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極品傢丁:一年之約系列】(1-2)【作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惡墮母畜肉黃蓉】(1-14)【作者:超級好人

下一篇:【心控奇趣翻譯集-特價區(Bargain Bin)】【作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作者:gjjl
字數:10510


                (1)

  ***********************************

  故事開篇,劇情鋪墊組織中,稍微有點凌辱情節。但別期望太多。

  好的色文應該是有劇情和人物塑造的,不是一開場就啪啪的,如果要看單純
肉文的,慎入,本文不是你的菜。

  再次聲明,歡迎各位網友大佬跟帖給點寫作意見。

  單純評論老夫寫的差卻沒有其他建議的,可以不跟帖瞭,老夫知道自己寫得
很差。

  ***********************************

               人物介紹

  林晚榮:26歲,原作主人公,風流倜儻,才華不凡,但自大狂妄,做事高
調,不懂收斂,得罪瞭很多官場人物,人稱林三哥。

  董巧巧:17歲,董仁德之女,董青山的姐姐,林三妻子之一,小傢碧玉,
為人溫順,對林三一往情深。經營著食為仙酒樓,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
調教半個月後放回。

  洛凝:21歲,林三妻子之一,吏部尚書洛敏之女,洛遠的姐姐,名門才女,
大傢閨秀,知書達理,性情溫婉,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
住,調教半個月後放回。

  蕭玉若:23歲,蕭傢大小姐,蕭傢商業帝國實際掌舵人,林三妻子之一,
為人要強不服輸,但因為從事商業,功利心較重,癡戀林三,林三突厥兵敗後被
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放回。

  蕭玉霜:17歲,蕭傢二小姐,林三妻子之一,有小孩子特有的任性刁蠻,
但本性天真爛漫,癡戀林三,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放回。

  肖青璇:24歲,大華出雲公主,皇帝失散多年的女兒,玉德仙坊掌門傳人。

  林三正室,為人識大體,懂人情,高貴莊嚴,美貌非凡。救援林三誤吸入迷
香與林三交合,懷有身孕。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留在誠王
府中做人質。

  秦仙兒:22歲,肖青璇妹妹,霓裳公主。皇帝失散多年的女兒,白蓮教聖
姑安碧茹的徒弟,白蓮教聖女,前職業反賊,後來與皇帝相認,林三妻子之一,
迷戀林三,醋壇子,且爭強好勝,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放
回。

  安碧如:32歲,秦仙兒之師,白蓮教聖母,苗族聖姑。林三妻子之一,外
表熱情放蕩,內心癡情。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成為誠王
府中性奴,留在誠王府中。

  寧雨昔:34歲肖青璇之師,玉德仙坊武宗宗主。林三妻子之一,脫俗仙子,
癡戀林三,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成為誠王府中性奴,留
在誠王府中……

  徐芷晴:26歲,戶部尚書徐渭之女,京華學院教習,國子監祭酒大華軍軍
師,冷靜理性,女中諸葛。擅長發明機械。林三妻子之一。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
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放回。

  李香君:14歲,寧雨昔弟子,肖青璇小師妹自少在玉德仙坊跟寧雨昔學武,
小蘿莉一個,暗戀林三。林三突厥兵敗後被誠王擒住,調教半個月後留在誠王府
中。

  郭君怡:40歲,蕭夫人,蕭玉霜、蕭玉若之母,對林三有好感。調教半個
月後放回。

  皇帝:54歲,趙元羽,當今皇上。性格冷靜、隱忍,攻於算計,為人自私。
前度女友是蕭夫人郭君怡。

  李泰:72歲大華軍元帥,徐芷晴的傢翁,掌管大華國全部軍隊。

  李武陵:14歲,李泰之獨孫,聰明勇猛,但年少氣盛,視戰場為兒戲,大
華軍元帥接班人。

  趙康寧:24歲,誠王世子,二世祖小王爺,騎射精熟,武藝超群,但性格
欺軟怕硬,仗勢欺人,謀略文化差瞭誠王幾個檔次,對父親誠王言聽計從。

  蘇慕白:30歲,狀元郎林三出現前是皇帝紅人,林三出現後被皇帝冷落,
後來偷偷投靠誠王,對林三切齒痛恨,欲除之而後快。

  候躍白:26歲,金陵府尹之子金陵第一才子,追求過洛凝,是林三情敵,
對林三切齒痛恨。

  於文坡:27歲,揚州第一才子,體胖,表面是文人,但內心非常殘暴,崇
尚暴力。

  田文鏡:26歲,工部尚書之子,其父納妾眾多而且美貌,因為是父親的女
人不能染指,甚是苦惱,有亂倫傾向。追求過蕭大小姐,是林三情敵,對林三切
齒痛恨。

  葉雨川:28歲,風流才子,正經書沒讀過多少,玩弄女人的書看瞭不少,
調教女人方法眾多。追求徐芷晴,是林三情敵,對林三切齒痛恨。

  誠王:53歲,趙元興皇帝之弟,造反未遂被發配。潛勢力龐大,為人誠信,
有勇有謀,一代梟雄。

  陳必清:42歲,禦史大夫。

  顧順章:65歲,帝師,行事神秘,威望極高。

  顧秉言:36歲,帝師顧順章之子,誠王的死忠粉,在林三鏟除誠王時為誠
王說話,被林三教訓過,對林三切齒痛恨。

  其他龍套就不詳細介紹瞭

  解釋一下本文的時間、長度、重量單位的稱呼,本人不是考古專業,這方面
的知識基本是百度,看色文,作個統一就好,如有杠精,請繞道別看瞭。

  時間單位:一個時辰= 2小時,一炷香= 30分鐘,一盞茶= 15分鐘。

  長度單位:一寸= 3。33厘米,一尺= 33。33厘米,一丈= 3。33
米重量單位:一斤:500克,一兩:50克,一錢:5克貨幣單位(按明代):
1兩銀=1000銅錢=600元人民幣

  ***********************************

  誠王從金陵出發,帶領親兵及林三妻眷直奔京城,期間不停有探馬來回於誠
王車仗品報消息,誠王一時嘆息,一時驚呼,一時大叫,一時狂笑。眾人以為誠
王已經失心瘋瞭。但誠王命令手下眾人,不得騷擾林三妻眷,證明誠王還沒有瘋。

  林三妻眷也漸漸淡忘拿半月來的羞辱,回復瞭本來的品性和氣質。

  時間一晃二十日,誠王率兵來到京師城下五裡紮營,征用瞭官道上雲來客棧
作為軍隊臨時行營,此時,誠王和趙康平坐在大廳之中,誠王手指輕輕扣著茶幾,
哼著小曲,形態休閑。趙康寧一副趾高氣揚的神態。大咧咧地坐在誠王身邊。

  這時門扇一分,花容月貌的女人魚貫而入,在大廳站定,她們分別是秦仙兒、
徐芷晴、洛凝、蕭傢三母女、董巧巧七人。

  秦仙兒首先開口「老匹夫!你這次召我們來又想耍什麼花招!?」

  誠王一點都不惱,拿起茶盞,抿瞭一口茶,慢悠悠道「侄女何必如此動怒,
本王今日召各位夫人前來,是想告知夫人,本王準備在三日內釋放林晚榮。」

  眾女聽罷大喜,秦仙兒連忙改口道「叔父,方才侄女言語多有得罪,叔父勿
怪,叔父所言不假?」

  「本王封號誠字,多年來無論朝野之上還是私下承諾,何時出爾反爾?隻有
世人背信誠王,誠王沒有背信世人。」誠王嚴正道。

  徐芷晴細想一下,問「怕王爺用意沒那麼簡單吧。」

  誠王一臉嚴肅「本王探馬得知,大華與突厥在雷虎山之戰中誤中敵軍埋伏,
士兵陣亡大半,現李泰率領12萬殘軍退守居庸關。突厥已經集結30萬大軍日
夜攻關,居庸關危在旦夕。居庸關一旦失守,京城危矣,形勢十萬火急。」

  徐芷晴聞訊大驚。

  誠王慷慨道「本王雖為落難王爺,但也是識大體明事理的趙傢男兒,為大華
社稷計,為大地蒼生計,決意放下私怨,釋放林晚榮援救大華軍於危難之中。國
事當前,應摒棄私怨,共對外敵,保我大華江山不受胡虜欺凌。」

  誠王神情嚴峻,大義凜然,看上去就是一個為國為民的正人君子。完全不像
一個造反王爺應該有的卑猥小人做派。

  「另外,突厥汗王已經發話,大華議和必須派林晚榮為使。本王將盡快放林
晚榮往前線處理議和事宜。」

  徐芷晴聽誠王一席話,輕輕點頭,心中暗暗佩服這個人渣誠王還有這般胸懷
氣度,不輸林三。

  「本王還有一件好事要告知各位夫人。」誠王陰笑「本王意欲放在場七位夫
人回傢和林晚榮團聚。各位夫人意下如何?」

  眾女聽罷狂喜,董巧巧更是要上前下跪拜謝。

  誠王微笑道「等本王把話說完,釋放林晚榮乃民族大義,本王不怨不悔。至
於釋放各位夫人……本王有條件也是理所當然咯。」

  誠王掃視一下眾女,繼續道「本王條件隻有兩條:一、從釋放夫人之日起為
期一年,眾夫人成為本王禁臠,必須無條件接受本王調教。

  二、接受調教的一年期間,不得與林晚榮同床行房。

  一年後,本王與夫人恩怨兩清,互不拖欠,夫人恢復自由身,本王不再幹涉
夫人自由,也不會拿夫人之前那半個月的醜事要挾眾位夫人,夫人意下如何?」

  眾女沉思片刻,徐芷晴問道「若一年之約到期,王爺不肯放過我等,我等如
之奈何?王爺放瞭我等回傢,萬一我等食言與林三行房、又或者不聽從王爺調遣,
王爺如之奈何?」

  誠王一拍大腿「本王如果真不想放過眾位夫人,直接把你們禁閉然後強上就
是,不需要搞什麼一年之約。本王的誠信難道你們還懷疑不成?!本王誠信待人,
如果你等不誠信待我,違反契約,你們也不想想,董青山、董老爹、徐渭、洛敏、
洛遠、安碧如還有蕭傢在金陵府中三百餘口人在誰手中?」

  誠王狠辣地掃視瞭一下眾夫人,見眾夫人面上略帶驚懼,進一步威脅道「不
接受這個約定也無妨,本王隻是給你們一次和林晚榮白頭到老的機會,隻要你們
忍耐一年,一年後悉隨尊便,本王也不再提及以往之事。不願意的話,本王可以
直接把夫人扣下,終身接受本王調教,也是本王美事一樁。」

  眾女聽誠王的話後面色大變,的確,誠王的變態手段在過去苦難的半個月見
識過,現在想起也會做噩夢。

  「本王也有一個手段,防止你們受不瞭林晚榮的誘惑與之行房。」誠王拍瞭
一下手,仆人送來瞭一盒印泥和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印章。

  誠王解釋道「本王的印泥經過特別泡制,一旦印上皮膚如刺字紋身,幹搓水
洗皆不能搓去,隻有按秘方才可去除。眾位夫人放心,本王現在就公佈去印方法:
先用雄黃酒泡於皮膚一個時辰,再用楓香脂二錢、丁公藤五錢與醋煮沸,所得汁
液塗於印跡之上,即可去除。本王要在你們身體私密位置蓋上印章。林晚榮如要
與你們行房,必會發現印跡,這等醜事,夫人也無法解釋吧。一年後夫人自行擦
去,本王不會追究。如果夫人在本王調教的一年內擦去,哼,本王手上的人質,
不是白拿的!」

  誠王又道「契約已經擬好,夫人如果同意本王條件簽署契約。就請坐於身後
的太師椅上,褪去褻褲,挽起裙擺,把兩腿分放於椅把之上,露出私處,讓我兒
康平施章,印跡幹後,在契約上簽字打指印。本王三日內,放夫人們回傢。」誠
王看到眾女還是猶豫不決,繼續道「夫人想清楚瞭,早簽契約,早日回傢與林晚
榮相見,遲瞭一天,其他夫人就捷足先登瞭……」

  話音剛落,董巧巧首先在眾人面前伸手在裙內褪下褻褲,坐在她身後為她準
備的太師椅上,挽起裙擺,兩腳一分,把牝戶大大咧咧地露瞭出來,臉一紅,偏
過頭,用蚊子大的聲音說瞭句「請王爺施章。」

  「我也要馬上見那個壞人。」蕭玉霜看到董巧巧要捷足先登,馬上也學董巧
巧一樣,褪去褻褲擺出瞭同一個姿勢。坐在太師椅上。

  榜樣的威力是無窮的,秦仙兒、洛凝、徐芷晴、蕭玉若也不甘落後,紛紛漲
紅瞭臉,羞澀地脫去褻褲,坐在太師椅上,露出牝戶。

  六女落座,露出牝部,隻剩下蕭夫人郭君怡還站在當場。

  誠王大笑「蕭夫人,其他夫人都答應一年不和林晚榮行房,林晚榮一定很欲
火難平,你不簽契約,難道是為瞭代替你女兒搶先安慰你的女婿?」

  「你!!無恥!!」

  「蕭夫人,其他夫人都是可以與林三行房之人且簽契約瞭。你這個寡婦對這
契約還在猶豫,不得不讓人遐想連連啊,你真是個貞婦。」

  蕭夫人認為自己隻是林三的丈母娘,應不在誠王淫虐的范圍之內,想不到誠
王連她的主意都想打,聽到誠王這樣諷刺她,她正要反駁,蕭玉若在旁勸道「媽,
算瞭,還是快點完事回去找林三哥吧,別鬥嘴瞭,難道你真想留下來讓他們羞辱
你嗎?」

  「哼!」蕭夫人冷哼一聲,脫下瞭褻褲,坐上她身後的太師椅,撩起瞭裙擺,
分開瞭雙腿,轉過瞭臉,閉上瞭眼睛。

  「嘿嘿嘿!」趙康寧這個月來一直為父親上下奔走,錯過瞭誠王調教眾女的
半個月大戲,自然沒有看過這的驚艷的場面,現在看到七個美若天仙的女人,自
動自覺褪去褻褲露出私處,等他蓋章,不由得放肆淫笑。

  隻見他來到眾女面前對眾女逐個指揮「屁股坐太裡面瞭,要坐出來一點,對!

  把騷屄突出來,不突出來怎麼蓋章呢?把騷屄和屁眼都要露出來,對!還有
你,把腿分開一點,不分開我怎麼看的清楚,看不清楚就蓋不瞭章。「眾女羞辱
地在趙康寧的擺佈下,突出自己私密的牝部。

  七個雪白的屁股露瞭出來,在一條直線上排好瞭隊,橫陳在趙康寧面前。趙
康寧心花怒放,林晚榮再有艷福,也沒有現在那樣,讓他6個夫人加個丈母娘在
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大廳中,自動直覺露出牝部讓他觀賞吧。小王爺踱這方步,
逐個觀察眾位夫人的私處。董巧巧的牝部中規中矩,陰毛不算太多,牝部在男人
的視奸下有節奏地一收一放,非常生動。蕭玉霜的陰毛剛剛長出,還很稀少,屄
穴看上去很鮮嫩,散發出處女的氣息。蕭玉若和郭君怡的牝部被一片濃密漆黑的
陰毛覆蓋,蕭玉若饒是處女,也隻是隱約看出屄穴輪廓。洛凝的陰毛很整齊而且
秀氣,估計這個金陵第一才女平時有專門打理過,牝部粉嫩粉嫩的非常可愛。最
後是徐芷晴的牝部,因為之前被殘忍地剃光瞭陰毛,現在陰毛剛剛長出,摸上去
像個刷子,而且黑褐的陰唇和屁眼,無情地訴說這前段時間她受到的非人折磨,
這兩處的黑褐與其他地方白色的肌膚非常不協調。趙康寧來回穿梭,摸摸這個的
屄穴,拉拉那個的陰毛,滿臉淫笑,猥瑣至極。

  「嗯,差不多瞭。」趙康寧玩弄瞭好一陣,也覺得玩夠瞭。「本小王就為幾
位夫人蓋章吧,位置在大腿根頂端內側,這個位置就算脫光瞭隻要並攏你們的騷
腿,是看不出來的。要是分開腿,就不好說咯。」

  趙康寧拿起印章,蘸足瞭印泥,從董巧巧的大腿根開始,然後是蕭玉霜、蕭
玉若、洛凝、徐芷晴、秦仙兒,狠狠地往眾女的大腿根蓋印。因為蕭夫人剛才不
肯簽契約,趙康寧懷恨在心,蓋章時跳過瞭蕭夫人,當回頭再來到蕭夫人屄前,
趙康寧笑道「夫人下體毛發太多,大腿根毛發太多無法蓋章,隻能蓋在臀部瞭。」

  說畢,把蘸滿印泥的印章正正中中蓋在瞭左臀中間。蕭夫人豐碩的屁股赫然
印著「誠王私豚」四個鮮紅的楷體字。

                (2)

  ***********************************

  本章純劇情過渡,主要誠王和皇帝的表面和解,本章之後,肉戲正式開始。

  ***********************************

  趙康寧拿起印章,蘸足瞭印泥,從董巧巧的大腿根開始,然後是蕭玉霜、蕭
玉若、洛凝、徐芷晴、秦仙兒,狠狠地往眾女的大腿根蓋印。因為蕭夫人剛才不
肯簽契約,趙康寧懷恨在心,蓋章時跳過瞭蕭夫人,當回頭再來到蕭夫人屄前,
趙康寧笑道「夫人下體毛發太多,大腿根毛發太多無法蓋章,隻能蓋在臀部瞭。」

  說畢,把蘸滿印泥的印章正正中中蓋在瞭左臀中間。蕭夫人豐碩的屁股赫然
印著「誠王私豚」四個鮮紅的楷體字。

  趙康寧大笑道「誠王私豚就是我王府傢私養的豬,我傢吃的豬肉都是王府自
己養的,平時好吃好住養著,為瞭和其他的豬區分開來,就在豬屁股上蓋這個章。
現在你們7人也要蓋章,臨時也找不到合適的印章,於是就用這個章啦,望各位
夫人見諒。蕭夫人,這個章本來就是蓋豬屁股的,蓋大腿根是用錯地方,就您蓋
的位置才是這個章應該蓋的位置,夫人你說對不對?」

  蕭夫人憋的滿臉通紅,緊咬嘴唇,硬是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這時誠王插話道「既然眾夫人同意簽下契約,一年內,本王就是你們的主人。
但本王事務繁重,未必次次親臨,吾兒康平也可以代替本王前來調教你們。除本
王父子之外,本王還會派人調教你們,所派之人必須持有本王信物。」

  誠王命仆人取來七塊形狀各異玉佩放於眾夫人面前,介紹道「信物是一塊翡
翠玉佩,刻有字,分別是巧、霜、若、君、凝、芷、仙。各自代表你們七位,你
們現在認清楚各自的信物,持有你們名字的信物者就是你們的臨時主人,各位夫
人須無條件聽從主人調教。持有信物,如本王親臨,你們可曾聽明白?」眾女齊
聲答允。

  誠王不放心地提醒道「對瞭,本王要提醒眾位夫人,本王會嚴守夫人之前的
經歷調教的秘密還有本次契約的細節,夫人之間不要相互揭穿哦。各位夫人身上
都有醜事,就別相互傾軋瞭。一旦本王查出有人泄露出去,休怪本王手段狠毒,
做事無情。」

  誠王做事有理有節,誠信公道,眾女聽罷也覺得誠王雖然壞事做盡,但也是
誠信可靠之人。做壞事還考慮保證對方利益,也不是想象中的那麼人渣。

  少傾,眾女身上印跡幹透。眾女穿上褻褲後,在契約上簽名蓋手印,然後歡
天喜地退出瞭大廳。

  眾女離去後,誠王面色凝重,向趙康平嘆息道「康兒,明日為父自去皇宮與
老畜生講和,事不得以,我父子生死在此一舉。如果講和不成,我趙傢危矣、大
華國危矣。」

  趙康平聽後大驚,聒噪道「父王有3萬精兵,直接下令攻下皇宮,父王直接
坐上皇位,誰人敢說父王,孩兒一刀把他剁瞭,何必以身犯險,和老畜生講和,
繼續向老畜生稱臣?」

  「那是造反!!皇宮能攻下來,李泰的12萬精兵會聽我們的嗎?任由我們
弒君奪位?現在李泰12萬精兵據守居庸關,離京城近在咫尺,解突厥之圍後,
回師京城,我們如何應對?!老畜生殺不殺?出雲霓裳兩公主殺不殺?林三和他
的妻妾殺不殺?萬一李泰覬覦大華皇位,揮兵掩殺,我等3萬親兵敵得過12萬
和突厥作戰九死一生的精銳老兵嗎?到時恐怕大華皇帝改性李瞭!如若我們率親
兵前往居庸關,趁李泰和突厥交兵之際從後捅一刀,李泰軍被滅,突厥大軍掩殺
過來,我們可以抵禦30萬突厥大兵嗎?大華國都是突厥的瞭,我們還爭什麼皇
位?平兒!你這個腦除瞭匹夫之勇,考慮過後果嗎?!」

  誠王一番說辭,把兒子教訓的啞口無言,滿頭大汗。「為父已經考慮過,既
然老畜生健在,就還是一國之君。他振臂一呼,大華老百姓還是聽皇帝的,我等
依然是反賊,我們敵不過天下百姓悠悠之口。所以必須與老畜生和解,摘下反賊
罪名。為父手上有3萬親兵,有忠心追隨的朝官,有林三一傢。隻要老畜生頭腦
正常,必然與我們和解,最起碼表面上與我們和解。」趙康平從小喜歡騎馬射箭
拿刀砍人,最討厭思考政治揣摩人心,既然誠王思慮好瞭,點頭附和稱是。

  誠王吩咐道「平兒明日帶齊3萬親兵四面包圍京城號稱保衛京城,實則替為
父壯聲勢,如果為父兩個時辰不出皇宮,估計已經死於老畜生手中。平兒可直接
攻入皇宮。殺盡皇宮所有人,然後稱帝!下旨昭告天下,稱為父和老畜生當庭理
論,當場氣死老畜生,為父也被護衛當場刺死,趙傢就你一個男丁,克成大統名
正言順,然後嚴防李泰發難,再下旨要求李泰交出兵權,李泰若為臣下,理當交
出兵權,若李泰有異心,則號令天下共討之。如果突厥……」

  「父王說瞭這麼多,孩兒記不下,父王幕僚無數,我聽他們的。」誠王還沒
有吩咐完,就被趙康平打斷。誠王這番話基本算臨終遺言瞭,趙康平居然沒有耐
心聽完就打斷,心中惱怒,問道「為父幕僚無數,如果意見不一,你怎麼辦?」

  「孩兒就數人頭,按人頭最多的策略辦。」

  「老子英雄半生,怎麼有你這樣的不肖子孫!老子如果死瞭,你這個蠢材被
趙元羽這個老畜生怎麼玩死的都不知道。老子的傢業落在你這個蠢材手中真是蒼
天無眼。老子無論如何都不能死!!」誠王心中暗罵。但此時又不是罵兒子的時
候。隻好把剛才的意思再重新說瞭一遍,又讓趙康平背瞭一次,趙康平領命而去。

  次晨,誠王一身素衣,坐在輪椅之上,由兩個仆人推行下,叫開瞭京師城門,
來到瞭皇宮門口,請見皇帝趙元羽。太監看到誠王單槍匹馬來求見,連忙通傳後
很快就回到皇宮門口,說出瞭皇帝趙元羽的意思,讓誠王脫光上衣,隻穿貼身短
褲,縛雙手覲見。

  推輪椅的是誠王資深貼身仆人,聽到有人如此侮辱自己主人剛要罵街,被誠
王制止「無妨,皇帝這次殺不瞭我,你倆放心在門口等我吧。」

  一會兒,誠王按皇上要求,赤裸上身,下身穿貼身短褲,自綁雙手坐在輪椅
上,被兩名太監推到瞭皇上座前。

  皇帝見誠王入見,大怒,拍案而起「你還敢來見朕?你不怕朕殺瞭你嗎?」

  誠王一面鎮定,從容回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臣弟怕死還會赤膊縛
手來見嗎?臣弟今天前來,不是來尋私仇,而是為保我趙傢江山而來,兄長開口
要殺要剮,恐有失天子氣度,讓天下人見笑。臣弟這次舍命前來,就是和皇兄分
析天下大勢,皇兄聽臣弟把話說完,再考慮是否處死臣弟,如何?」

  皇帝一面怒氣,但沒有說話,明顯是讓誠王繼續說下去。

  誠王又道「吾兒康平親率3萬親兵在京城外等著臣弟回去,這3萬親兵進可
以赴居庸關抵禦突厥,退可以進入皇宮保護皇上,康平如果兩個時辰內不見臣弟
回去,心中著急皇上安危,必定帶兵入宮保護皇上,這3萬親兵何去何從,就憑
皇上一念。」誠王內心胸有成竹,但還是裝出一臉的誠惶誠恐

  這是逼宮!皇帝心中火起。

  誠王見皇帝不語繼續道「今天我倆在此,不談君臣,隻談傢事!愚弟與兄長
曾因皇父崩殂後為皇位相爭,時隔多年,愚弟早已收心革面,兢兢業業輔助兄長
治理大華,並無二心,雖然期間對施政偶有爭議,也是和兄長好好商量,最後由
兄長裁定,愚弟執行起來沒有半點含糊。愚弟任吏部尚書期間,也是勤勤懇懇,
沒有拿手中權力給兄長增加半點麻煩。大華,乃我趙傢之大華,大義面前,愚弟
一向急國傢之急,從來沒有因為兄弟相爭,出賣我趙傢利益。豈料徐渭洛敏二人
挑撥離間,迷惑聖聰,使我兄弟失和。尤其是林三這個卑鄙小人!!慫恿兄長謀
害愚弟,而且直接出手加害愚弟,愚弟如今已是殘廢之人。愚弟想向兄長當面解
釋,但兄長聽嗎……」誠王對皇帝訴說二十多年兄弟恩怨,手摸著齊膝折斷的殘
腿,說到動情之處,潸然淚下。

  皇帝聽罷,也為之動容,癱坐在寶座之上,放聲長嘆。

  誠王道「居庸關兵勢危急,如今突厥汗王同意議和,但必須由林三為使前往,
可有此事?」

  皇帝聽到要談兵事,仁和之相一掃而空,面露堅毅狠辣的神色。

  「林三在愚弟手中,愚弟願以大華社稷為重,放林三前往談判。但愚弟心中
還有顧慮,怕兄長休兵之後要瞭愚弟一傢老小性命。愚弟鬥膽懇請兄長降旨昭告
天下,平反愚弟之前謀反罪名,肯定愚弟過往功績,並賜愚弟一傢丹書鐵券,保
愚弟一傢平安,讓愚弟安度殘年。愚弟今天所做一切隻求自保性命,瞭此殘生,
望兄長成全。」

  皇帝聽後惱怒,這明顯是條件交換,用林三換誠王一傢人頭。但形勢危急,
突厥人要林三,而林三又偏偏在誠王手中。誠王手中3萬親兵,又有林三人質,
目前誠王還沒有發難,估計是忌憚李泰手上還又12萬軍隊,李泰手中軍隊朝不
保夕,萬一再吃敗仗,則大華危矣,皇位危矣。當前應馬上讓誠王放出林三,與
突厥議和,保下李泰12萬軍隊,方能震懾誠王3萬親兵。放過誠王一傢換大華
國運和自己的皇位,條件還是劃算。皇帝權衡再三,隻能微微點頭同意。

  誠王見勢,繼續道「愚弟可以釋放林三,但避免林三日後找愚弟尋仇,愚弟
在釋放前必須打斷林三任督二脈,使其終身不能運功練武,兄長不會有意見吧?」

  皇帝面露難色,覺得這樣做對林三不太仗義。

  誠王進一步說服道「兄長,你的骨肉是出雲、霓裳兩位公主,自是無法更改,
但是兩位公主的夫君難道就隻能是林三一人嗎?兩位公主年齡輕輕,以後照樣可
以生下一男半女啊。你又何必為林三這個無恥之徒,影響我大華國運呢?皇宮大
內高手如雲,兄長何必留下林三武藝?頭腦機智而且武功高強的林三也讓兄長很
難駕馭,愚弟可以代兄長作此惡事,廢去林三武功,兄長日後也方便駕馭,愚弟
之言妥否?

  皇帝面無表情,默認瞭誠王。

  誠王見皇帝面色已經緩和不少,繼續道「愚弟還想向兄長討幾個官位,望兄
長恩準。蘇慕白接替洛敏任吏部尚書,顧秉言接替徐渭任戶部尚書。葉雨川任大
華軍副軍師,協助徐軍師主理軍務。」

  皇帝大怒,正要開口拒絕。

  誠王搶先道「徐渭洛敏已經被滿朝文武批得萬劫不復,東山再起機會渺茫,
而且兩人還在愚弟手中養病,一時半刻怕是回不來瞭。蘇慕白當朝狀元,前期又
得到兄長悉心栽培,提拔為吏部尚書合情合理。顧秉言乃帝師顧順章之子,帝師
是兄長信任之人。帝師之子接任戶部尚書,名正言順。葉雨川天資聰慧一直在徐
芷晴身邊學習,這次任副軍師協助徐芷晴,並非實職,兄長還有什麼憂慮?更何
況……」誠王頓瞭一下「如果兄長答應此人事調動,愚弟將送還霓裳公主與兄長
團聚,兄長意下如何?」

  又是條件交換!!皇帝心中暗罵。皇帝不知道蘇慕白已經投靠瞭誠王。雖然
知道顧秉言和誠王交好,但隻要帝師顧順章嚴加管教,估計也不會太過偏向誠王。

  誠王道「最後,愚弟還要向兄長要一個人。」

  皇帝問「誰?」

  誠王答「李泰之孫,李武陵。」

  皇帝拍案而起「你居然敢提這個條件!」

  誠王答「兄長息怒,愚弟見李泰之孫李武陵平日使槍弄棒不習文典,以後難
當將軍大任,故鬥膽邀請李武陵入我王府研讀兵書經典,將來好接任大華軍統帥
之位。」

  皇帝反駁道「你是要挾制李泰!」

  誠王道「愚弟也隻是怕兄長秋後算賬,才想到的自保方法,隻要大華軍不把
槍口對著愚弟,兄長如何用兵愚弟絕不幹涉。兄長答應我這個條件,愚弟將把徐
芷晴、洛凝、還有蕭傢三母女送還兄長,兄長意下如何?」

  皇帝聽罷急問「朕的出雲公主呢?」

  誠王道「出雲公主是林三正妻又有林三骨肉,送還出雲公主,恐林三報復愚
弟會無所顧忌。所以出雲公主和林三隻能送還一人。公主有身孕,不宜走動,還
是在愚弟府上安養吧。等林三與突厥議和後沒用瞭,出雲公主生產後,愚弟再為
兄長換人如何?」

  皇帝默然不語,在龍案前踱步。

  誠王勸說道「軍情危急,愚弟送還林三、徐芷晴回軍中可抵10萬大軍,擋
住突厥攻勢不成問題。送還霓裳公主、洛凝、蕭玉若、蕭玉霜,也好讓林三感恩
兄長。至於郭君怡……難道兄長的心真是鐵打的?偏要讓郭小姐在我府上圈禁嗎?

  隻要兄長保證愚弟一傢老小安全,按愚弟建議任命徐洛兩人的接任官員,並
且送李武陵到愚弟府上,愚弟誓助兄長一臂之力,掃平當前亂局,讓兄長穩坐皇
位,絕不反悔!」

  皇帝思慮再三,問誠王「你剛才所言屬實,絕不反悔?」

  誠王發誓道「愚弟發誓,與兄長約定全部屬實,絕不反悔,有生之年,竭力
輔助兄長,奉兄長為君,有違此誓,五雷轟頂而死!」

  皇帝聽誠王發誓後良久,才對身邊太監道「按誠王所奏擬旨,昭告天下吧。」

  誠王心中大喜,知道誠王府一傢上下的性命算是保住瞭。但是臉上沒有表露
出喜悅的神色,撲通一聲栽倒在輪椅前,沒有瞭雙腿的誠王拜倒在皇帝趙元羽的
面前叩頭謝恩。

  皇帝雖然知道臺下誠王在做戲,但是既然誠王所言在理,自己沒有選擇的情
況下,就隻能陪誠王把這出兄弟冰釋前嫌的大戲演下去。當場離座上前扶起誠王,
命左右眾人為誠王解綁,並且脫下自己身上的明黃色披風親自為誠王披上,場面
讓周邊的侍衛和太監感動的淚流面滿……

  誠王見戲差不多瞭,擦瞭一把眼淚道「兩個時辰快到瞭,皇兄既然寬恕臣弟,
臣弟應當即命令康平指揮親兵北上助兄長打退突厥大軍。」

  皇帝眼珠一轉,做戲歸做戲,誠王不得不防。萬一誠王親兵到居庸關背後捅
李泰一刀怎麼辦?所謂國傢大義在誠王心中不值一提吧。「賢弟可以引親兵到盧
溝橋外,為居庸關和京城兩處的後援即可。」

  誠王心中冷笑,如果為居庸關和京城的策應,應該把兵佈在兩者之間的昌平
縣。居庸關在京城西北,盧溝橋在京城西南,相距遙遠,明擺著要把誠王親兵調
離京城,調離居庸關越遠越好。既然和皇帝和解瞭,也不當面拆穿。

  「臣弟謹遵皇上聖旨,臣弟現在就和親兵一起到在盧溝橋外聽候皇上調遣。」

  …

  一個時辰後,大華皇帝頒佈聖旨,平反誠王謀反之罪,嘉獎誠王多年功勞,
賜誠王丹書鐵券一塊;任命蘇慕白為吏部尚書、顧秉言為戶部尚書,葉雨川為大
華軍副軍師;又發一道密旨,由葉雨川送給李泰,令李武陵即日離軍到誠王府讀
書。

  誠王當之無愧一個「誠」字,得到聖旨後沒有食言,馬上釋放林三及7位夫
人。

  蘇慕白、顧秉言、葉雨川升官,對誠王更是感恩戴德,尤其是葉雨川,因為
調教眾女得誠王贊賞,居然得瞭一個大華軍副軍師,這個官名足夠他在其他豬朋
狗友面前炫耀,更是誓死追隨誠王。

 被斷任督二脈的林三和徐芷晴、葉雨川帶著皇帝的密旨火速前往居庸關軍營

  和李泰會合,商討退敵事宜。

              【未完待續】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 本帖最後由 龍葵 於 2018-10-19 16:26 編輯 ]

上一篇:【惡墮母畜肉黃蓉】(1-14)【作者:超級好人
下一篇:【心控奇趣翻譯集-特價區(Bargain Bin)】【作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