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虐戀生涯】

分类:經典豔情   人氣:99999+

上一篇:【美貞歷險記】(繩縛)

下一篇:【OL的抉擇】





      我出生在一個普通工人傢庭,父母學校畢業後分配去瞭北京。我是在上海的
外婆傢長大的。小時候傢裡的親戚都特別寶貝我,我經常在他們之間領來領去。
他們老帶我出去玩,我確實是見過很多的世面。

  7歲的時候,我要上學瞭,因為我是北京戶口,所以我回到瞭北京。也許不
是父母帶大的,我與他們的感情很淡。我又特別調皮,男孩子能做的壞事幾乎我
都做過。父母能做的教育就是打我,越打我越不買帳。

  我很聰明,學習成績很好,老師都喜歡我。我又很講義氣,在同學們中很有
人緣。所以我幾乎不和父母交流。因為怕挨打,我多次離傢出走,住在同學的傢
裡,他們的父母也待我很好。

  初中的時候,我發現我很喜歡穿高跟鞋的漂亮女人,包括同學,同學的母親,
街上的女人。看到她們,我會很興奮。於是我在每幢樓裡找人傢脫在外面的高跟,
一邊舔聞,一邊手淫。可是這樣太容易被發現,我又找到瞭一個好地方。

  當時的電影院大都是平地,通宵場人少,基本上又坐的很分散。因為經常不
回傢,父母都已經習慣瞭,知道我第二天會回來,所以我就翻墻溜進電影院。先
在裡面溜一圈,看哪個女人漂亮,再看看周圍人多不多。選好目標就悄悄的鉆到
她前排的椅子下,舔她的高跟鞋。一般都不會被發現,即使發現瞭,也都反應不
大。隻有一次,是兩個姑娘。她們感覺到我在幹什麼,其中的一個拿穿鞋的腳踩
我的手,見我不躲不逃,另一個幹脆就把鞋尖摸索著塞到我嘴裡。我安靜的接受
瞭這一切。她們又往鞋上吐痰,我第一次舔到瞭痰。一直到電影快散場,她們輕
聲交談著,不時可以聽到她們的笑聲,兩雙穿高跟的腳不停的蹂躪著我的手和臉。
這應該是我接受的第一次真實調教吧。

  當時我隻喜歡高跟,對腳啊什麼的都不講究。在初中的日子裡,我經常和人
打架,除瞭學習成績好以外,整個一個不良少年。

  中考我考上瞭另一所北京的重點中學,這個學校有很多省、市、軍區的幹部
子女,其中不乏高幹子女。這個學校的生活是我人生的轉折點。進校不久,學校
組織瞭一次智商測試,很正規的,結果我屬於高智商一類。從此以後學校出風頭
的事情都與我有關。我也很爭氣,為學校贏得不少榮譽。尤其是我考進瞭數學奧
林匹克選拔隊,差一點就能進入國傢隊參加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學校的老師
象寶貝一樣寵著我。我的運動天賦其實也不錯,學校的足球、籃球比賽我都很出
風頭,再加上我一直都講義氣,在這個學校人緣之好,另我現在自己都難以相信。
無論學習還是遊戲,我從未感覺來自男人的威脅。

  在女生中,有很多約我的人,我一般都會赴約,去過不少高幹的傢,可我更
多的是對她們傢的書房感興趣。這期間我看瞭很多書,從中悟到許多道理。整個
年級好像隻有一個女生對我總是不理不睬。她不屬於漂亮的那種,我開始對她也
沒有太關註。直到一次數學測驗以後,她跑來看瞭看我的分數,對我說“我總算
贏瞭你”,我一下註意瞭她。從那以後她就是我的競爭對手。可是連續三次,我
居然在自己的最強項上都輸給她,我感覺自己對她的心理發生瞭變化。我開始找
她搭訕,她對我總是愛理不理,難得說幾句,幾乎都是命令口氣。慢慢的,我在
她面前越來越感到卑賤,我打聽到她傢的地址。偷偷跑到她傢門口,捧著她的鞋
舔聞,她的腳真的很臭。

  從那以後,我對那些能夠在某些方面戰勝我的女生都會產生一種感受。在腦
海裡會反復湧現出她們虐待我的畫面,當然這一切都還隻是限於意淫。這樣的意
淫陪伴我度過瞭整個學生時代。大學畢業後,我來到瞭上海。

                前言

  一次項目很簡單的調教之後,突然很想把曾經記憶最深刻的SM經歷寫下來。
因為我擔心再過段時間會將這些遺忘。這篇文章既是對以往美好的追憶,又是對
那段歲月的告別。是我已經對SM不再有興趣瞭?不,恰恰相反,我對SM有瞭
一種全新的認識。僅僅是一次普通的調教會讓有著無數次調教經歷的我對SM有
全新的認識?是的,因為我的新主人,也許是永遠的主人——-永遠的天使。

  沒有接受過永遠的天使的調教,就不要說自己已經瞭解SM的一切。這不是
我說的,我第一次聽到是從一位很優秀的同好那兒,現在我對這句話已經有瞭自
己的認識。

  通過此文,也向曾經的兩位主人致以真誠的感謝,感謝您們給我帶來的美好
時光,並祝福您們一生平安。

                上部

  她在一傢銀行的信貸科工作,長得不錯,1米60左右的身高,加上氣質,
屬於很吸引男人的那種女孩。當時因為業務關系,我們之間經常碰面。不知為什
麼我對她始終沒有那種追求的想法。在工作中,我也沒有絲毫的謙讓,應該說每
次接觸我總能達到自己既定的目標。

  香港回歸那年的10月,一天快下班瞭,我接到她的電話,說她心情不好,
問我願不願意陪她吃飯。鑒於我對女生一貫的態度,我答應瞭。她顯然是特意打
扮過,得體的OL套裝,精致的高跟鞋。我問她為什麼心情不好,她說女人心情
不好是不需要理由的,我隻好根據她喜歡的話題陪她聊。吃完飯,她讓我送她回
傢,告訴我她在市區租瞭一室一廳的房子,很快我們就來到瞭她住的地方。

  “進去坐會兒吧。”她邀請著。

  我謙讓瞭一下還是答應瞭。開瞭門,我一愣,這是我到現在為止看到的最亂
的女生住處。很多物件都出現在它不應該待的地方,空氣中甚至有一股腳臭味。

  “怎麼這樣亂?”我不滿的嘟噥著。

  “不好意思,我不太會幹傢務。”她自然的回答我。

  因為考慮事先她說過心情不好,我也沒有繼續指責什麼。可是我很喜歡整潔
的環境,讓我在這樣糟糕的環境中與人交談實在沒有什麼興趣。她的神情卻流露
出想和我繼續交談的意思。

  “我幫你收拾一下吧,我一邊幹活一邊和你聊。”我自以為很紳士的對她說。

  於是我手腳麻利地收拾起房間來,她坐在沙發上看著我忙碌著,還不時指揮
這,指揮那。沒過多久,房間就像換瞭個樣,看上去一切都井井有條。我又將她
的臭襪子和臟衣服分兩袋裝好,留著她周末拿回父母那兒洗。

  “以後我這兒就請你來打掃吧。”她好像開玩笑的說。

  “憑什麼?”我回應著。

  “我喜歡你看你幹活的樣。”她有點挑逗的對我說。

  現在想想那時候真的很愚蠢,我把這理解成她看上我瞭。

  “以後每個星期天你就來吧,好伐啦?”都有點發嗲瞭。

  “好吧。”我滿不在乎的回答。

  “那就這麼說定瞭。”她一下好像興奮起來。

  “心情好瞭?”我問她。

  “嗯。”

  “那我就先走瞭。”

  說完我就和她分瞭手。在以後的幾天裡,我經常琢磨著她,更多想到的是和
她如何戀愛。根本沒有料到這會是我一生中第一個真實的主人。好在這樣幻想的
時間並不長。周末她CALL我,中文顯示“別忘瞭我們的約定。”我身邊的同
事中也有好幾位男士要在休息日到女友傢服役,這在這個城市的戀愛故事中經常
發生。所以我也認為這隻是普通的一次戀愛的開始。

  星期天的早晨九點左右,我來到瞭她住的地方。之所以這麼早,是因為身為
F1鐵桿車迷的我不想錯過當天中午的全年最後一站比賽。舒米和維倫紐夫將在
這天為年度車手總冠軍進行最後的較量。敲門的時候我還猶豫瞭下,擔心她如果
還沒起來怎麼辦。想好瞭對策後我才按瞭門鈴。門開得很快。看起來她早就在等
著瞭,我心中有一種甜蜜的感覺。

  “起得挺早嘛。”

  “還不是因為你。”

  “哪些活要幹?我得快點,中午我還要回去看電視。”

  “我這兒沒電視嗎?”她這麼回答我。

  我感覺更好瞭。“我先收拾一下你的屋子。”

  說完我就忙碌起來。她象上次一樣坐著看,不時的支使著我。

  “你真把我當傭人瞭。”我開玩笑的說。

  “怎麼不可以嗎?多少人想做還沒機會呢。”

  雖然當時我以為她是開玩笑,但是聽到這樣的回答仍然觸及瞭我心中壓抑已
久的東西。傭人、主人我腦海裡閃過一絲被虐的念頭。活幹得更加仔細瞭。

  “你怎麼不回父母那兒?”我搭訕著。

  “以後大概星期天都不會回去瞭。”她回答。

  很快已經11點多瞭。“去幫我買些吃的。”她吩咐我。等我把東西買回來,
我已經聽到F1賽車引擎的轟鳴。我往沙發上一坐,把吃的放在面前的茶幾上,
正準備欣賞比賽,耳邊卻傳來瞭這樣的聲音。

  “傭人要幹什麼好像是應該求主人的。”我詫異的看著她,臉上的溫度一下
升高瞭。她把俏臉一沉,順手關瞭電視。

  “你可以考慮一下,要不要求我。”她挑釁的看著我。

  我的腦子轉的飛快,她是在開玩笑還是別的什麼。

  “好好好,求你瞭。”我先是以她開玩笑的判斷回答她。

  “求人是這樣求的嗎?”從她的語氣裡我終於意識到她不是在開玩笑。

  “那要我怎麼求你?”我心中已經開始有火苗升起瞭。

  “傭人應該怎麼求主人啊?”她的聲音就象魔咒一樣。

  我心中的火苗一下子被一種強烈的渴望替代瞭。一分鐘左右的靜寂後,我幾
乎是閉著眼睛跪在瞭她的面前。

  “主人,請允許我看電視。”

  “你叫我什麼?”我睜開眼看瞭看她,她的眼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主人。”我小心地回答著。

  她把我的頭用手按瞭下去,“再求,求到我滿意為止。”。

  我的心崩潰瞭,長久以來渴望被美女虐待的想法占據瞭我的理智。我磕著頭
求她,大概有幾分鐘,我又聽到瞭賽車的聲音。可是我的情緒已經無法集中到比
賽中瞭。舒米和維倫紐夫世紀一撞的那刻我的眼淚下來瞭。天知道我是為瞭什麼
才這樣的。此後的我幾乎是抽泣著看完瞭比賽,她就坐在我的身邊,我沒有看她
一眼,她也很安靜。終於結束瞭,比賽是結束瞭,可是對我而言一種新的生活才
剛剛開始。我起身去洗瞭把臉,走到她的面前,她的臉紅紅的,眼神中閃過不安。

  當她看到我再一次跪在她面前的時候,她的不安消失瞭,神情是那麼高貴和
莊重。

  “從現在起我是您的奴隸,每周日我會到這兒伺候您,您可以隨意的使喚我,
懲罰我,羞辱我。但是如果您不想惹上什麼法律麻煩的話,請不要給我造成太大
的損傷。也請您將一切活動局限於我倆之間。”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真實的女主人說出的奴隸宣言。

  她以一種尊貴的聲音回答我“今天你先回去吧,我希望你下個星期天能在1
0點鐘準時到來。”

  “是,主人。在我走之前,希望主人能夠允許我將您的鞋清理幹凈。”也不
知是什麼讓我這麼回答她。

  “好吧。”她答應瞭。

  我爬到她跟前,用舌頭將她的鞋面舔瞭一遍,然後又走到她的鞋架前將她的
高跟鞋鞋面都舔瞭一遍。也許是她身高的原因,她的鞋架上放的都是高跟。舔完
後,我連招呼都沒和她打就出門離開瞭她的住處。

  此後的一周我的腦子亂極瞭,她的形象充斥著我的思維。白天工作時候不過
是精力不太集中,晚上就壞瞭。躺在床上老是想著她會如何虐我,一邊想,一邊
手淫。那段時間是我手淫次數最多的時候。

  第二個星期天,我10點不到其實就到瞭她的住處,在門外磨磨蹭蹭一直到
10點整我按響瞭她的門鈴。門開瞭她一身套裝,就象去上班時穿的一樣,腳上
一雙黑色高跟鞋,神情傲慢的看著我。

  “從我胯下鉆過去。”她悠然的對我說。我默然的低頭下跪,從她的胯下鉆
進瞭門。她關好瞭門,跟著我走瞭進來,站在我的面前,我跪著隻能看到她的高
跟。

  “很好,你既然已經從我的胯下鉆過,就說明你已經承認是我的奴隸瞭。記
住下次再從我的胯下鉆過就說明你已經不是我的奴隸瞭。”

  “是,我記住瞭。主人。”我回答著。

  “好瞭,把衣服都脫瞭,弄臟瞭穿出去丟我的臉。”

  “是。”

  我麻利地脫光瞭衣服,就剩下短褲。我用詢問的眼神看瞭看她。

  “穿著短褲,我不想看到你的那玩意兒。”她命令著。

  “快幹活,想偷懶啊!”她呵斥我。

  “是,是。”我答應著開始瞭照例的忙碌。

  活還是那些活,不過她開始不停的檢查幹不幹凈。在她的呵斥下我總算是幹
的差不多瞭。就隻剩下地板還沒拖瞭。我賣力地拖瞭一遍。跑到衛生間洗拖把,
準備再拖一遍,心裡盤算著活幹完瞭她會怎麼虐我。等我拿著拖把走出來,我愣
住瞭。地板上清晰的印著鞋印。

  “這就是你拖的地。”她蠻橫的對我說。

  我一句話都沒說,低頭將地板重新拖瞭一次。可是我一邊拖她一邊走來走去,
腳上的那雙高跟鞋顯然不是幹凈的。我知道我又該求她瞭。

  我放下拖把跪瞭下來,磕著頭對她說“主人,您請坐一會兒好嗎?”

  “可是主人想溜達溜達。”

  “那讓我把您的鞋弄幹凈好嗎?”

  “不好,我就想這樣。”

  “那我等您溜達好再拖。”我乞求著。

  “不行!這點活你要幹到什麼時候?”她的臉色很嚴厲。

  “那你說怎麼辦?”我的火氣上來瞭。

  她一把揪住我的頭發“你叫我什麼?”

  我真的有些害怕瞭,忙回說“主人,主人”

  “要讓我下次再聽到有你好看的。”

  “是,是。”我應著。

  她狠狠地松開瞭手,對我說道“主人騎在你身上,你管你拖地,這樣不就兩
不耽誤瞭?下次做事動動腦筋,你以為伺候本主人那麼容易啊。”

  我無助的跪瞭下去,她的笑聲是那麼的刺耳。“駕”她吆喝著,我吃力地馱
著她,用拖把的佈擦著地。我都不知過瞭多長的時間,心中的屈辱難以名狀。汗
水一滴一滴流在面前的地上,膝蓋的疼痛已經很清晰的傳來,而她卻在我的背上
哼著小曲。終於我艱難地爬著擦完瞭房間和客廳,來到瞭衛生間。她站起身來,
我感覺仿佛是卸下瞭千斤重擔。

  “現在幫我把鞋擦幹凈。”

  我下意識的伸出舌頭去舔她的鞋面。小心翼翼地舔完鞋面後,我輕輕地對她
說“主人請讓我舔您的鞋底。”

  意外的是我聽到瞭她柔和的回答“鞋底太不衛生瞭,你用毛巾給我擦幹凈就
行瞭。”

  一條毛巾落到瞭我面前。我的心中有一股暖流經過,剛才的痛苦也好像減輕
瞭許多。我捧著毛巾認真地擦幹凈瞭她的鞋底。然後搓好瞭拖把和毛巾,把它們
放在該放的位置。回身想走出去,隻見她用一種優雅的手勢指瞭指地面。我知道
她要我繼續給她當馬騎。我隻好又爬在她身邊,她騎瞭上來。

  “去冰箱那兒。”我馱著她過去,她從冰箱裡拿出一包食物。

  “去桌子那兒。”我又馱著她爬向桌子。

  此刻的我早就已經是在咬牙堅持瞭。到瞭桌旁,她終於坐到瞭椅子上。我累
得趴在瞭地上,剛喘瞭兩口氣就聽到她命令“臉朝上,躺著休息一會兒。”

  我順從地翻瞭個身,心想總算可以休息瞭。她的兩隻高跟鞋腳踩在瞭我的身
上,比起剛才,我覺得這已經算不瞭什麼瞭。我躺在桌下聽著她咀嚼、喝水的聲
音。感到自己的肚子也開始抗議瞭。是啊,我從來不吃早飯,而今天的運動量之
大也許是我第一次經歷的。我還在努力抵抗饑餓的時候,她的腳突然一收,鞋跟
在我的胸口留下瞭兩道明顯的劃痕。

  接著我看到瞭她的臉“餓瞭嗎?”“嗯”拿著一小塊蛋糕的一隻手出現在我
眼前,“張嘴。”我快速地張開。

  蛋糕準確地落入瞭我的嘴。我幾乎嚼都沒嚼就咽瞭下去。接著我又看到瞭那
隻手,突然我的腦海中出現瞭動物園喂狗熊的鏡頭。我感到我的自尊在燃燒,毅
然把頭扭瞭過去。

  “不吃就沒吃瞭。”她刺耳的話語。

  我的思維在激烈的鬥爭著。一種是那麼多屈辱你都受瞭何苦再忍受饑餓呢,
另一種卻分明在告訴我你是人,就算再屈辱但仍然是人。

  我咬著牙說“我不會這樣吃東西。”

  “不這樣吃就沒吃的。”

  “不吃就不吃。”

  說完我的心靈感到很滿足,饑餓也象消失瞭許多。雖然這點滿足顯得有些可
憐和可笑。我明顯感到踩在身上的腳的力道加大瞭。過瞭一會兒她的鞋跟開始在
我的胸膛上劃來劃去。我知道她想聽我求饒的聲音。不知是哪來的力量,我堅持
著沒有發出任何的動靜。

  現在想想幸好她還不懂虐乳,否則我恐怕是支持不住的。當時的我甚至還抬
起頭看著自己的皮膚在鞋跟劃過以後怎麼泛紅,怎麼滲出液體,慢慢的有血絲。

  10月底的天氣其實已經有些涼瞭,我可是在出瞭不少的汗以後幾乎裸體地
躺在冰涼的木地板上。我開始感覺冷,身體有瞭微微的抖動。劃動停瞭下來,雙
腳平放在我的胸前,我打的冷戰看來她感覺到瞭。我看著她的鞋離開我的軀體,
看著她走到沙發那兒,坐瞭下來。

  “過來”她吩咐我,聲音好像有些顫抖。

  雖然我的膝蓋一碰到地面就疼的鉆心,但我還是咬牙膝行到她面前,跪直瞭
身軀,用一種夾雜著怒火和不屈的眼神直視著她。她以一種發光的眼神看著我,
四目相交,畫面定格瞭。突然她一把抱住我,我的臉上清楚的被吻瞭一下。我驚
呆瞭,一腔憤懣剎那間化作萬種柔情。我覺得眼淚開始順著臉頰流淌。

  她柔聲對我說“去洗澡吧。”

  我象一個機器人一樣機械的想站起來,腿一軟,差一點摔倒。我這才看到自
己的膝蓋已經腫得有些發亮瞭。熱水和著眼淚嘩嘩的沖擊著我的身體,皮膚破處
的疼痛慢慢的有些發麻。洗完澡,我默默地穿好瞭衣服,我知道她一直在註視我,
我卻沒有勇氣去看她。我走到瞭門口,打開門,猶豫瞭一下,對著屋裡說道“下
星期見。”

  第二天我病瞭,燒的很厲害,再加上渾身上下都酸痛不已,我連上醫院的力
氣都沒有。我掙紮著給公司打瞭個電話,請公司派瞭人陪我去看瞭病。我的體溫
有40度。醫院給我開瞭三天病假。看完醫生,我躺在床上,理智告訴我不能再
去瞭,一次就把我弄成這樣,如果還去,恐怕命都要交代在她的手裡瞭。感情上
卻怎麼也無法忘記她,總有一種力量將我向她那兒推。

  我的體質看來不錯,兩天病其實就好瞭,我休完瞭病假。一進辦公室就有人
告訴我這幾天每天有女的打電話詢問我在不在。同事問我是不是有女朋友瞭。我
正和他們嘻嘻哈哈,我桌上的電話響瞭,一接是她“好瞭?”

  “嗯”電話那頭長出瞭一口氣。掛斷瞭。

  我暈瞭,同事們的玩笑更熱烈瞭。我的感情徹底壓倒瞭理智,心中對她的向
往難以磨滅。之後的兩周裡,我每個星期天都會在10點準時報到。她對我再也
沒有虐待過,一切都很正常。可是我倒覺得平淡瞭許多。我在之後的第二個星期
天臨走前問她“你怎麼瞭?”

  她抿著嘴說“我怕你不來瞭。”

  “不會的。你放心好瞭。”

  “真的”她一下子燦爛起來。“那我就不客氣瞭。”

  以後的日子裡,我的星期天基本上是屬於她的,她對我雖然也有虐待的情節
發生,但在程度上更象是戀愛中的插曲,也就是咬、掐之類的行為。這段時間我
反而想得最多的是她那次狠毒的行為。我好像更願意她虐待我,我想到瞭鞭子。
要是我能提前知道以後的故事,也許我就不會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我費瞭不小
的周折弄到瞭一條鞭子。黑色的蛇鞭,2米多長。我把它包好準備作為新年禮物
送給她。

  98年元旦,星期四。我和她約好一起聽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我帶瞭一瓶威
士忌跑到她的住處。屋裡佈置的很溫馨,桌上的鮮花散發著幽香,她的身上是L
ANCOME香水特有的花木味。在這種場景下,男人通常是可以有很多想法的。
電視裡已經開始響起歡迎指揮出場的掌聲。我把裝著皮鞭的盒子交給瞭她,她微
笑著打開瞭盒子。她看到鞭子時神情我也許很難忘記。那本應該是女人看到類似
鉆石之類的東西才會有的。

  “你快把衣服脫瞭,讓我抽下試試。”她的聲音是那麼迫切。

  也許正是我想要的,我脫光瞭上身。剛把衣服放在沙發上就聽到鞭子帶著風
聲落在瞭我的背上。因為毫無準備我連叫聲都沒發出來。她從來沒有用過皮鞭,
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厲害,沒有停頓第二鞭又抽瞭過來。

  “啊!”我喊出瞭我們事先約定的安全詞,她卻並未理會,鞭子劈頭蓋臉的
呼嘯而來。我護住自己的臉,疼得直叫。我試圖用手去抓鞭頭,結果胳膊上挨瞭
一下,皮膚瞬間就裂開瞭,血跡清楚的呈現在我的眼前。趁著空當,我滾到瞭她
的腳邊,一把抱住她。

  “求求你,不能這麼打,我實在是受不瞭瞭。”

  “快告訴我應該怎麼抽?”我抬頭看瞭看她,她的神情已經是種亢奮瞭。

  “你還要打?”我的聲音有點發抖。

  “快點,別掃我的興。”

  “那你等我準備好再打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讓我這樣回答她。

  我趴在茶幾上,雙手緊握住茶幾的腿。“好瞭。”鞭子又落瞭下來。針刺般
的疼,剛要擴散開來,又是一下繼續針刺般的疼。

  奇妙的場景,我的鼻中分明聞到花的幽香,耳朵裡聽到是悠揚的圓舞曲,身
體卻在受到劇烈的鞭打。

  慢慢的,當我好像已經不感到疼痛的時候,鞭打停止瞭。我還扭頭看瞭看她,
她走過來坐在沙發上輕輕用手摸著傷痕,那感覺讓我很陶醉。過瞭一會兒,我起
身到衛生間裡去拿毛巾。在鏡子前,我特意扭身看瞭看我的背。到處都是斑斑點
點的血跡。看得我觸目驚心。

  我拿著毛巾和冰塊走到她面前,柔聲對她說“幫我敷一下好嗎?”

  她接過瞭東西,我又趴在茶幾上。裹著冰塊的毛巾敷在傷口上很舒服。我又
讓她打開酒,我就趴著和她幹瞭一杯。“新年快樂,我的主人。”這是幾周以來
我第一次這麼稱呼她。看得出她和我一樣愉快。

  有時候我都覺得我特別自虐。喝瞭一杯酒的我竟然主動要求她用酒給我傷口
消毒。我咬著毛巾,她含瞭一口酒噗的一聲噴在我的背上。火辣辣的疼痛使我的
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吼聲。

  等我穿上襯衫坐起來,看到她閃亮的眼睛。“謝謝你。”她的聲音很誠懇。

  “沒事,隻要你喜歡。”我也很激動。

  那晚的音樂會我隻記得最後兩首保留曲目,但是那個元旦卻讓我記憶深刻。

  從那以後,每次她都要鞭打我幾下,不管是不是我做錯瞭事情。她對我的態
度好像也發生瞭改變。少瞭許多溫柔,更多的是呵斥和命令。我對她卻越來越癡
迷,每每在她面前低聲下氣,甚至主動請求她折磨。在星期天以外的日子裡,我
總是對即將來臨的那天充滿著期待。日子越臨近,這種心情越強烈。她開始想著
法子虐待我,先是去看有這種鏡頭的電視劇,然後模仿裡面的動作。比如踩手啦,
耳光啦,記憶最深的是讓我雙手舉著蠟燭給她照明,一直到蠟燭快燒到我的手,
在這過程中她還不時的用針將我手上的燭蠟撥去。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部瓊瑤電
視劇的鏡頭,而且她有很多東西都是在瓊瑤的不同作品裡學來的。

  慢慢的,我可以根據她的行為就知道在過去的一周她是開心還是不開心。她
開心的時候會和我聊天,談她喜歡的東西,問一些機靈古怪的問題,從對話中占
我的便宜。此時的懲罰相對溫和很多,就是鞭打也比較容易承受。要是她不開心,
那麼這一天對我來說很可能是身心都很受傷的一天。她會整天沒一句好聲氣的話,
動不動就懲罰,用她自創的各種方法。

  她會不想和我說話,我幹完活以後就隻能被她當腳墊踏在腳下,忍受高跟的
蹂躪。或者給她當坐墊坐在身下,她自管自玩電腦遊戲,我的胸口默默的承受著
她的體重,整整一個下午,沒有對話,隻有遊戲的音樂。

  無理由的鞭打,我必須象納粹集中營的囚犯一樣,每打一鞭要報數。可笑的
是這是我自己教她的。她會很耍賴,愣說我數錯瞭,要重新打,我要是辯解她就
說我頂撞她,可能的懲罰會加倍增加。就算是坐在我身上,她也會莫名其妙的拿
尖的東西紮我,我看不到她的動作,也根本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挨紮。

  我平時因為工作原因,會經常去洗桑拿,自從成為她的奴以後,我根本就不
敢去澡堂。因為身上可以說從來就不會沒有傷痕。

  在她不開心的日子裡,她會好幾天不換襪子,說句誇張的,那襪子幹瞭能夠
站起來。我必須在這樣的日子裡伺候她洗完腳,一直等到她要睡瞭才能離開,好
在她還沒有讓我舔臭腳或者喝洗腳水。但是臭襪子她會按在我的臉上,每當這時
候她總會覺得很過癮,很興奮。

  也許我對她已經產生瞭特別的感情瞭,隻要我感覺她不開心,我會主動請求
她虐待或者羞辱我。當我離開的時候,如果她看上去比我來的那會兒情緒要好,
我會感到我的付出有瞭回報,雖然這種付出實在有些太大瞭。

  時間過的很快,夏天來臨瞭,人們的衣服已經越穿越少,我很擔心身上的傷
痕被別人看到。於是我求她在熱天裡不要再鞭打我,她目光狡猾的答應瞭。原來
她早就想好瞭替代的方法,那就是罰跪。可不是簡單的隻要跪著就行瞭,她一定
會給我制造各種難度。

  首先我一定是跪在陽臺上,她是不會讓我在空調房間裡舒服的。其次她一定
會讓我的膝蓋跪在各種物品上,比如瓶蓋啦,碎磚啦等等。

  夏天的中午,人容易犯困,她會稍微休息一會兒,也許怕我對她有什麼不利,
她會讓我跪在一旁,然後把她的高跟鞋放在我身上,我隻要一動,就會有鞋掉下
來,我這才知道我的身上居然可以放十多雙鞋。她起來後會把我掉下來的鞋集中
在一起,讓我對著每一隻磕頭認錯,現在我明白這叫做高跟崇拜。

  她從來不知道我的膝蓋需要保護,在幾年的時間裡,我沒有看到一副護膝,
也從來沒有跪在柔軟的東西上。

  騎馬是她特別喜歡的另一項活動,因為沒有短的馬鞭,她就會用高跟涼鞋代
替。每次她總要騎我好幾回。

  因為她不懂捆綁,所以一切活動都是在我手腳完全自由的情況下進行的,我
也從未反抗或者躲閃過。我對她充滿瞭敬畏,對她的命令會執行的很快,我內心
也很願意得到她的虐待。似乎能夠讓她開心是我的使命一般。

  此時的我對別的女性都是彬彬有禮,可是她們在我的心中均屬於平常朋友。
我的心仿佛已經被她所占有。

  新世紀來臨瞭,最大的變化是網絡進入瞭我們的世界。她從網絡上看到瞭很
多SM的網站,瞭解到瞭很多調教的方法。她經常要我配合她玩SM,我幾乎成
為瞭她的試驗品。可她畢竟是個新手,所以對比較講究技術或者對M可能造成較
大傷害的項目我總是拒絕。她面對我的拒絕會很惱火,繼而使用發泄式的懲罰。

  對於這樣的懲罰我有時候會做些微小的躲閃,她的反應簡直是歇斯底裡的。
她開始自己去買工具,首先就是手銬,用來固定我。繩索她沒買過,恐怕她知道
KB需要我的配合。有瞭這些工具,她對我的虐待也開始不那麼遵守規則。我經
常是在嘴裡被塞瞭襪子或者口球,手被銬在支架上的情況下被她以各種方式折磨。
鞭打、針刺、甚至火燒。安全詞一次次的被她忽略,或者她根本就不讓我說出。

  起初,我還會感到刺激,對於她的行為還能默認和忍受。

  時間長瞭,直覺告訴我,我們之間已經沒有瞭原先的默契,她對我的態度有
瞭本質的改變,我再也看不到她那種興奮,發光的眼神,一種淡漠的神情總會在
調教以後浮現在她的臉上。我自己對於她的調教也開始變得麻木,主動性大大下
降,被虐的快感許久都沒有感受到。

  終於在一次調教之後,我與她談心。出乎我的意料,她很平靜的把事情的原
委詳細的告訴瞭我。

  她和我的交往是她預先設計好的一種報復。在她的心目中,長時間相處的男
人都應該向她主動獻殷勤,而我是一個例外。她原先隻是想讓我愛上她,然後再
甩瞭我,讓我感受下痛苦。

  我第一次在她的住處幫她收拾房間的舉動讓她感到一種奇怪的舒服。當我答
應稱呼她為主人的時候,她的心裡有瞭一種沖動和滿足。至於虐待,隻能說她屬
於天生的S。她喜歡看到我的眼神由堅毅變得乞求,尤其是眼神慢慢變化的過程。

  最初很長時間裡,她承認確實有種愛的感覺,對我的虐待讓她很愉快,尤其
是看到我屈服。能夠征服我這樣的人,她覺得很有成就感。為瞭征服我她一次次
加大瞭折磨的力度,當我已經完全屈服於她的時候,失望和無趣代替瞭成就感,
對我的虐待也變得隻是一種發泄。

  我也坦率的告訴她,我覺得自己就是工具,她對我已經沒有感情可言。如果
缺少瞭感情,再繼續可能對雙方都不好。既然都覺得無趣,我和她的主奴關系也
終於走到瞭盡頭。回首歲月,7年瞭。

                上部完

  離開瞭第一位主人,隻要有機會,我就在各種場合尋覓自己新的主人,友情
的實在是屬於可遇不可求,完全要靠緣分。發廊和卡拉OK的小姐可以滿足初級
的需要,可對我幾乎沒有任何吸引力。我開始接觸職業SM的圈子,我接受瞭許
多收費女王的調教,可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她們都無法征服我的心,一種失
望的情緒已經開始在我心中擴散。這時公主出現瞭。

  公主是上海很有名的一位收費女王,經過幾次的郵件交流,我終於和公主約
定瞭現實調教的時間。

  07年的2月,氣溫比往年要高瞭一些,在一個春光明媚的下午,我在市中
心的一傢四星級賓館開好瞭房間。先洗瞭一把澡,然後給公主打瞭一個電話,告
訴她在哪個房間。掛瞭電話,我獨自站在窗口,面對外面的延安路高架,想象著
即將到來的調教。此時手機收到一條短信,是公主發的。“主人已經出發,奴兒
跪候,記住是跪候。”因為以前和收費女王的經歷,我並未理睬公主的話。

  大約20分鐘後,房間的門鈴響瞭,我透過貓眼確認是公主後打開瞭門。公
主戴著一副墨鏡,一身的OL套裝,看上去顯得很幹練,正是我理想中的那種氣
質。

  公主進門後,我將房門關好,剛一轉身,公主飛起一腳就踢向我的下身。我
下意識的躲瞭一下,並沒有被踢中關鍵部位,出於對女王的尊重,我給公主跪下
瞭。

  “你好大的膽子,主人叫你跪候你居然敢不聽?”這是我聽到公主的第一句
話,她的聲音蠻好聽的。

  我沒敢頂撞她,但是心裡在嘀咕“你還不是我的主人呢,我幹嗎要跪著候你
啊。”

  “給我爬過來。”公主命令道。我朝著她爬去,到瞭她面前,她叉開瞭腿。
我順從地鉆進瞭公主的胯下,腦袋過去瞭,身體卻被她用腿夾住瞭。“停。”我
隻好停瞭下來。公主翻身騎在我的背上。“駕。”隨著她的吆喝,我馱著她向沙
發爬去。公主其實很輕,我並不感到自己很吃力。一會兒功夫,我就爬到瞭沙發
那兒。

  公主下瞭馬,坐到瞭沙發上,我跪直瞭身體,註視著她。墨鏡後面的那雙眼
睛應該也在註視著我吧。10幾秒之後,公主的聲音傳來瞭。

  “你看上去很傲氣啊,你今天是幹什麼來瞭?”絕對不是質問,聽起來就象
是鄰傢女孩的語氣。

  “我來給您調教的,希望有什麼能讓您開心。”我回答。

  “你?想讓主人開心的人可以從這兒排到南京路。”驕傲的語氣。

  “我比他們強。不信您試試。”我同樣驕傲地辯解道。

  “哦,是伐,主人倒要看看你有多強。你可千萬不要讓主人失望哦。”她的
聲音強烈地刺激瞭我的神經。

  “請女王隨意調教。”我終於低下瞭頭,輕聲地回答公主。

  “倒茶。”她開始使喚我。我爬到酒櫃那兒,拿瞭杯子,去衛生間洗幹凈,
又用熱水燙瞭,最後倒瞭一杯公主選的礦泉水。膝行到她面前,雙手捧給她。公
主看起來很滿意我的行為,因為她的臉上一直掛著笑容,什麼也沒說。她從包裡
拿出香煙,女士的那種,我趕緊為她點上。等到她第一口煙徐徐吐出,我給她磕
瞭個頭,請求道“請女王允許我為您舔幹凈高跟鞋。”她用一種瀟灑的手勢表示
同意。我為公主搬來瞭腳凳,她把腳翹在瞭凳子上,我低頭認真地開始舔她的鞋。
從鞋面開始,一邊舔,一邊悄悄地看她手裡的香煙。隻要煙灰一長,我就湊過去,
抬頭張嘴,公主就會將煙灰彈在我的嘴裡。

  就這樣公主抽完瞭煙,靜靜地看著我舔幹凈瞭她的整雙鞋。也許她也休息好
瞭,從包裡取出一條帶著項圈的狗鏈給我套在脖子上。站起身來,牽著我開始玩
遛狗。她在前面走,不時的回身沖著我晃晃她的腳,我總是象狗一樣撲上去,要
舔她的鞋,喉嚨裡還發出狗的那種聲音。突然公主一腳把我踹翻在地,跟著她的
鞋跟準確地踩在瞭我的乳頭上。一陣劇痛使我的身體有點蜷縮。

  公主調侃的說:“這就受不瞭瞭,還吹牛比人傢強,象這種程度,馬路上隨
便抓一個都可以做到一動不動。”

  好勝使我咬牙停住瞭蜷縮。身體慢慢平躺開來,公主卻索性將整個身體的重
量緩緩地加瞭上來,最後她的雙腳分別踩在我的雙乳上。劇痛讓我的臉漲得通紅,
雙手捏緊,青筋都快爆出來瞭。

  公主笑瞇瞇的看著我提醒道:“嘖,嘖,你不要這樣嘛,隻要你承認和普通
的奴是一樣的,我就饒瞭你。”

  我還嘴硬:“就不一樣。”

  公主臉一沉:“我要轉圈瞭,你忍著一點。”

  恐懼的我趕忙說:“不要,求求女王,不要!”

  公主做瞭個鬼臉說:“好吧,看在你剛才伺候我還算用心的份上,讓你先緩
一緩吧。”

  說完公主離開瞭我的身體,自己走到瞭沙發那兒坐瞭下來。我趕緊爬到她的
面前,她把狗鏈從我的脖子上取瞭下來,命令我平躺在她的面前。

  等我躺好,公主說道:“來,我幫你活活血。”說完她把項圈帶釘子的那面
放在我的乳頭上,跟著一隻穿著美麗高跟鞋的腳又踩在項圈上來回揉動著。“啊,
啊”我不住的慘叫著。公主停止瞭揉動,對我說道:“對不起哦,我不太會按摩
的。這樣吧,我給你把淤血放瞭好伐。”說著她從包裡拿出瞭幾根針,俯下身要
給我來個乳頭穿刺。

  要是我能看到自己的臉,大概臉都是綠的瞭。我翻身跪在她面前,乞求著她。

  公主一副關心的樣子對我說:“放瞭血就好瞭,真的,這可是科學道理啊!
放好以後用熱的蠟燭油一滴,保證沒問題。”

  我不知道是否真的有人這麼嘗試過,對於我來說這是第一次聽說,而且聽著
就已經足以讓我嚇得發抖。

  “不,主人,您饒瞭奴才吧,奴才一定好好伺候您,再也不敢無禮瞭。”我
用顫抖的聲音乞求公主。

  “我又不是你的主人咯,我還很佩服你呢,這麼厲害,真是金剛不壞的身體
啊!”公主的聲音充滿瞭嘲諷。

  我的防線崩潰瞭,我磕著頭對公主說:“主人,您就是奴才的主人。”

  公主收起瞭笑容,摘下瞭墨鏡,尊貴地看著我,驕傲的說:“你想清楚瞭?”

  我重重地磕瞭三個頭,低聲回答“主人,奴才叩見主人。”

  公主用鞋尖勾起我的臉,得意的看著我。“哼,不叫女王瞭?下賤的東西,
肯承認我是你主人瞭?”

  “是,主人,奴才是公主的奴才。”

  啪的一記耳光,公主嚴厲地訓斥道:“去把短褲脫瞭,主人的奴不能穿一點
東西在身上。”

  我這才想起我一直都還穿著短褲,動作迅速的把自己脫光後,我又跪在公主
面前,低著頭,連看她一眼的勇氣都沒有瞭。

  公主吐瞭一口氣,悠悠的說道:“奴才,主人現在想聽鞭子抽在你身上的聲
音。你說呢?”

  “是,請主人隨意。”我低頭回答著。

  “乖,主人會輕輕的,就打10鞭,你幫主人數著好嗎?”

  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魔鬼,除瞭答應,我還能夠做什麼?當然我還可以
結束調教,可是我選擇瞭服從。我趴在床上,公主起身取出一根紅色的蛇鞭,忽
的一聲,鞭子帶著風就落在瞭我的身上。疼的我“啊”的一聲剛叫出來,突然想
起她要我數著數,“一”我趕快補充。

  “啊一是幾呀?”

  我知道這一下算是白挨瞭,隻能說“是奴才笨,數錯瞭。”

  公主好像很心疼的跺瞭下腳,“你哪能會數錯的啊,主人就想打你10鞭呀,
這怎麼辦啊。”

  面對這樣的主人,我還能說什麼呢。“是奴才不好,請主人重打。”

  公主好像又開心瞭,“嗯,真乖,這次可不要再數錯瞭。”

  她打的很快,也很重,不過幸好我這次一點都沒數錯。

  “謝謝你。”公主好像很真誠的對我說。我抬頭看瞭看她,覺得自己就象一
個白癡。

  公主又調皮的想瞭想對我說道:“主人看你乖,決定賞賜你聖水,免費的哦。”

  這倒應該承認,事先商量的調教裡面並沒有這個項目,再說我有選擇的餘地
嗎。隻好馱著她來到瞭衛生間,她讓我躺在地上,脫瞭褲子就對著我的嘴,天哪,
直接聖水。此前我還從未接受過這項調教。也許我真的有天賦,居然一滴都沒漏
出來。公主擦瞭擦,以一種迷人的姿勢將廁紙直接就扔進瞭我的嘴裡。對我笑瞭
笑,柔聲說道:“洗個澡吧。”

  我看著她走出去,趕快給自己沖瞭沖,可能她也是即興發揮吧,聖水的味道
很重,我忍不住嘔吐起來。由於我習慣在調教當天不吃東西,所以嘔瞭幾下也就
好瞭。我又刷瞭刷牙,然後走瞭出去。看到公主我知道又有什麼不對瞭,她的目
光很嚴厲,我趕緊跪下,心神不定的看著她。

  “你把聖水吐瞭?”聽瞭這話,我的腦袋“嗡”的一聲。

  “多少奴想喝都喝不到的東西,主人看你奴性不錯,特別賞賜你的,你居然
敢吐瞭,你說吧,應該怎麼辦。”怎麼辦我哪兒知道啊,我想瞭一會兒,磕瞭個
頭對公主說道:“請主人懲罰。”恐怕這也是我唯一能回答的瞭。

  “算你還知道錯,打15鞭。”公主的判決。我又準備趴在床上,沒想到公
主從包裡拿出瞭繩子。我的雙手被她反綁在背後,整個人捆得就象粽子,除瞭打
滾估計別想動彈。

  還是那條蛇鞭,有瞭此前的經驗,我想鞭打很快就會過去的,總覺得比起虐
乳來,鞭打我更容易承受。沒想到公主這次專門抽打我的手,手指每挨一下都讓
我鉆心的疼,應該說和前一次相比她已經手下留情瞭,可是我的痛苦是我接受那
麼多次鞭打以來從未感受到的,我還不敢躲閃,怕引來更殘酷的懲罰。別說數數,
除瞭咬牙悶哼,我恐怕什麼都說不出來。好在公主並沒有計較這個,15鞭打完
就收瞭手。此時的我疼的眼淚都已經出來瞭,心裡對公主的恐懼難以表述。

  公主給我松瞭綁,我發現我的手指已經明顯腫脹瞭。公主得意的對我說道:
“滋味怎麼樣?主人知道這很不好受,專門為你準備的懲罰方式,以後你要是再
做錯什麼,應該明白會有什麼結果。”

  我拼命地給公主磕頭:“謝謝主人調教,奴才記住瞭。”

  “好瞭,過來吧,要不要主人再給你活活血?”

  聽瞭這話,我下意識的縮瞭縮手,一句也不敢答應。公主開心的笑瞭,這是
她進門以來我所聽到的最得意的笑聲。她把褲襪褪到膝蓋命令我給她脫襪,我小
心地用嘴完成瞭這個任務。“給我洗腳。”又一項命令隨之而來。

  我趕快取來瞭熱水壺和茶杯,將熱水倒在茶杯裡,用嘴試瞭試水溫,含瞭一
口水開始吸吮公主的腳趾,吮完一個腳趾就把水咽下去,再含一口水吮下一個。
吮完腳趾,又含著水輕輕用舌頭舔她的腳面,然後是腳底。公主很愜意看著我。
雙腳終於這樣都洗好瞭,我又馱著公主來到瞭衛生間,開瞭水龍頭給她洗瞭一遍。
幫她穿上拖鞋,跟著她回到沙發那兒。

  “剛才洗腳的方法是誰教你的?”公主問我。

  “沒人教,是奴才自己想出來的。”我跪著回答。

  “算你用心,起來吧,今天的調教就到這兒瞭。”

  我給公主磕瞭個頭,長出一口氣坐瞭起來。公主點瞭支煙對我說:“你確實
比一般的奴要好。”我正在揉自己的手指,聽到她的評價,感到自己所做得一切
都沒有白費。

  激動的我趕緊回答:“能成為公主的奴是奴才的榮幸。”

  “嗯,主人會看你的表現的。”公主高傲的回答我。

  等她抽完煙,公主穿好瞭絲襪和高跟,收好瞭工具,對我說:“主人走瞭。”
我爬在她的身後,送到瞭門口。

  門關上瞭,我又認真洗瞭遍澡,躺在床上,胸口乳頭很疼,背上鞭痕累累,
手指更是一碰就鉆心,內心卻很滿足,這就是被公主調教後的結果,也是我一直
在尋找的感覺。

  可惜,因為某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我和公主的主奴關系沒能維持太久,但是
僅有的幾次調教仍然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如果不是還有永遠的天使存在的話,
公主很可能會是我現實中最後的主人。

                全文完

                後記

  終於全部寫完瞭,曾經的記憶,美好的或者苦澀的都將被歲月淡忘。我的S
M生活已經翻開全新的一頁,一位天使般的主人將帶領我去探索一個未來,也許
是天堂,也許是地獄。

[ 本帖最後由 cc62911026 於 2009-12-25 08:28 編輯 ]說實話,我認為SM必須和性聯系起來才有吸引力。這個還是第一人稱的來,不過,俺對戀足不是很感興趣。劇情不激烈,不爽額,不過,LZ發帖辛苦瞭真是世道變瞭,俺實在接受不瞭男人受虐,虐待女人嘛還可以第一人稱的感覺很受不瞭.不能接受.而且還是虐待男人的.女虐男的文章,還是難以接受呀,雖然看起來很真實 引用:
原帖由 女王的假太監 於 2009-12-25 21:21 發表
說實話,我認為SM必須和性聯系起來才有吸引力。


上一篇:【美貞歷險記】(繩縛)
下一篇:【OL的抉擇】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