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俱樂部】

分类:人妻熟女   人氣:99999+

上一篇:【難忘的“五一”】

下一篇:【如果我被活埋瞭】


   《寂寞俱樂部》
***********************************

  她局促地坐在那裡,今天第一次來俱樂部。她聽說這裡大傢都同樣。

  有穿紅色西裝的人到她面前,大衣褲子領帶一色的血紅,隻有襯衫是白的。
他說,請脫下衣服。她懷疑自己聽錯瞭,那人又重復說:請脫下衣服,態度
還是那樣恭謹像服務生,低眉低頭的不敢直視客人。她受驚太大,走瞭。

  但隔天她又回到俱樂部,猶豫著要不要進門。後來她走進去,又是昨天那個
服務生,昨天那套紅得刺眼的西裝,他說:請脫下衣服。

  房間裡隻有他們兩人,她就脫瞭,一層一層。最外的高根鞋、耳環開始,
接著小外套,然後襯衫。她開始脫不下去,那應侍用眼神表達,請還要再脫,
她脫去瞭迷你裙。那應侍還在等候著,沒有說話也沒有離開,更沒有催促,隻是
站立著。光是用站立告訴她,她還沒有完成。反正脫瞭,也沒有甚麼不可再脫的
。她松開她的奶罩,剝去她的絲襪,褪下她最後的內褲以及墊著的衛生棉,這樣
她在陌生人面前赤裸瞭,她感覺到羞恥,但羞恥的樣子不可以羞給別人看,於是
她還是那付客人的倨傲。

  服務生和她解釋,每個來到俱樂部的人都是這樣。然後應侍請她把衣服交給
他保管,他一一折迭好,拿著她的衣物和皮包走瞭,她一無所有。那服務生沒有
再回來,她獨自在房間等瞭很久很久,大約有半個小時。

  後來又有另一名服務生來說,小姐可以進到下個房間,請進。

  下一個房間更大,有三個人,有男有女,都脫得幹凈。她全不認識,但可以
想象他們都是與她同類的人,隻有同類才會來這俱樂部。他們沉默地坐好,誰也
不看誰,不講話,低頭,眼觀鼻鼻觀心。連她在內的四個人都以同樣靜態的姿勢
,好像保守某種行規,不能打破,打破瞭就會有一種難堪。

  都不說話,都不見彼此,就可以假裝沒有赤裸。

  等待很長,她覺得有點冷,於是看墻上的溫度計標:23.5℃。大約又有
半個小時,一名服務生進來,穿得都一樣,大紅西裝,小小的服務生竟是房裡
唯一有衣服的人。他拿著一迭檔案。

  他說,陳小姐請,陳小姐是哪位?她身邊一位女子站瞭起來,說:我就是。
服務生說,請問陳小姐的名字,她的臉才一下子紅瞭。他們拿走她的證件,卻
要問她叫甚麼名字。他們面對面十分鐘,服務生像是見慣瞭客人,說:對不起,
我們不能接待您,伍先生,伍先生是哪位?

  那位伍先生站起來,回答瞭應侍所有的問題。陳小姐就一直獨自站在那裡,
赤裸著流著眼淚。她不敢看陳小姐,並且恐懼。侍者音量很清楚地問伍先生,叫
甚麼名字,在哪裡上班,住甚麼地方,賺多少錢,有沒有老婆。伍先生回答完瞭
以後他就說,伍先生你可以進到下一個房間。

  然後輪到瞭她,大紅西裝說瞭話。

  周小姐,周小姐是哪位?她站起來,覺得風吹過她的側腹與乳頭,皮膚上有
疙瘩立瞭起來。

  叫甚麼名字,大紅西裝音量很清楚地問她,跟剛剛問伍先生時沒有兩樣。
周蕓夢,她答。「的名字很夢幻,」他說,打量著她,打量著一件物品,她有
種被驗的感覺。「我父親喜歡那座湖,」她含渾回應。在哪裡上班?他又接下去
,態度輕松得有些輕蔑。如此等到盤問結束,大傢都知道她叫周蕓夢,在出版社
做經理,住在俱樂部對面市中心的那條街上,每個月賺七萬塊,沒有老公。

  周小姐可以進到下一個房間。當一切結束時,血紅西裝這麼說。

  第三間房間更大,有更多裸體男女,燈色開始不一樣。

  其它的事情都差不多,靜坐,半個小時,穿西裝的應侍進來。

  同樣的事情經歷第二次,就沒有那麼殘忍,沒有那麼寒冷。她看墻上的溫度
表,24℃。剛開始還是同樣的問題,叫甚麼名字住哪裡在哪上班賺多少錢結婚
瞭沒有,問到後面越來越瑣碎,血型,星座,出生年月日,她一一回答,O型,
魔羯,19XX年X月X號,最後服務生問她是不是處女。

  「不是l」她怯怯地答。

  「小姐請大聲一些?」服務生放大音量,之後聽清楚瞭就說,小姐可以
進到下個房間。

  她默默低下頭,想要收拾甚麼,卻沒有行李需要收拾。所有人都聽清楚瞭,
房間裡沒有人輕蔑她,她隻不過是第一個。她走出房間,走進一條很長的雍道,
到下個房間之過程漫長,她大約走瞭二十分鐘,最深處有一道門,一個入口,
盡頭是一個房間。

  她走進去,還是同樣那群人,隻是又多瞭些她不知道的,都沒有甚麼變。變
的幾乎隻有溫度,25℃,26℃,27℃,越深入,漸漸赤裸已經不再令人
寒冷。服務生的西裝看起來變色瞭,其實是因為色燈變化瞭,本來衣服該是同樣
血紅,現在看起來昏黑。在很長很長的等待裡,有問題在重復,一次比一次難堪
好比說服務生問「請問有沒有養狗?」這樣微小的問題。一個朋友問起來絕不
吃力回答的問題。隻是她在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全身赤裸,而且已經經過很長
很長的等待,半個小時,再半個小時,又半個小時;小姐可以進到下個房間。

  最後「請問有沒有養狗?」這樣微小的問題,已經足夠毀壞她。

  她前往下一個房間,那裡更為溫暖。這個房間是27℃,到那裡,溫度表會
有細小的變化。越深入,溫柔溫暖的空氣侵蝕她。

  服務生問,請問周小姐陰道的深度?

  她說自己不知道。服務生就到門邊按對講機,請人帶尺過來,那人帶來一把
有刻度的圓柱;她從來不知道有尺形狀長這樣。

  服務生來她面前說,周小姐請打開的腿,她才知道那把尺是用來測量她。

  她閉起眼睛,在椅子上打開雙腿。

  服務生很輕很慢,用棉花替她擦拭,她感覺酒精碰過的地方涼涼的,之後
服務生在那把尺上塗一點透明的膏。

  進入的角度很溫柔,程度很緩慢,卻很冰涼,那尺原來是金鐵。尺上的軟膏
冷而滑膩,悖離體溫,她感受到無機的寒冷。直到觸及她的子宮頸盡頭,淹沒她
所有的縫隙,潮水無邊疼痛。那把尺終於抽走。

  6.2公分,服務生說,真是連她自己都不知道。

  這樣,可以進入下一個房間,下一間就是最後的房間。

  房間很暖,有華美精致的沙發和桌椅,以及屏風,像是夜總會。離開上一間
房的時候,服務生說,接下來已經不會再有服務生,你們都是規矩的客人,最後
一間房間裡,你們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不必顧忌,需要我們的時候,請到門邊按
服務鈴。

  最後大傢都到瞭這間房間,有好多人,怕有三四十個,都不講話。

  服務生說,客人想做甚麼就做,可是做甚麼呢?他們都是互不相識的人,
盡管她知道伍先生的陰莖有十二公分;藍小姐和她自己差不多的尺寸,都是六
開頭帶個小數點;陳先生每個月賺十二萬塊錢;陰先生不足二十睡過七個女人;
韓小姐傢裡養三條狼狗。他們之間還能夠怎樣認識?站在那,毫發都一清二楚。

  不是不能或不想講話,在最後的大房間,語言已經不再必要。

  男男女女裸體,能做的事情很少。一個老人接近年紀彷佛孫女的女人。她
知道老人叫吳春海。老人虔敬地下跪,滿身皺紋滿身影子,靠近年輕女子的腳趾
。年輕女人困惑,老人吸啜她的腳趾,佈滿深痕的肌膚摩擦著年輕,他半軟不硬
,並非一個性無能。

  一涇濁血無聲流過女子細白的大腿,是月經。

  紅得那樣鮮艷,別人的肌膚全都成為過度蒼白。

  寂寞就是,你準別人羞辱你,隻不過過程是溫暖的。路途漫長,溫度漸增。

  人開始瞭就很難停下,大傢開始。

  有男人來到她身邊。

  他輕輕碰一下她的手,她沒有反抗,然後他擁抱她。男人撫摸,汗沾著汗,
有陰陰涼涼的感覺滑過她的背,男人在舔她。碰一下手是種試探,擁抱不是試探
;舔是一種試探,男人溫柔地吐出分叉蛇信。她想要伸手去輕觸男子的胸膛。

  從她的背下探到股溝,徐行到腳踝乃至腳弓,最後回到她的耳垂。

  完成一周的世界旅行。

  男子不敢碰她的乳房,在遲疑之中潛伏一種狂熱狂喜。他們那樣接近,她想
輕觸男子的胸膛而不敢;男子想愛撫她的乳房而不敢。他的手很慢很慢地滑過她
的肩頭,她覺得自己的腰熱熱的。

  吻,浮泛地相接,幾乎沒有甚麼曾經觸碰的感覺,隻有曾經溫柔的記憶,
記憶能有多真?

  「蕓夢l」男子呢喃著,她的名。

  不請別呼喚我的名在此我不過是一O型魔羯長發女子 你記得的不是周蕓夢

  轉述時一個代名詞已經夠用,就不必寄托名字,如「」、「她」其實更為
準確。

  男子在沙發上打開她的雙腿,濕淋淋的肌膚有麝香,她的血都來到柔軟的
花瓣性器,放恣的勃起。有手指輕輕走過她分泌的小溪,她仰起孱弱的頸,兩手
勾住男子腦後。

  男子進入她的身體,角度很溫柔,程度很緩慢,最後嵌合如一。她不確定
自己是否曾經對抗,但寂寞本來就是羞辱,她亢欲地夾緊不令他進入。如果唯一
的抵抗竟隻是以凱格爾運動逢迎,她心想。不要誤讀我的體溫。

  雍道的盡頭,隻是無聲息的性愛。

  她在迷離的邊境,尚未深入淪陷。有一群人,無論年輕或者年老在反抗,
在赤裸裸肉身地獄,脫衣之後皮膚還殘存著,剝不去的刺青或者彩繪。月入二十
萬的白領將陰莖前端龜頭劈成星狀,六顆閃亮入珠以破壞追求鋼鐵的長久,鋼珠
的圓滿。

  潮水將要淹沒,男子在她身上急促喘息,深深戳刺她,柔軟雍道最深處宮門
尖銳疼痛,眼淚悄悄過滿溢出,沒有浩大的呻吟隻是痛楚與波浪互相埋伏。她
憐惜地看著男子她抱緊他的頭。

  她深深的饑餓仍無從抵抗這一座,迷幻公園。


                                (完)
一篇與眾不同的文章,有點詭異,不是太能讓我興奮暈!這就完瞭啊?剛開頭呀!
看的暈乎乎的 感覺還沒寫完!比較詭異額~~
   沒看出意思來..同意大傢的意見,詭異~~寫得跟文藝片一樣.感覺沒寫完吧,好象剛開始,是抒情性質的?
文筆很特殊呀精彩,可就是太短瞭,還沒有完呢,樓主繼續啊!樓主的寫作,我實在是不敢恭維,感覺就是一鍋漿糊什麼都沒有弄清楚就貼出來瞭是啊,作者寫的有點小資情調瞭,不過用小資的感覺來寫色文,總覺得是有點怪異。這也是色文嗎?感覺剛開始就結束瞭
還(完) 意思是沒有續文瞭嗎 太沒勁瞭

上一篇:【難忘的“五一”】
下一篇:【如果我被活埋瞭】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