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偵艷探之玩偶遊戲】(16-17)【作者:無常

分类:人妻熟女   人氣:99999+

上一篇:【剝掉的牛仔褲之噩夢來臨】(下)(完)【

下一篇:【韓警官綠帽同人之警妻墮人深淵】(2)【作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作者:無常書生
字數:13645


            第十六章 廁所淫戰

  夕陽西下,和煦的晚霞灑滿整個花海城,五彩繽紛的霓虹燈漸漸閃爍起來,
為冰冷的城市塗抹上瞭一層浪漫旖旎。

  晚霞透過鉑金俱樂部別墅的落地玻璃,播撒在一群膚白貌美,正在更換衣服
的女郎身上,映出一片迷人的艷色。

  「好瞭,各位美女們先把手中的東西先放下,到我這來排隊!等一下珀總和
玩偶女王要咱們俱樂部給你們打氣!」

  正當棠妙雪準備將一件連衣裙套在自己身上的時候,隻見教練璋俊忽然跑瞭
進來,對著他們大喊道。

  「玩偶女王?就是你跟我說的那個瑤青嵐嗎?」

  棠妙雪隨手放下裙子跟眾人一起在璋俊的身邊排好隊,一邊湊到童蕾的身邊
低聲問道。

  「沒錯,就是她,每次賽前都會跑過來給新人玩偶女郎打氣,但每次她來都
會有玩偶女郎遭到不幸,真是超級邪門的!

     所以等會咱們千萬別說話,引起她的註意否則可就糟瞭。」

  童蕾緊張地低聲囑咐瞭棠妙雪一句,接著便眼觀鼻,鼻觀心地抬起頭望著天
花板一句話也不說瞭。

  「瑤小姐,你能來這,真是讓我們俱樂部蓬蓽生輝,快請進!快請進!」

  這時,隨著一陣殷勤的招呼聲響起,隻見鉑金俱樂部的老總――珀峰推開門,
滿臉堆笑地領著一個風姿綽約的絕色美人走瞭進來,棠妙雪仔細一看,正是前天
宴會上遠遠見過的那位傳說中的玩偶女王――瑤青嵐。

  「哈哈哈,大傢都註意瞭,我給大傢介紹一下,這位就是連續奪得五屆玩偶
大賽冠軍,被稱為無可爭議,天下無敵的玩偶女王――瑤青嵐小姐!

  今天呢,她特地從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到咱們鉑金俱樂部,為即將征戰全國
玩偶大賽的各位打氣加油!大傢鼓掌歡迎!「

  「啪、啪、啪――!」

  珀峰的話音剛落,璋俊便領著棠妙雪等一幹玩偶女郎熱情的鼓起掌來。

  「呵,呵,謝謝,謝謝……」

  瑤青嵐微笑著舉起玉臂對著眾人擺瞭擺,待到掌聲稍息,便對眾人客氣的說
道:「……其實珀總剛才的話過譽瞭,什麼『無可爭議』,什麼『天下無敵』,
實在是太誇張瞭。

  江山代有人才出,沒有誰是天下無敵的,說不準眼前眾位妹妹中就有人能從
今次大賽中脫穎而出,我取而代之,對不對。」

  說到這,隻見瑤青嵐轉身從隨身的挎包中掏出一疊紅包,對著眾人說道:

  「……其實我今天來呢,也沒什麼重要的話要說,就是給在各位妹妹比賽前發
個彩頭,祝願各位妹妹在比賽中一帆風順,如願晉級,勇奪佳績!」

  「瑤小姐給咱們發紅包瞭,大傢還不鼓掌感謝!」

  「謝謝瑤姐姐――!啪、啪、啪!」

  隨著璋俊的一聲高喝,眾玩偶女郎再次發出陣陣鼓掌聲。

  「呵呵,不客氣,來,都拿好……」

  在眾女歡天喜地的掌聲中,瑤青嵐微笑著挨個走到她們面前,將手中的紅包
塞進她們的手中,可是當她走到棠妙雪面前的時候忽然停下瞭腳步,然後抬頭望
著棠妙雪那張清麗絕倫的俏臉驚嘆道:

   「哎呦,這位妹妹長得可真標致啊……」

  「呵呵,這位就是我們俱樂部今年新招的玩偶女郎,她叫紀柔,她不但長得
漂亮,而且玩偶技術也很棒,目前是我們俱樂部成績排名第一的玩偶女郎……」

  珀峰見狀連忙湊到瑤青嵐的身邊解釋道。

  「瑤姐姐您好,很高興見到您,請您多照顧……」

  棠妙雪一邊微笑,一邊對著大方的伸出手臂。

  「好,好,真是個又標致又懂禮貌的小妹妹,來,咱們姐妹合個影吧……」

  說到這,隻見瑤青嵐微笑著走到棠妙雪的身邊一把挽住她的胳膊,而她身旁
的助理也很識趣的拿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對著兩人拍瞭一張照。

  拍完照之後,瑤青嵐又從包裡掏出一張名片塞到瞭棠妙雪的手裡,對她熱情
地說道:

  「嘻嘻,姐姐我最喜歡跟你這種既漂亮又懂事的小妹妹聊天瞭……

   紀柔妹妹,這是我的名片,你以後要是遇到什麼困難,就直接給姐姐打電話,
隻要能幫的,姐姐一定幫,千萬別客氣,知道嗎?!」

  「呵呵,謝謝瑤姐姐這麼照顧我,我一定努力獲得好成績,絕不辜負您的賞
識。」

  棠妙雪也微笑著客氣道。

  「嘻嘻,那就好!姐姐我今天還有點事,等大賽之後有時間咱們姐們好好聊
聊……」

  瑤青嵐說著對棠妙雪眨瞭下眼,接著便在珀峰的陪同下離開瞭女子更衣室。

  「這女人怎麼對你這麼熱情啊?太奇怪瞭!紀姐,你可要小心點啊……」

  瑤青嵐前腳剛走,後腳童蕾就湊到棠妙雪的耳邊開始嘀咕道。

  「喂!我說你怎麼這樣啊,人傢剛給你發完紅包你就開始說人傢的不是,你
這人也太不地道瞭吧……」

  棠妙雪用手肘捅瞭一下童蕾,忍不住調笑道。

  「哼!黃鼠狼給雞拜年也知道要拎兩瓶酒呢,這女人可是有名的災星,收
她的紅包……唉,誰知道是福是禍呢……」

  雖然這麼說,但是童蕾還是拎起隨身的挎包,將紅包放瞭進去,可緊接著,
隻見她忽然秀眉一跳,開始在包裡翻瞭起來,最後忽然嘆氣道:

    「糟瞭,忘帶瞭……」

  「怎麼瞭?你忘帶什麼瞭?」

  棠妙雪聞言轉頭向她問道。

  「哦,是這樣的,我今天的玩偶任務是扮演一個富傢千金被綁匪綁架,然後
被他們輪番強暴的故事,可是我的首飾放在傢裡忘拿瞭……」

  童蕾皺眉苦惱道。

  「哦,是這樣啊……那沒關系,你帶我的吧,剛好我今天的任務不需要……」

  說到這,棠妙雪便摘下自己的耳環和項鏈遞給瞭童蕾。
 
   「嘻嘻,那小妹我在此謝過瞭……」

  童蕾微微一笑,便伸手接過棠妙雪的首飾戴瞭起來。

  「嘻嘻,都是姐們客氣什麼?走吧!時間差不多瞭,咱們出去吧……」

  說完,換好衣服的棠妙雪和童蕾便嬉笑著一起走出瞭更衣室……

            ***  ***  ***  ***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透過閃爍的燈光,隻見棠妙雪翹著雙二郎美腿坐在一
間咖啡店前,一手抿著咖啡,一邊用手拿著個玻璃小瓶,百無聊賴地把玩著。

  隻見棠妙雪穿著一件紫色的緊身連衣短裙,短裙下那雙修長纖細的美腿潔白
光滑,粉嫩的皮膚仿佛吹彈得破。

  而棠妙雪胸前那對豐滿的乳房責備低領胸衣緊緊的包裹著。潔白的乳溝散發
出一種誘人的光輝,使人一望,便無法挪開視線。

  「嘖,嘖,嘖……美人,你今天真是太誘人瞭……」

  正當棠妙雪出神的時候,耳中的藍牙耳機裡忽然傳來男人陣陣的贊嘆聲。

  棠妙雪聞聲回頭一看,隻見璋俊帶著一頂鴨舌帽坐在咖啡店的角落中,正偷
偷摸摸滴地盯著自己,似乎口水都快流出來一般。

  「唉,在咖啡店等待……好無聊啊,這叫什麼玩偶任務?」

  棠妙雪嘆瞭口氣,將目光從窗外收瞭回來,轉頭看瞭看墻角的璋俊,好氣地
白瞭他一眼,對著耳機冷然道:

   「我說璋大教練,你那什麼眼神啊?好像要活吃瞭我一般,本姑娘渾身上下哪
裡你沒看過?用得著那麼饑渴嗎?」

  「咕嚕……話雖如此,但此刻見到你這副傾國傾城的美麗容貌,還是忍不住
讓我食指大動……」

  璋俊一邊咽著口水,一邊說道。

  「呵呵,沒想到在奸淫女人時那麼粗暴的璋大教練,平常竟然是個嘴上抹蜜
的花花公子,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

  棠妙雪聞言冷笑著諷刺道。

  「哈哈,一般的玩偶女郎我才懶得說什麼甜言蜜語,主要是紀柔你是千年一
遇的尤物,我才有感而發……

  寶貝,你知道嗎?我現在一想等會那些醜陋的玩傢會把你把扒光瞭壓在身下,
然後肆意玩弄你這身雪白嫩肉場面.

    我就興奮的恨不得馬上跑到你身邊,把雞巴插到你乳溝裡,然後對著你的俏
臉狠狠地放一炮――!「

  耳機那邊的璋俊似乎興奮的有點失常瞭。

  「呵呵,好哇,既然如此,那要不要咱們現在就去賓館,我讓你先在我身上
來一發,我保證,我一定把你射出來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舔進嘴裡……」

  說到這,棠妙雪似乎忽然想到瞭什麼,臉上笑容頓時消失,轉而略帶驚慌地
問道:

   「什麼?玩弄我?……你是說等會玩傢會在這裡就開始玩弄我嗎?」

  璋俊發現棠妙雪表情不對,於是接著眉頭一跳,疑惑道:

   「……咦?是我的錯覺嗎?寶貝,你好像忽然變的很緊張啊?」

  「當然緊張瞭!」

  棠妙雪聞言頓時驚呼瞭一聲,接著左右看瞭看,發現沒人發覺,便抿著嘴唇
低聲道:

   「……你知道嗎?上次也是在這個咖啡店,你們俱樂部的老板竟然眾目
睽睽之下忽然把我的胸衣扒瞭下來,然後當眾玩弄我的乳房……

  說實在的,當時羞得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今天這個玩傢要也是個喜歡
玩露出遊戲的,當眾奸淫玩弄我,那我非得羞死不可……「

  說著說著,棠妙雪那清麗絕倫的俏臉上竟然飛起兩朵紅霞,接著便用纖手捂
住嬌羞的臉頰,說不下去瞭。

  「啊?竟然是因為這個?不會吧……寶貝,你原來不是專門供人泄欲的花奴
嗎?怎麼會怕被人玩弄奸淫呢?」

  璋俊聞言眉頭一跳,驚訝道。

  「我不是怕被男人玩弄!我是怕被男人當眾玩弄!這兩點根本不同!

  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怎麼玩我們花奴都沒關系,可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這要是真的發生什麼淫亂的事情,那我還怎麼見人,我可是有正常生活的……「

  說到這,棠妙雪緊張地四下看瞭看周圍正在品茶的客人,低聲向璋俊問道:
「……這些人哪個是今天的玩傢?你能給我透個底嗎?」

  「這我可不知道,今天調教你的玩傢都是從咱們俱樂部會員隨機抽取出來的,
正因為不知道是什麼人,所以俱樂部才派我暗中保護你……」

  璋俊無奈地搖瞭搖頭,接著話鋒一轉,安慰道:

   「……不過我們俱樂部對於玩傢調教玩偶女郎的方式是有規定的,超出規定會
被俱樂部除名.

    所以應該不會發生有玩傢當眾奸淫你的情況,你就放心陪他淫樂。等他在你身
上射精,然後你把精液裝進這個小瓶裡,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瞭,很簡單的……」

  「哼……說瞭等於沒說――!」

  聽到璋俊這麼說,棠妙雪哼瞭一聲,將手中的玻璃小瓶收進隨身的坤包中,
起身站瞭起來……

  「你要去哪?玩偶任務還沒完成呢……」

  耳機中傳來璋俊的疑惑聲。

  「我去洗手間補個妝,這咖啡都把我的口紅洗沒瞭……」

  說完,棠妙雪便拿起挎包,邁開玉步走到洗手間前對開門走瞭進去。

  因為不是周末,咖啡店的人不是很多,整個女衛生間裡空無一人。

  棠妙雪走到洗漱池邊,從包中拿出口紅對著鏡子仔細的在自己的櫻唇上塗抹
起來。

  「叮當……」

  正在此時,隨著一陣門鈴響起,隻見一個穿著帆佈工服的中年大叔,拉著清
潔用品忽然走瞭進來,然後從桶中取出拖把開始清洗地板。

  棠妙雪透過鏡子瞄瞭一眼這個環衛大叔,不由的秀眉一皺――

  這人也太沒素質瞭,怎麼說都不說一聲就直接進女廁所呢?!

  但環衛大叔不理棠妙雪,自顧自的開始清理地板。

  而棠妙雪雖然心中不悅,但是也沒多說什麼,對著鏡子補完裝之後,轉身推
開旁邊的隔間想要順便方便一下,可沒想到手剛碰到門,便忽然被環衛大叔伸手
攔住瞭――

  「對不起,小姐,這個衛生間還沒清洗,暫停使用……」

  環衛大叔望著棠妙雪微笑道。

  「什麼?暫停使用?」

  棠妙雪轉頭向衛生間裡看瞭看,發現裡面的馬桶十分幹凈,於是說道:

  「……那個,大叔,我就用一下,您等一會再清理吧……」

  說實在話,要是放在平時,棠妙雪早就離開瞭,可是因為剛才喝瞭不少咖啡,
棠妙雪確實感覺有點內急,於是開口說道。

  「對不起,我們咖啡廳規定,每天必須清洗三遍,現在就是清洗時間,說不
能用就不能用,不過……」

  說到這,隻見環衛大叔咧嘴一笑,拉過拖把往棠妙雪的面前一放,說道:

  「……小姐,你要是確實很急的話,你可以先尿在這個拖把上,等會我一起
清理就行瞭。」

  「你說什麼?!你讓我……呀?!」

  棠妙雪的話還沒說完,隻見環衛大叔忽然伸出手拉住棠妙雪的胳膊,轉身將
她一把按在瞭旁邊的廁所門上,接著向驚詫莫名的棠妙雪咧嘴一笑,說道:

  「呵呵,別緊張,美人,你是鉑金俱樂部的玩偶女郎吧,我是今天俱樂部的
幸運會員,是來幫助你完成任務的……」

  說到這,隻見環衛大叔咧嘴一笑,伸手一把拉開自己的褲鏈,將裡面骯臟的
陽具掏瞭出來,對著棠妙雪甩瞭甩,淫笑道:

   「來,美人,用你的手握住它,我想先在你這漂亮的臉蛋上射一發」

  棠妙雪聞言搞清楚瞭狀況,知道不是遇到瞭變態,於是松瞭氣。

  隻見她抬頭瞥瞭眼洗手間的門,對著環衛大叔嫣然一笑,恭順地伸出纖手緩
緩握住他胯下的陽具,一邊輕輕地擼動,一邊嫣然懇求道:

  「我說這位大叔,這裡是女廁所,你在這裡玩弄我就不怕被別人看見,把你
當成變態而丟瞭工作嗎?

  要不咱們換個隱秘點的地方,你讓我怎麼伺候你都行……」

  「嘿嘿,放心吧,美人!我已經在外面掛瞭『正在清潔,請勿打擾』的牌子,
暫時沒人會進來的……」

  還沒等棠妙雪把話說完,環衛大叔便斬釘截鐵地拒絕瞭,接著,隻見環衛大
叔湊到棠妙雪的耳邊,一邊伸出舌頭舔弄她的耳垂,一邊喘著粗氣說道:

  「呼……美人,我每天都打掃女廁所,早就想試試在這奸淫女人的滋味……
來,美人,現在用你的小嘴服侍我。」

  說到這,隻見環衛大叔按著棠妙雪的粉肩將她壓在瞭自己的胯間,同時扶著
自己陽具抵在瞭棠妙雪的櫻唇上。

  棠妙雪見狀轉頭看瞭看廁所的門,發現確實沒有人進來,頓時放下心來。

  於是棠妙雪抬眼看瞭看眼前骯臟的陽具,嘴角一翹,張開櫻唇將它整個含在
瞭嘴裡,頓時,一股刺鼻的腥臭味湧進瞭棠妙雪的鼻子裡。

  「呼,美人,你的小嘴又濕又滑,真是太舒服瞭……要舔濕一點,因為等會
兒它就要插進你的小穴裡,如果不夠濕潤的話,你的小穴可是會被我操破的……」

  環衛大叔一邊說,一邊忽然伸出一隻長滿老繭的粗糙大手,毫不客氣地伸向
瞭棠妙雪那隻雪白豐嫩的左乳房,然後隔著棠妙雪的連衣裙肆意在她柔嫩的胸部
上揉捏。

  棠妙雪見狀連忙配合著拉下自己連衣裙的肩帶,扶著環衛大叔的手按在瞭自
己的乳房上,然後一邊仔細地舔弄著環衛大叔的陽具,一邊抬眼望著他微笑道:

  「大叔,等會兒奴傢要是把你伺候舒服瞭,你可要在任務書上給人傢好評哦……」

 「呵呵,真是乖巧的美人……」

  說到這,隻見環衛大叔將棠妙雪從地上拉瞭起來一把按在瞭旁邊的墻上,緊
接著將手指在口中含瞭含,然後便向棠妙雪連衣裙下的雪白美腿摸去。

  「……美人自己把大腿分開,我要看看你裙下這可愛的蜜穴……」

  環衛大叔在棠妙雪的耳邊低聲命令道,同時他粗糙的大手已經伸進瞭棠妙雪
的裙底,在她的大腿根中遊走。

  棠妙雪感到那隻正在自己胯間遊走的粗手頓時感到心頭一蕩,於是一邊嬌喘,
一邊緩緩地分開瞭自己的雪腿。

   與此同時,隻見棠妙雪翹起自己的臀部頂在瞭環衛大叔的胯間。用自己的粉白
翹臀去摩擦環衛大叔早已堅硬的陽具。

  「呵呵,這才乖嘛……」

  環衛大叔滿意地笑瞭笑,接著用嘴嘬瞭一下手指,然後一手扶著棠妙雪的翹
臀,一手伸進她的裙底,隔著她的內褲開始摳弄起她的粉嫩陰唇來。

  棠妙雪頓時被刺激的感覺嬌軀一顫,一股熱流從陰道中流瞭出來。

  「哈哈,不愧是鉑金俱樂部的玩偶女郎,這身體果然非常敏感,這麼快就出
水瞭……」

  感覺到指尖傳來的濕潤感,環衛大叔滿意地笑瞭笑,手指更加用力的開始在
棠妙雪的胯間摳弄。

  被淫水浸透的蕾絲內褲深深的勒進肉縫之中,環衛大叔手指的每一下摩擦都
讓棠妙雪感到過電般的快感。

  幸虧這種被男人玩弄下體對棠妙雪來說早就已經是傢常便飯,棠妙雪才不會
因為過度刺激而顯出異常。

  不過相對於大叔的指尖摩擦,更讓棠妙雪難以忍受的是另外一件事。

  「大叔,我……我有點內急,您能讓先我方便一下再陪您好嗎?」

         棠妙雪扶著門板,回頭望著身後的大叔嬌喘道。

  「嘿嘿,那可不行……」

  聽到棠妙雪這麼說,環衛大叔似乎更興奮瞭,隻見她伸手一把扯掉瞭棠妙雪
的蕾絲內褲,然後將它攢成一團塞進瞭棠妙雪濕漉漉的陰道。

  緊接著,隻見環衛大叔攬著棠妙雪的雪白美腿將她攔腰抱起來轉身坐在瞭旁
邊的馬桶上,然後扶著自己的陽具對準棠妙雪的肛門噗嗤一聲插瞭進去。

  「啊哈――!」

  隨著一根粗硬的肉棒插進自己的肛門,棠妙雪發出一聲不知是痛苦還是快樂
的尖叫。

  緊接著,隨著環衛大叔的肉棒來回進出她的肛門,棠妙雪感覺自己的肚子內
翻江攪海,一股熱流就要噴湧而出……

  「大叔,我……我忍不住瞭,我要尿瞭――!」

  棠妙雪皺著秀眉有氣無力的嬌喘道。

  「不許尿!在我射精前你不許尿出來!否則我就讓你用舌頭把這裡的馬桶都
給舔幹凈……」

  正在幹棠妙雪的環衛大叔顯然已經進入癲狂狀態,一邊抱著棠妙雪瘋狂抽插
她的肛門,一邊大喊道。

  聽到環衛大叔的命令,棠妙雪隻好咬著牙硬挺著,隻見隨著環衛大叔的抽插,
股股的尿液已經浸透瞭塞在棠妙雪陰道裡的內褲,順著邊沿飛濺瞭出來。

  棠妙雪暗暗慶幸今天穿的是裙子,假如還像平常一樣穿著絲褲的話,恐怕褲
子早就被浸透瞭,那樣一來自己真的就沒法回去瞭。

  聯想到自己的襠部滿是水漬的景象,棠妙雪感覺更加燥熱,本能的將雙腿分
的更大一點,同時嘴裡發出嚶嚶的嬌喘聲。

  「嗯……我要射瞭――!」

  隨著背後環衛大叔的一聲怒吼,棠妙雪頓時感到插在自己肛門中的陽具射出
瞭一股炙熱的粘液,刺激的棠妙雪渾身發抖。

  「大叔……既然你已經射精瞭,那我可不可以……」

  棠妙雪將後背靠在環衛大叔的胸膛上近乎哀求地說道。

  環衛大叔當然知道他的意思,伸手向前一把扯掉瞭塞在棠妙雪陰道裡的蕾絲
內褲,同時笑道:

  「可以瞭,你可以尿出來瞭……」

  「啊――!」

  隨著大叔的一聲令下,棠妙雪挺起腰身,向前大大的分開雪腿。

  接著,隻聽嗤的一聲,一股花黃的尿液從棠妙雪的陰道裡噴灑而出,灑滿瞭
整個衛生間的地板……

                  ***  ***  ***  ***  

    明月高懸,隻見曖昧的燈光溫暖地灑滿瞭整個咖啡廳,在這一刻,時間仿佛
都停止瞭一般「怎麼還不出來?不會出什麼事瞭吧……」

  坐在咖啡廳角落裡的璋俊看瞭看表,然後忍不住站起身來。

  可就在他起身的一瞬間,隻見一抹熟悉的倩影推開衛生間的門走瞭出來。

  「你可出來瞭!怎麼這麼長時間?你忘瞭你還有玩偶任務嗎?」

  璋俊望著翩翩而來的棠妙雪不悅地說道。

  「不要緊,任務已經完成瞭……」

  棠妙雪嫣然一笑,從兜裡掏出一個裝滿花白精液的小瓶放到瞭璋俊的面前,
然後說道:

    「……這是那邊那位環衛大叔剛剛在廁所裡射給我的,玩傢應該就是他吧……」

  璋俊聞言抬頭看瞭看那個剛從女廁所中閃出的環衛大叔,又翻開自己的文件
夾對瞭對,點瞭點頭,道:

   「沒錯,就是他,他就是咱們今天俱樂部的玩傢。」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今天的玩偶任務就完成瞭,明天見……」

  「等等……」

  就在棠妙雪起身想走的時候,隻聽璋俊忽然叫住瞭她。

  接著,隻見璋俊拿起那個裝滿精液的小瓶走到棠妙雪的身邊,對她微微一笑,
道:

  「……美人,你還有最後一個任務――那就是把這瓶精液含進嘴裡,不許咽
進去,也不許吐掉,直到明天上班,明天你來的時候我要檢查。」

  棠妙雪聞言秀眉一翹,大驚道:
  
  「你說什麼?!」


                      第十七章  視頻迷情

***********************************

  大傢好,小弟又回來更新瞭,今天看到有狼友回復問小弟後續填坑的問題,
小弟今天在這裡就統一回復一下在這篇《玩偶遊戲》結束之後,小弟我會先填那
篇《贖罪性奴隸――童曉蕾篇》,不會很長,大概十章左右就可完結。

  而後是16年的歲末征文――《綺夢女郎》,大概也不會超過二十章。

  等這些都填完瞭,小弟我準備寫個很黃很暴力的大長篇――就是好幾百章,
上百萬字,類似《尋秦記》的那種。主要是想鍛煉一下自己長篇寫作的能力,而
其中也會不時更新一些短篇或者參加征文,不過如無意外不會再開新坑瞭(因為
實在是忙不過來)

  至於大傢說的《性奴隸服務公司》因為時代實在是太久遠瞭,而且我那個蕩
神的號也被盜很久瞭,不知道還找不找的回來,如果直接用這個號填坑的話恐怕
會被封號,所以……隻能隨緣瞭。

  好瞭,話不多說,開更――!

***********************************


  第二天清晨,棠妙雪剛剛來到警局便被媛馨拉進瞭辦公室。

  棠妙雪發現,媛馨那雙原本明亮靈動的小眼睛此刻佈滿血絲,顯然她已經好
幾天沒有好好休息。

  「啊~雪姐,為瞭幫你找線索,我和琦良把近一個月藩米傢附近所有的監控
視頻都調出來看瞭個遍,眼睛都快看瞎瞭。」

  媛馨打個哈欠,一邊給自己倒瞭杯咖啡,一邊倦怠地跟棠妙雪說道。

  「嗯……」

  棠妙雪聞言什麼話也沒說。隻是對媛馨點瞭點頭,用手捂著下巴坐到辦公桌
旁,然後點頭示意媛馨繼續說下去。

  「哇!雪姐,你這什麼態度啊……」

  媛馨顯然對棠妙雪滿不在乎的表情很不滿,她將一杯咖啡放到棠妙雪的面前,
皺著繡眉道:

  「……雪姐,我知道追查兇犯是我們刑警的本職工作,再辛苦也不應該有什麼
怨言。

  但作為小組領導,見到屬下這麼拼命的工作,你就算不發獎金,起碼也應該
說點類似――

  『啊!小馨!你辛苦瞭』『啊!小馨!你們幹的不錯!』等鼓勵的話吧!

  你這種冷冰冰的態度可是會讓隊員們寒心的啊!」

  棠妙雪聞言苦笑一聲,依然沒有說話,隻是捂著下巴對著媛馨無奈地搖瞭搖
頭。

  「雪姐,你幹嘛捂著嘴?牙疼嗎?」

  媛馨望著棠妙雪奇怪地問道。

  棠妙雪聞言無奈的苦笑瞭一下,抬眼看瞭看辦公室的門,發現已經關好瞭,
於是將頭湊到媛馨的面前,向她緩緩地張開瞭嘴。

  媛馨定睛一看,隻見棠妙雪的櫻桃小口中滿是粘稠發白的精液,正隨著棠妙
雪的舌頭來回翻動著。

  「哇!雪姐,你嘴裡怎麼會有……」

  媛馨望著棠妙雪嘴裡的精液頓時大驚,但緊接著眼珠一轉,便知道瞭原因,
於是低聲道:「雪姐,你這麼做……難道是玩偶任務?」

  棠妙雪聞言點瞭點頭。

  「呵呵,這幫傢夥這是什麼變態任務都想得出來啊……」

  媛馨嘴角一翹,嘲諷地說道。

  棠妙雪聞言也無奈的聳瞭聳肩膀,並對著媛馨伸出一根手指。

  「什麼?他們命令你含一整天嗎?那你今天怎麼上班啊?等會兒還要開案情
分析會呢!」

  媛馨聞言驚訝道。

  棠妙雪聞言伸手拍瞭拍媛馨的肩膀,讓她不要擔心,同時示意她接著剛才的
話說。

  「呵呵,雪姐,小妹我是真佩服你這種萬事不急的淡定心態……」

  媛馨望著棠妙雪這幅滿不在乎的表情苦笑一下,接著抬起手,拿起隨身的筆
記本電腦放到桌面上。

  接著,隻見媛馨一邊打開桌面上的視頻文件,一邊向棠妙雪報告自己的偵查
進展――

  「……雪姐,因為攝像頭捕捉下來視頻文件隻能保持一個月,所以我們隻能跟
蹤近一個月以來藩米的行動軌跡。

  根據我們的偵查結果,這藩米平常活著就跟個耗子一樣,每天晝伏夜出,四
處跟蹤拍攝名人,但凡咱們花海市叫得出名字來的娛樂圈明星,他幾乎都跟蹤過。

  而且據我們跟蹤發現,這個藩米不止一處住宅,他在花海市各處都租瞭房子
的,咱們上次去的地方,隻是他其中的一個窩點。

  就像我前面說的,這藩米就跟個耗子一樣四處打洞築巢,所以,想要找到他
的蹤跡還真挺費勁的。」

  棠妙雪聞言點瞭點頭,隨手拿起筆,在便條紙上寫瞭一行字――

  『不管他有幾個窩,都要派人裡裡外外的調查清楚。』

  媛馨低頭看瞭看便簽紙,然後對棠妙雪點瞭點頭道:

「放心吧,雪姐,琦良隊長已經安排人去他這些窩點搜查瞭,應該很快就會有
結果瞭。」

  接著,媛馨再次點開瞭一個視頻文件。

  隻見畫面中顯示的正是棠媛二人去過的藩米所住的出租屋外面。

  隻見昏暗的街燈下,一個戴口罩、穿風衣,看不清面貌的女人鬼鬼祟祟地走
進瞭房子。

  「……雪姐,我們發現在藩米生前有個女人經常來找他,而且這個女人知道
藩米所有的藏身地,顯然跟藩米很熟。

  最奇怪的是,這女人每次的裝束都不一樣,有時打扮的很老氣,有時又打扮
的很時髦,而且還有意遮擋面部。

  顯然她是不想讓別人看出她的真實模樣,但是從走路的體態步伐來看,應該
是同一個女人。「

  棠妙雪聞言點瞭點頭,再次拿起筆在便簽紙上寫下一行字――

  『這個女人的身份能確定嗎?在藩米死亡前後這一段時間內,她的行動軌跡搞
清楚瞭嗎?』

  媛馨低頭看瞭看便簽紙,然後秀眉一皺,嘆氣道:

  「唉~不能,這女人每次出現的打扮都不一樣,而且在跟藩米見面後,她會有
意選擇繞進攝像頭的盲區後再次換裝離開。

  所以視頻組的人沒辦法摸清楚她具體是從哪個區域來的,雪姐,你說我們下
一步怎麼辦?「

  棠妙雪聞言略微沉思瞭一下,接著忽然抬起頭,對著面前的媛馨勾瞭勾手指,
示意她靠過來。

  「雪姐,你要……唔――!」

  就在媛馨納悶著坐起身,將頭伸到棠妙雪面前的時候,隻見棠妙雪忽然伸手
一把抱住媛馨的脖頸,同時紅唇用力地吻上瞭媛馨的嘴唇。

  緊接著,媛馨便感覺一股粘稠腥臭的液體湧進瞭自己的嘴裡,嗆得她差點咳
嗽出來。

  「呼……都含瞭大半天瞭,可算能放松一下瞭,他們命令我不能把精液咽下
去,也不能吐掉。但沒說不可以讓別人幫忙含著……」

  棠妙雪拿起桌上的水杯漱瞭漱口,心情舒爽地說道。

  「嗚、嗚、嗚……」

  媛馨沒想到棠妙雪竟然會用這一招,隻好瞪著小眼睛滿臉驚訝地望著棠妙雪
哼唧。

  「不許吐出來!也不許咽下去!

  嘻嘻,反正小馨你也經常吃你傢主子琦良的精液,不如你就先幫我含一下,
等會開完會後再還給我好瞭。」

  棠妙雪望著媛馨驚訝的表情調笑道。

  媛馨聞言秀眉一皺,也學著棠妙雪拿起桌上的筆在便簽紙刷刷點點地寫瞭一
行字――官大一級壓死人,雪姐,算你狠!

  「嘿嘿,識時務就是好同志……」

  棠妙雪邊笑邊拉過筆記本電腦,指著上面的神秘女人說道:

  「……小馨,接下來你和琦良帶著人分成兩隊進行調查。

  一隊拿著這個女人的視頻截圖分別在藩米各住所周圍進行排查。

  尤其是攝像頭盲區,更要仔細詢問那裡的住戶,說不定就會搞清楚這女人的
行動軌跡。

  另外一隊則去各大高檔時裝店和珠寶店排查。

  雖然這個女人蒙著面,但是她身上穿著的這件風衣和高跟鞋可都不是便宜貨,
尤其是她垮著的這個女包,看這款式和花紋,很有可能是某個著名品牌的限量款。

  一般來說,限量款的奢侈品都有比較詳細的銷售記錄,隻要拿到這個銷售記
錄,說不定就能搞清楚這個女人的身份,那樣一來……」

  「咚、咚、咚……」

  棠妙雪的話還沒說完,隨著一陣敲門聲響起,隻見一個小刑警探頭進來對她
說道――

   「棠隊長,你上次拿回來的那個SD卡技術組的人已經破解出來瞭。」

  「是嗎?太好瞭!快拿過來看看!」

  棠妙雪聞言大喜,連忙抬手招呼小刑警進來。

  小刑警聞言推開門來到棠妙雪身邊,並將手中的U 盤插在瞭棠妙雪的筆記本
電腦上,同時說道:

  「棠組長,那張SD卡中一共有三個文件,兩個視頻文件,一個音頻文件。

  其中兩個視頻文件比較清晰,但是那個音頻文件因為雜音太大,技術組的人
還做進一步降噪處理,所以就沒有拿過來。」

  「哦,是嗎?沒關系,那就先看視頻吧。」

  說完,棠妙雪點開瞭視頻,沒想到這一看,棠妙雪頓時秀眉一跳,驚訝道:

  「怎麼會是他們倆?!」

  ***  ***  ***  ***

  花海分局會議室中。

  局長琨沙、省反恐小組組長蘇俊威、刑警隊長琦良、棠妙雪,以及媛馨等幹
警齊聚一堂。

  他們誰也沒有說話,全部都把目光集中到瞭面前投影儀熒幕的景象上――隻
見畫面中呈現的是一個裝修簡單的客廳,而在客廳中央的地板上,則躺著一個絕
色美人,正分著美腿對著屏幕坐著各種不堪入目的淫靡動作。

  隻見這個美人身穿一身韻律健美服,輕薄的佈料緊緊地包裹著她的嬌軀,將
她那玲瓏曼妙的嬌軀充分展現在鏡頭前。

  而且此刻她韻律裝的胸口和胯間都被剪開瞭,以至於她那對豐滿白皙的乳房
和嬌嫩欲滴的陰唇都毫無保留地露瞭出來。

  更讓人窒息的是,此刻在她身邊竟然站著兩個黑人。

  隻見這兩個黑人一前一後地站在美人身旁,挺著他們那根粗長的甚至有些驚
悚的黑色陽具正抽插著美人的嘴巴和下體。

  身穿韻律裝美人則躺在地上,將自己那雙修長潔白的美腿大大的分開,迎合
著身下黑人陽具進入自己濕潤的陰道。

  與此同時,隻見她伸出小手,攥著前面黑人兒臂般粗硬陽具抵在自己的俏臉
上拼命的擼動。

  而美人的身上的韻律裝則早已經被汗水和淫水浸透,以至於美人仿佛赤身裸
體的被套上瞭一層保鮮膜,身體各個部分都若隱若現地展現在鏡頭,讓人忍不住
食指大動。

「哇塞,太刺激瞭!你們兩個把這個賤人抱起來幹!我要來瞭!咱們仨把精液
都射在這女人的臉上!」

  就在這時,鏡頭裡忽然傳來一聲激動而又瘋狂的男人吼聲。

  隨著這聲命令,隻見其中一個黑人轉身坐到瞭在沙發上,然後一邊擼動著自
己的黑陽具,一邊抬腿在那位美人的翹臀上踢瞭一腳。

  而那位美人聞言也激動的秀眉一翹,撐著嬌軟無力的胴體站起身來走到黑人
的身邊,把早已被幹的殷紅的陰唇對準黑人的陰莖,表情激動地坐瞭下去。

  「就是這樣!快用力幹我!當著我男友的面用幹我!我就要高潮瞭!」

  此時那位美人似乎也已經被兩個黑人操弄的進入瞭癲狂狀態。

  而另一個黑人聞言則配合著來到濕身美人的身邊,趁著美人張開嘴巴呻吟的
時候,將自己的陽具插入她的喉嚨。

  隻見他坐在黑人身上大大地分開雙腿,主動手扒開陰唇,臀部一上一下的在
黑人身上聳動,淫蕩的叫喊響徹整個房間。

  「媽的!老子要來瞭!你這蕩婦把奶子捧起來,老子要射在你的乳溝裡!」

  隨著剛才那陣聲音響起,隻見一個赤身裸體的男人走進鏡頭,隻見來到美人
的身側,扶著早已粗硬的陽具抵在美人的俏臉上拼命擼動。

  而美人也配合著一把拉下自己韻律裝的肩帶,捧起那對早已因為汗水而顯得
圓潤滑膩的雪白乳房,癡纏地準備迎接男人的噴射。

  「媽的!老子就喜歡看你這種被人輪奸居然還能高潮的賤樣!你真是老子的
完美女友!啊!射瞭――!」

  隨著男人的一聲怒吼,隻見一股粘稠的精液從他的龜頭噴出,直接擊打在美
人雪白的乳溝間,將她的胸部糊成瞭花白的一片。

  而站在美人另一側的黑人則伸手拽著她的頭發,將她的俏臉對準自己的陽具。

  接著,隻見那個黑人馬眼一陣劇烈的抖動,隻見大股的白色液體從他的陰莖
噴射而出,直接激射在美人的嘴裡、臉上、乳房上。

  直到美人被噴得全身都是,甚至連左眼也被精液糊住無法睜開。

  射完之後的黑人和男人則再次把陰莖抵在美人的臉龐。

  而美人則伸手扶住二人的陽具分含進嘴裡用力吸吮他們骯臟的龜頭,直到把
最後一滴精液吞進口中,然後才笑盈盈意猶未的盡用手指抹起乳溝上的精液送進
嘴裡用舌頭攪動著。

  「好,暫停一下。」

  隨著棠妙雪的一聲高喊,隻見她表情嚴肅的走到屏幕前,指著屏幕中間的美
女對辦公室內的其它同事說道:

「各位,這個女人就是恐襲案中的被害人蔡小昭,而這個男人,則是另一件謀
殺案的被害人藩米。」

  「藩米?」

  一聽棠妙雪這麼說,局長琨沙抬起頭望著她問道:「就是大橋焚屍案那個被
害人嗎?」

  「是的。」

  棠妙雪點瞭點頭,接著解釋道:

  「根據媛馨仔細地分析視頻發現,這個蔡小昭在案發前與藩米的聯系十分的緊
密,經常化妝前往藩米的住所與他會面。

  而且通過這個視頻我們可以確定,蔡小昭與藩米應該是情侶關系,最起碼是性
伴侶……「

  「嗯,棠隊長,既然兩個案件的被害人蔡小昭和藩米是熟人,那是不是意味
著恐襲案和大橋焚屍案有聯系?」

  琨沙聞言接著問道道。

  「嗯,應該是有聯系的……」

  棠妙雪點瞭點頭,接著說道:

  「……我和琦隊長曾對恐襲案的現場錄像做過研判,發現那是一起被偽裝成恐
襲案的謀殺案,再加上藩米的被殺……

  所以我們推測,他們倆的死應該是一起有目的連環謀殺案,而目的則是為瞭
滅口。小馨,你來給大傢解釋一下……」

  棠妙雪說到這,用手指瞭指坐在旁邊的媛馨,想讓她上臺接著說,沒想到媛
馨竟然驚慌地指瞭指自己鼓囊囊的小嘴。

  而這時棠妙雪才想起來,媛馨的嘴裡還含著精液,於是連忙咳嗽瞭一下,把
話收回來接著說道:

  「咳咳,還是我來說吧……

  是這樣的,我和媛馨在做藩米的背景調查時,發現他是一個專門靠敲詐權貴
而生的狗仔。

  所以我推測,這個蔡小昭很可能是藩米安排在玩偶大賽內的內鬼,藩米通過
蔡小昭掌握瞭某個『大人物』的把柄,想趁機敲一筆。

   結果玩砸瞭,反而雙雙被這位『大人物』派人滅瞭口。」

  「嗯,從目前掌握的證據看,你這種推測確實很合理……」

  琨沙聞言認同的點瞭點頭,接著問道:

  「……那麼關於這位有作案動機的『大人物』,棠隊長,你有什麼想法沒有,他
有可能是誰?」

  「有,有一個人嫌疑非常大……」

  說到這,隻見棠妙雪伸手點開瞭第二個視頻,隻見投影幕上再次出現瞭一副
淫靡的畫面――這次視頻展示的是一個霧氣蒸騰的高級浴室。

  隻見視頻之中,蔡小昭赤裸著雪白的嬌軀,正坐在一個身材肥碩的胖子身上
起伏著。

  而在這對正在盤纏大戰的男女身旁,竟然還站著另一個身披輕紗,嬌軀若隱
若現的絕色美人。

  透過霧氣仔細一看,隻見那位侍立旁邊的絕色美人竟然就是玩偶女郎瑤青嵐。

  「哇――!蔡小姐!你的小穴真的是又緊又濕!但我想先嘗嘗這個玩偶女郎
的滋味,行嗎?」

  隻見這個胖男人抱著蔡小昭的裸體,在她汗津津的雪白翹臀拍瞭一下,喘著
粗氣說道。

  「呵呵,當然沒問題……」

  聽到胖男人這麼說,蔡小昭微微一笑,赤身裸體的從胖男人的身上站瞭起來,
隻見胖男人的陽具噗嗤一聲便從蔡小昭的陰道裡彈瞭出來。

  接著,隻見蔡小昭扶著胯下胖男人那濕漉漉的陽具對著旁邊瑤青嵐使瞭個眼
色,微笑道:

  「瑤青嵐!你聽到沒有,瑞先生想要你!還不快過來,用你的嘴幫瑞先生把
陽具舔幹凈!」

  「這……」

  一聽蔡小昭這麼說,瑤青嵐頓時愣瞭一下,本能的低頭向胖男人胯間望去。

  隻見胖男人的陽具粗如兒臂,而且上面掛滿瞭蔡小昭和胖男人交合濕產生的
粘稠體液,瑤青蘭繡眉一皺,沒有動作,顯得不太願意。

  「嘻嘻,怎麼?蔡小姐,好像她不是很願意啊……」

  胖男人望著眼前遊移不定的瑤青嵐,一邊伸手揉捏把玩著旁邊蔡小昭雪白的
乳房,一邊望著不遠處瑤青嵐淫笑道。

  「呵呵,不是不願意,隻是瑞先生你的陽具太粗大瞭,把她嚇著瞭……」

  蔡小昭挺著雪白的酥乳一邊任胖男人玩弄,一邊轉過頭來對瑤青嵐一瞪鳳目,
冷然道:

  「瑤青嵐,你猶豫什麼呢?!還不快過來服侍瑞先生……」

  一見蔡小昭這幅嚴厲的表情,瑤青嵐似乎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過去瞭。

  於是,隻見瑤青嵐一咬銀牙,緩緩地脫下瞭自己身上的紗衣,然後赤裸著雪
白的胴體跪在地上,像小狗一樣緩緩地爬到胖男人的胯間張嘴含住胖男人的陽具,
開始用舌頭仔細舔弄胖男人陽具上面花白的粘液。

  而胖男人則滿臉驚喜地望著胯間舔弄自己陽具的瑤青嵐,滿臉驚喜地對身旁
的蔡小昭說道:

   「呵呵,真沒想到,你居然有辦法讓大名鼎鼎的『玩偶女郎』瑤青嵐幫你幹
私活。

  我聽說這位女王大人高傲的很,除瞭出任務,從來不私下服侍男人的……」

  「呵呵,隻要瑞先生你想,我可以讓這個玩偶女王當著你的面,趴在狼犬的
身下被狗操……」

  說到這,隻見蔡小昭忽然抬腿在瑤青嵐那雪白的翹臀上重重地踢瞭一腳,對
她大喝道:

  「別糊弄事!給我全部含進喉嚨裡仔細舔!不然我就讓你身敗名裂!」

  而翹臀受瞭這一腳,隻見瑤青嵐聞言俏臉一沉,無比怨恨地瞥瞭一眼身旁的
蔡小昭。接著張開嘴唇,將胖男人的整根陽具都含進瞭口中。

  「哈哈哈――!太好瞭!我今天非操爛這玩偶女王的小穴不可――!」

  說到這,隻見胖男人興奮的站起身,拽著瑤青嵐的長發將她反身按在瞭旁邊
的浴強上,然後把瑤青嵐雪白修長的美腿扛在肩上,起身壓瞭上去………

  就在此時,棠妙雪按下瞭暫停鍵,然後指著屏幕對眾人說道:

  「這段視頻是偷拍的,有點模糊。不過還是看得出來,屏幕中瑤青嵐是受到
蔡小昭脅迫才會服侍這個胖男人的。

  而且經過我們對蔡小昭過往玩偶比賽的成績排查,發現原本她的成績是不足
以成為大賽熱門的。

  但不知道怎麼的,最近的一段時間以來,瑤青嵐不管參加任何比賽、娛樂采
訪、甚至上電視節目,都會帶著這個蔡小昭。

  而這個蔡小昭也借助瑤青嵐的名氣成為瞭此次大賽的熱門,但經過我們的調
查,這個蔡小昭在此之前並不認識瑤青嵐,瑤青嵐沒有理由如此提攜她。

  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個蔡小昭一定是掌握瞭瑤青嵐的某個把柄,並以此
為威脅讓瑤青嵐為她的上位鋪路。

  而蔡小昭獅子大開口提的要求太過分,所以才………「

  「………所以你猜是這個瑤青嵐殺瞭這個蔡小昭嗎?」

  琨沙聞言頓時眉頭一皺,說道:

  「棠隊長,這個瑤青嵐可不是一般人物。

  她是玩偶女王,是此次大賽的焦點人物。說她是兇手,你可有確實證據?」

  「嗯,這個隻是我們的猜測,至於證據嘛,目前……」

  「滴滴……」

  棠妙雪話還沒有說完,身邊的手機忽然響瞭起來。

  棠妙雪聞聲一愣,對眾人點頭示意瞭一下,拿起手機放到耳邊一聽。

  緊接著,隻見她頓時繡眉一跳,對著手機驚訝道:

  「你說什麼?!有緊急任務?!」


喜歡的話,請點擊 →_→ 謝謝支持!



上一篇:【剝掉的牛仔褲之噩夢來臨】(下)(完)【
下一篇:【韓警官綠帽同人之警妻墮人深淵】(2)【作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