,阿桃翻下身來,嬌笑著道:「伯英,你使我太痛快瞭!」

  伯英道:「我也好舒暢呀!」

  歇瞭一陣後,她推瞭推伯英道:「起來,洗個澡睡覺吧,我要燒飯瞭!」

  伯英纏著她道:「我要你陪我去!」

  「好瞭!我陪你!」

  阿桃和伯英赤棵裸的從床上起來去沖洗,阿桃一如往常的照顧伯英,幫他洗
澡擦背,打發他到房中睡覺,然後自己也沖洗乾凈身上的淫精浪水,才回房中穿
衣。她又把伯英脫下的衣物送到他房中去。

  阿桃道:「伯英,你吃過飯出去玩玩好嗎?」

  「為什麼?」

  「我得關照一下伯雄呀!」

  「我不幹,也不出去。」

  阿桃親吻著他說:「伯英乖,你聽話以後我會對你特別好。」

  「你可得一定對我好呀!」

  「一定,一定,睡會兒養養精神起來吃飯。」阿桃拍拍他。

  阿桃回房也休息瞭一下,心想:伯英這個小鬼本錢真不小,不知道伯雄是否
也一樣?又想到張大倫。想來可笑的是,他們父子三個同走一個門戶,如果主瞭
孩子的話,雖有自己丈夫頂著,但究竟是張大倫的兒女還是孫子……反正這筆帳
記在張大倫頭上,由他負責,四歲的女兒就是他的,隻要他暗中給錢就行,想著
想著竟入瞭夢……

               (待續)

                        版主評語: 櫻塚澈                                續文在此處        
***********************************
http://67.220.92.13/bbs/thread-1713296-1-1.html
***********************************

[ 本帖最後由 shinyuu1988 於 2010-12-15 21:03 編輯 ]好文章,不過應該還不全吧?
希望樓主能寫完應該還有下文的.是好文章.樓主寫作水平不錯啊就是呀好文章!可惜不全,沒下文瞭嗎?期待後續。臺灣文章就是另有風味,好久沒有看過這樣比較有傢庭情節又不失淫靡的文章瞭,這大陸的文章卻沒這種功底。這是一片新文章啊,故事還沒有展開u,隻能等待阿.不過作者的細節描寫不是很細膩阿.並且任務不是很多阿阿.寫的相當精彩!作者想象力夠豐富的,感謝樓主分享寫的相當精彩好文章!可惜不全應該還有下文的。雙胞胎兄弟一起上啊,果然是與眾不同,樓主很有想法,期待後續。不過說實話名字“玩中國女人”,讓人有點不舒服!

上一篇:【與她和妹妹的關系】
下一篇:【老婦亂倫俱樂部】作者:不詳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