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精靈、公主】(04)【作者:黑色的火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腦袋有洞系列──SQUEEZ學園】(23)【作者:

下一篇:【寶蓮燈之極品沉香】(03)【作者:北鬥星司


作者:黑色的火
字數:5879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四章奇怪的風俗)肉戲開始

  「這位先生看起來確實是中毒瞭,而且還是一種很強烈的慢性毒藥。」

  村長反復又檢查瞭老馬爾斯的眼球、肌肉等狀況,得出瞭最終的答案:「這
應該是獸人一族所慣用的叫做獸人烙印的毒素,隨著毒素的擴散,中毒者會慢慢
地變化成半獸人,受到施毒者的支配。」

  眾人不免倒吸一口涼氣,尤其是哈魯法傷心地握住老仆人的手,焦急而又無
助地看著村長,問道:「那您肯定有辦法救他是不是,求求您快救救他吧。」

  村長說道:「這種毒素已經超越瞭一般的醫理范疇,老夫醫術有限恐怕也是
愛莫能助。」

  「不,不會的,您一定有辦法救他的,他不能死,馬爾斯你回答我!」

  這種悲傷的氣氛感染著屋內所有人,村長的孫女吉娜盡管是第一次見到哈魯
法他們,但也難忍這沉重的心情,她說道:「爺爺你的醫術這麼高明,求求你救
救這位可憐的人吧,如果你也救不瞭他,那麼還有誰能救他呢。」

  村長看著老馬爾斯又看看孫女似乎陷入瞭困境當中,顯得有些猶豫,他說道:
「好吧,雖然成功的幾率很小,但不妨試一試,你們帶他跟我來。」

  哈魯法頓時振作精神抱起老馬爾斯跟著村長,一行人往那村外的一座山頂走
去,其中吉娜驚呼瞭一聲:「那不是去神廟嗎?」

  眾人走瞭有半個多小時總算是到達山頂,這裡的景色十分荒涼,隻有幾株灰
黃的植物還在勉強搖擺,反而是那精致神秘的廟宇吸引瞭大傢的註意力。

  它四四方方不過二十多平的樣子,門楣上什麼也沒寫,隻是刻畫著許多神秘
復雜的圖案和符文,如果仔細一看,在陽光直射下那符文還會發出五彩的光芒,
真是神奇的很。

  村長望著大傢說道:「這裡是我們亞美村最神聖的地方亞美神廟,很少有外
人上來,但今天是為瞭救人免不瞭破一破例,大傢跟我來,千萬別說話,記住瞭。」

  一旁的吉娜擔心地又補充瞭一句:「你們中途不要說話,否則就會被神廟吃
掉,再也見不到瞭。」

  哈魯法點點頭表示明白,而碧黛兒則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村長站在廟門前低聲吟唱著某種咒語,不一會兒緊閉著的沉重廟門竟然緩緩
地打開瞭,廟裡面一點光都沒有,透出來的黑暗仿佛有吸噬靈魂的能力。

  村長不發一語帶頭開始往裡走,大傢緊跟在他後面,那小小的一間神廟進入
後才發現別有洞天。

  「這裡、好大啊!」

  碧黛兒不禁發出由衷的感慨,整個神廟內部的空間比外面所看到的大十倍都
不止,廟內隻有兩排燈柱點著油燈,一條直道走下來,面前出現瞭一座兩米高的
神像,樣子依稀能看出是一位男性,他的下半身赤裸著,露出極大的陰莖。

  「呀!這是什麼?」

  吉娜還是第一次進入神廟,見到這明顯的男性特征,嚇得當場驚叫起來,反
觀碧黛兒倒是盯著神像看得津津有味。

  村長對著神像十分虔誠地跪拜在地上,吉娜和馬林也跟著跪倒在地上行禮,
哈魯法他們因為是外村人,不必遵守這些規矩。

  三拜九叩後,村長站起身來指著神像介紹道:「這是我們亞美人世世代代所
信奉的神明,日神,他有著無邊無際的神力。」

  哈魯法心急老馬爾斯的性命,根本不想聽村長講這些陳年破事,但目下又有
求於人,不敢打斷他說話。

  「亞美村曾經發生過一次自然災害,全村的人都患上瞭狂熱癥,高燒七天,
最後脫水而死,原以為這次是滅族的大禍。」

  「在那一天,有一名村民竟然發現從神廟裡流出瞭一條小溪,水流清澈幹凈,
大傢覺得這一定是神明的旨意。便有幾個膽大的人接過清水一飲而盡,沒想到高
燒不止的狂熱癥止住瞭,身體也開始慢慢恢復。」

  說到此處村長的眼睛隱隱泛出淚光,當年的慘狀歷歷在目,他激動地說:
「從此以後我們更加虔誠地信奉日神,隻是聖水卻幹涸瞭。」

  「什麼!那馬爾斯還有救嗎?」

  哈魯法聽村長說瞭半天的廢話,寄希望於他口中所說的神奇的聖水沒想到已
經沒瞭,他當下的心情沮喪又憤懣,「你搞瞭半天什麼辦法都沒有,是在耍我嗎?」

  村長不以為忤,隻是含有深意地笑瞭笑,接著說道:「後來我們開始慢慢發
現其實我們的村民喝瞭聖水之後,那聖水就相當於留在瞭我們自己的體內,隻要
我們想要就能夠取之不竭,隻是……」

  村長刻意又停頓瞭一下,哈魯法真想把這個老頭吊起來打一頓,他摸著白胡
子接著說道:「隻是我們又發現聖水隻有女性的體內才能生產而出,男人是沒有
辦法生產聖水的,還必須使用特殊的方法。」

  眾人的目光頓時聚焦到吉娜身上,她現在就是一顆能夠行走的靈丹妙藥。

  村長將吉娜喚到身邊,對她說:「現在這位先生身中劇毒,性命危在旦夕,
你願不願意幫助他。」

  「爺爺,隻要能救到這位老先生,吉娜什麼都願意做。」

  「很好,那你把衣服脫瞭吧。」

  吉娜的臉一下羞紅瞭,她不過是個十八歲的小姑娘,連男人的手都沒碰過,
現在竟然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脫光衣服,這實在是太難為情瞭。

  但她轉頭再瞧見躺在地上痛苦萬分的老馬爾斯,把心一橫,隨著手指的翻動,
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地脫瞭下來,露出她那雪白滑溜的青春肉體。

  在場的所有人除瞭老馬爾斯因為劇毒渾渾噩噩的,其他人的目光都放在瞭吉
娜的肉體上,盈盈隻堪一握的嬌乳和那不足一抱的細腰,瀑佈般的黑長發滑落在
鎖骨和胸前,真是有欲語還休的迷人美色。

  吉娜的身子發燙的厲害,大傢的目光好像太陽發出的光芒帶著溫度,要把她
烤熟瞭,身子燥熱的不行,那緋紅色的肌膚好像紅寶石散發著迷人的氣息。

  村長望著自己孫女的媚態,竟然也有瞭一瞬間的失神,好在他這麼多年的歲
月不是白長在臉皮上的,收心定神之後讓吉娜平躺在祭壇上,他開始圍著吉娜跳
起瞭某種神秘的舞蹈,似乎是某一種神秘儀式。

  「希望村長真的有辦法能救馬爾斯。」

  哈魯法在一邊為老馬爾斯祈禱著,碧黛兒卻生氣地對他說:「你的眼睛在往
哪裡看!你這個大色狼,這老頭都要死瞭,還光顧著看女人。」

  「胡說,我是在看村長怎麼救馬爾斯,你要是再吵我可不饒你。」

  「有本事就來呀。」

  兩人之間的火藥味十足,要看著就要大打出手。

  「喂!我說都什麼時候你們還在那裡瞎吵,你!過來,幫我一把。」

  村長指瞭指哈魯法,「我嗎?」

  哈魯法雖然不知道村長的用意,但目前也隻能聽他的吩咐。

  「你抓著吉娜的兩個奶子,不斷地揉搓她的乳頭,趕快!」

  「什麼!這種事情讓我做嗎?」

  「混蛋,我要是空的出手來,還要你幹嘛?」

  村長說這話的時候手指已經在孫女的小穴裡翻飛,吉娜的口中不斷地呢喃著:
「爺爺、爺爺,不要,我好難、好難受。」

  這種關頭哈魯法雖然十分的不願意,但隻能是照著村長的吩咐抓住吉娜的兩
顆小奶頭不斷地對它搓揉,那兩顆粉色的小櫻桃漸漸地變大變硬起來,這還是哈
魯法第一次接觸女孩子的身體。

  他十分的震驚,感到非常新奇,更讓他吃驚的是他發現隨著自己對乳頭的揉
搓,吉娜的奶子竟然隱隱有變大的趨勢,是自己的錯覺嗎?哈魯法對此表示難以
置信,他趁著大傢沒有註意,用自己的手掌覆蓋到吉娜的胸上進行確認一番,沒
想到自己的那隻大手竟然完全覆蓋不住吉娜的胸部。

  「看樣子,還是不行。」

  村長停瞭下來,掏出濕漉漉的手指細細地聞瞭一遍,在他看來這聖水的等級
還是太低瞭,不足以救人的性命,「那可怎麼辦呢。」

  村長沒有回答哈魯法,沉吟瞭一會,才說道:「你過來,換你來試試。」

  村長指著碧黛兒說道,一邊的碧黛兒顯然吃瞭一驚,這裡面竟然還有自己的
事,她可是精靈族高貴的公主殿下怎麼可能被一個糟老頭這樣子玩弄。

  「別開玩笑!你當我是什麼人,要我聽你的命令。」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恐怕也無能為力瞭,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村長等等,村長。」

  哈魯法連最後一絲的希望都快要斷絕,他哀求著村長,但對方卻隻是連連搖
頭。

  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在碧黛兒的身上,哈魯法雖然不喜歡她,但也隻能是求
她,「你能不能……」

  「不能,你不要妄想我會去做這種事。」

  哈魯法還沒說完就被碧黛兒打斷,她的語氣十分的堅決。

  「你就不能看在我們救過你的份上,這次救救馬爾斯嗎?」

  碧黛兒一下愣住瞭,說起來自己確實是被馬爾斯救過,身為精靈族的公主她
從小就懂得要知恩圖報,但要自己脫光瞭衣服躺在那兒任那個遭老頭子玩弄,實
在是讓她難以接受。

  「你!過來!」

  碧黛兒十分不情願地用手指瞭指哈魯法,「我?我嗎?怎麼瞭?」

  「你來!你個白癡,你要是敢占本小姐的便宜,看我不把你大卸八塊。」

  哈魯法就這麼糊裡糊塗地變成瞭村長的助手。

  「世風日下呀,現在的年輕人都不願意跟老年人玩在一起瞭,唉。」

  「村長你在說什麼?」

  「沒什麼!快點開始吧,我們這個迎取聖水的儀式是很莊重的,你小子給我
好好學著。我做什麼你就跟著做什麼,明白沒有。」

  「明白瞭。」

  村長望著美艷絕倫的碧黛兒隻得連嘆三聲,這麼大好的機會實在是可惜瞭。

  他伸出自己的黃金右手一下往吉娜的私處探去,這讓一邊的碧黛兒和哈魯法
都吃瞭一驚,剛才可沒有這個步驟的,怎麼突然就變瞭呢。

  哈魯法的手抬起放下,又抬起又放下,不知道該如何自處。

  碧黛兒索性把頭偏到一邊裝作沒看見,如果這小子膽敢真的對自己動手,她
可饒不瞭他。

  在村長的全力施為下吉娜嬌喘連連,嘴裡不清不楚地喊著爺爺、爸爸的,又
是不要又是舒服的,真是鬧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村長掏出濕漉漉的手指放到嘴邊品嘗瞭一口,咂咂嘴說道:「味道還是淡瞭
些,看來還得再加把勁才行。」

  他轉頭看看哈魯法那邊的情形,不由得大怒道:「喂!我說你們在幹什麼,
怎麼還沒開始!時間可不等人,他要是待會死瞭可別後悔。」

  哈魯法看瞭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老馬爾斯,咬咬牙剛想對碧黛兒說些什麼,
誰知她已經脫下自己的衣服乖乖地躺在瞭祭壇上,她緊咬著嘴唇,看她眉頭皺縮
的程度就知道她內心有多麼的難受和痛苦。

  這一刻哈魯法對碧黛兒一下子改觀瞭,他走到碧黛兒的身邊輕輕地對她說瞭
聲謝謝,後者身體的肌肉一下松弛下來沒有再那麼緊繃。

  「那麼我要開始瞭。」

  哈魯法學著先前村長的樣子,抓著碧黛兒的酥胸開始揉搓,這跟剛才摸吉娜
的胸脯完全不同,真是太奇妙瞭,肉肉的軟軟的,又非常得有彈性,溫度又剛剛
好,每抓它一下碧黛兒的鼻腔中都會發出淺淺的呻吟聲,酥酥軟軟的真好聽。

  「難怪那時候阿大那三隻獸人會那麼興奮,女人的身體真是好玩。」

  「小子差不多瞭,可以開始摸她的下面瞭。」

  一邊的村長在榨取吉娜的聖水時還不忘給新手哈魯法進行指導,哈魯法照著
村長的指示把手一點一點摸向瞭碧黛兒的下體私處,那豐滿突起的陰戶讓她感到
前所未有的刺激,這就是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嗎,自己現在就在撫摸著她們。

  碧黛兒每一下粗重的鼻息都在告訴哈魯法她內心十分地緊張,「那麼,我要
進去瞭。」

  兩人同時好像要奔赴刑場一樣下瞭巨大的決心,當哈魯法把手指伸進瞭碧黛
兒的小穴之中的剎那,兩人同時驚呼一聲,這洞穴實在是太美妙瞭。

  濕滑濕滑的,又熱的厲害,重要是它還是咬人,好像食人花一樣有著牙齒緊
緊地咬著你的手指不放,當哈魯法想把手指撤出時小穴裡有一股強大的吸力在吸
扯著它,好像不願它離開。

  豆大的汗水在碧黛兒的額角滑落,她的臉色緋紅,十分地想叫喊出來,但當
著這麼多人的面可怎麼開的瞭口。

  「看樣子,還是不太行。」

  村長在第二次品嘗瞭吉娜的聖水後得出這個結論,「現在獲取到的聖水的品
質還是太差瞭,還不足夠解毒的。你那邊怎麼樣。」

  哈魯法掏出瞭手指,他不懂怎麼鑒別聖水的品質,但是趁沒人註意的時候自
己放到嘴中偷偷嘗瞭一口,發現味道和平時喝的水是不太一樣,有點酸酸的又有
點甜甜的。

  村長在品嘗過碧黛兒的聖水之後還是給出瞭無法救人的結論,「那可怎麼辦
呢,如果連聖水都不行的話,是不是馬爾斯就沒救瞭。」

  哈魯法想到傷心處眼淚要忍不住落下來,「沒辦法瞭,隻能試試這個辦法瞭,
真是作孽呀。」

  「什麼辦法?」

  「單純的聖水可能是沒辦法救那位先生的性命,但我們族中還有一種除瞭聖
水之外的秘藥,但隻有夫妻配合才能配置完成。」

  「難道是,做菜?」

  村長差點腳步一滑摔個狗吃屎,「你個白癡,怎麼可能是做菜這麼簡單的事,
咳咳,當然這件事說起來也是蠻簡單的。」

  村長忽然嚴肅起來,對碧黛兒問道:「我要先問下這位小姑娘,你結婚瞭沒
有?」

  「沒、沒有。」

  碧黛兒偷眼看瞭看哈魯法,「那就好,這種事情萬一男女雙方有人結婚瞭就
麻煩瞭,還得去征求另一方的同意。」

  「所以,到底是什麼方法。」

  村長的臉色一點一點底由白轉紅又變成黑色,「你個白癡!大白癡!這種事
情用腦子想想都知道,就是生孩子呀,白癡大白癡。」

  哈魯法摸瞭摸頭十分歉意地說:「不好意思,我實在是不知道。原來是這麼
回事。」

  「氣死我瞭。好瞭,廢話不多說瞭,現在馬上開始吧。」

  「等等!」

  哈魯法突然喊道,「你又怎麼瞭,該不是連怎麼生孩子都不知道吧,那你就
看著我做,我怎麼做你就怎麼做。」

  「不是的,隻是你要跟吉娜做這個嗎?她、她不是你的孫女嗎?這樣真的沒
關系嗎?」

  還以為是什麼問題,村長狠狠地白瞭他一眼說道:「在我們村裡,凡是年輕
男女結婚,第一天晚上都是要送到長老所進行開光的,女的就由我和其他幾位長
老來負責開光引導,男的則是由她們成年人生育管理所裡的那些老女人來負責,
所以我也不過是把這個程序提前瞭些,反正以後都是要做一遍的。」

  哈魯法驚得下巴都差點脫臼,還是第一次聽說這麼奇怪的風俗。

[ 本帖最後由 皮皮夏 於 2017-11-8 12:04 編輯 ]

上一篇:【腦袋有洞系列──SQUEEZ學園】(23)【作者:
下一篇:【寶蓮燈之極品沉香】(03)【作者:北鬥星司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