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盛世】(04)【作者:2804414863】

分类:武俠情色   人氣:99999+

上一篇:【蘭斯8外傳:弒神者VS鬼畜王】(35)【作者:

下一篇:【東方同人墜入樂園的神鷹】(1-10)【作者:


作者:2804414863
字數:5537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第四章、鐵檻寺

  這一日天朗氣清,惠風和暢,頭頂碧霄浮雲相映成趣,正是出遊的好天氣。

  一輛馬車從榮國府便門出發,緩緩駛向城南。馬車周圍幾個老婆子簇擁著,
又有健壯傢仆跟在後面,一看就知是頗有地位的女眷出行。

  街口一個買著湯餅的老頭瞅瞭瞅這大隊人馬,放下手裡的活計,轉身進瞭一
條胡同,不一會,老頭歡天喜地的拿著幾塊碎銀子出來,拾掇拾掇東西,哼著戲
回傢瞭。

      ——————————————————————

  「二奶奶,這是上月收上來的銀子…」何老二畢恭畢敬的把沉甸甸的一袋子
交給平兒,平兒打開看瞭看,把袋子放到瞭馬車裡。

  「怎地這回銀子這麼多?」馬車裡傳5出一道聲音,鶯啼燕轉,清脆如鈴。

  「回二奶奶,有戶人傢央瞭自傢親戚,湊夠瞭本息,一次還夠瞭,這才多出
來這些銀子。」何老二低著頭,斟酌著語句。

  「嗯…」聽得出來馬車裡人很滿意,「幹的不錯。」

  「都是您傢的功勞,小人不過混口飯吃。」何老二說著,臉上露出難色,
「不過,小人手底下一個弟兄收錢時不小心被押進瞭牢裡,不知二奶奶……」

  「就說是我榮國府的人,撈出來就是瞭。」馬車裡人不耐煩的說,頓瞭頓,
「要是無事,你就先退下吧,記得下月的份額。」

  「小人告退。」何老二低著頭退到路邊,低眉順眼,聽著軲轆碾石子的聲音,
看著馬車走遠。

  站瞭一會,等到馬車的確走遠瞭,這才回頭吩咐心腹,「把我剛才說的都記
下來,趕快去鐵檻寺,說給門口楊樹下的那人聽,莫要多言,趕快!」

  心腹點點頭,邁開雙腿小跑過去。

  見手下人跑遠,何老二嘆瞭口氣,不是我何老二對不起二奶奶,隻是形勢所
逼,迫不得已。

      ——————————————————————

  屋子裡,兩人靜坐,一人喝茶,一人翻看著什麼。

  「這王熙鳳膽子還真大,借著榮國府的名頭放貸,弄的幾百人傢破人亡,就
不怕查出來,不僅榮國府要被抄,她自己也得被送教坊司裡?」一道嘲諷的聲音
響起,上報的密信被甩在桌子上,對面的張軒明笑瞭笑,「這與你又有何幹系?」

  「哼,你可是說好要把這鳳辣子賞賜給我,上回那個秦可卿長的不錯,就是
性子太軟,剛說幾句就淚流不止,我都沒有調教的念想。」對面的人噘著嘴,不
滿的說。

  「好,好,都給你。」張軒明敷衍著回瞭一句,伸手把對面人拉近自己身邊
打量起來。

  那人身著淡青的長袍,一身讀書人打扮,但面若白玉,眼似秋水,眉如柳葉,
櫻唇粉嫩,長相又嫵媚無比,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來是個傾城美人。

  「幹什麼!」美人被看的臉紅,白裡透紅的臉蛋煞是好看,「如意,你這女
扮男裝扮的……真好看。」張軒明嬉笑著捏瞭捏美人的臉蛋,膚如凝脂,光滑又
不失彈性。

  「哼!」美人撇瞭撇嘴,「我要不這樣,你還讓我出來嗎。」

  「哈哈,我的錯,我的錯。」張軒明幹笑幾聲,剛想解釋幾句,一道靚影從
門外走進來,「殿下,小主,那王熙鳳到瞭。」

  「哦,」進來的人正是幾日不見的秦可卿,原來清麗可人的少女現在卻紅著
眼睛皺著眉頭,每走一步就要停一下,看起來難受無比。

  「這是…」張軒明饒有興趣的看著秦可卿,「如意,你又幹瞭些什麼?」武
如意咯咯笑瞭幾聲,嬌聲對秦可卿命令道「你這小浪蹄子,還不快讓殿下看看我
新教你那幾招。」

  「是」秦可卿俏臉通紅,扭捏著走到二人面前,解開衣襖的帶子,光潔的身
子就露出大半,隻留下肚兜和褻衣遮住要點。

  「嗯?」張軒明一眼就看到秦可卿的褻衣,鼓鼓囊囊的像包裹著什麼東西,
「這裡…」張軒明指瞭指褻衣,「有什麼東西不成?」

  「這可是洞天福地流傳出來的仙傢東西。」武如意一臉得意的邀功,走上前,
在秦可卿嬌叫中扯下褻衣。

  隨著褻衣的束縛解開,有什麼東西彈瞭出來,張軒明定睛一看,是一條栩栩
如生的貓尾,貓尾根部插進嫩菊中,隨著翹臀的動作一陣擺動。

  又有一條精致的細鏈從尾巴掛出來,直直沒入粉紅的小穴中,栓著什麼東西。

  「這尾巴??」張軒明好奇的握住貓尾,手上傳來毛茸茸的觸感,與真的貓
尾別無二致。

  「這本是一二尾貓又的兩條尾巴,經能工巧匠鍛造,再請地仙出手啟靈,才
形成這一條尾鞭,能與使用者心意相通,我花大價錢才從琳瑯洞天哪裡買回來的。」
武如意滿臉潮紅,興奮的介紹起這尾鞭的來歷。

  「你這……」張軒明苦笑,「一件威力不俗的武器被你用在閨房之樂上面,
還真是…」

  「這又如何。」武如意滿臉不在乎,「既然是我豹房中人,總不能墮瞭紫衣
衛的威風。」

  「況且我還找瞭一部適合她的功法,與這鞭子甚是相符。」武如意從懷裡掏
出來一片玉片,上面密密麻麻寫滿瞭小篆。

  張軒明好奇的拿起來,玉片開頭幾個大字【九尾秘術】,「這不是純粹的功
法吧?」張軒明皺著眉頭問到。

  「這是貓狐之類的精怪提煉精血,提升天賦血統的法門,用在她身上正好,
那件尾鞭正適合這功法。」武如意解釋道,「登堂入室後尾鞭就是她的一部分瞭,
之後是尾鞭為主還是她為主就聽天由命瞭,不過,對咱們來說都一樣。」

  張軒明搖瞭搖頭,對身邊人那種對別人生命不屑一顧的態度已經習慣瞭,他
也懶的反對,畢竟自己也是受益人。

  「這鏈子拴著的是什麼?」張軒明指瞭指貓尾上掛著的細鏈聞到,武如意讓
秦可卿張開腿蹲下來,這下粉紅小穴就完整的暴露在二人面前,秦可卿滿臉通紅,
下體肌肉一陣收縮,貓尾不時翹起落下,別有一番趣味。

  武如意玉手扯住細鏈,緩緩向外拔著,秦可卿呼吸忽然重瞭起來,眼神也變
的迷離,小穴周圍也有水漬浸出,「啵」的一聲,一個銀質的鈴鐺被拔瞭出來。

  隨著鈴鐺的拔出,秦可卿也紅著臉,伸長玉頸,從喉嚨模模糊糊的發出一陣
聲音,「喵…喵嗚……」

  「這……」張軒明訝然,武如意獻寶似的把鈴鐺靠近張軒明,鈴鐺的邊緣清
晰的刻著一行小字「紫衣衛下屬豹房信貓秦可卿」

  武如意把鈴鐺交給秦可卿,新上任的信使接過鈴鐺,一陣眼花繚亂的手法過
後,鈴鐺「咔嚓」一聲打開瞭,裡面是空心的,這是用來貯存紙條的地方。

  秦可卿雙手托住鈴鐺獻給張軒明,張軒明拿起鈴鐺看瞭看,裡面空間到不大,
但放個紙條綽綽有餘,張軒明合上鈴鐺,交給武如意,「這要怎麼放回去?」

  武如意接過鈴鐺,蹲下來,左手握住插在秦可卿菊花裡的尾巴,狠狠的向深
處一戳,信貓的臀部使勁抽搐幾下,兩隻手更是收縮到胸前,做出貓咪縮爪的動
作,水汪汪的眼睛瞇起來,嘴裡「喵嗚…喵嗚…」的幾聲呻吟,小穴「滋」的噴
出一道淫液來。

  趁這時,武如意把鈴鐺按入秦可卿的小穴,水流為之一緩,但還是從縫隙裡
慢慢流出來。

  「有趣,有趣。」張軒明連連稱贊,揉瞭揉秦可卿的腦袋,秦可卿也馴服的
用臉蹭瞭蹭胳膊,除瞭外表,就是一隻調教成熟的貓咪。

  「殿下,小主,那王熙鳳……」秦可卿小聲提醒瞭一句,二人意識到什麼,
失笑幾聲,命秦可卿穿上衣服,然後跟隨二人出門。

  三人出房,已是下午,萬裡一片晴空。見張軒明出房,有等候的小沙彌過來
行禮,「王施主已到靜室有一刻鐘瞭,請幾位施主隨我來吧。」

  「有勞大師瞭。」張軒明點點頭,隨著小沙彌向靜室走去。

  鐵檻寺坐落在一小山包上,寺院自是不大,但送子寺的稱呼卻讓香客絡繹不
絕,功德錢自是不缺,固此寺院建的精致典雅,禪意深深。

  幾人來到王熙鳳所在的院子門前,小沙彌告辭,三人陸續走進院子,剛進院
子,就聽見屋子裡傳來女子誘惑的呻吟聲。

  武如意用唾沫沾濕手指,在窗戶紙上破瞭個洞,兩具白花花的肉體正在地上
糾纏,其中女子正是王熙鳳,男子卻是一俊俏的和尚。

  「這……這怎麼……」秦可卿一臉驚愕,不敢相信寺裡有和尚與女施主偷情。

  「怎麼,你不知道嗎?」武如意饒有興趣的看瞭秦可卿一眼問到,「回小主,
貓奴確實不知此事。」

  「這鐵檻寺號稱送子寺靠的就是這幾個長得俊俏,器大活好的白凈和尚。」
武如意戲謔的解釋道,「每當有女子前來求子,先用迷藥迷昏女子。然後就有和
尚偷偷從地道鉆出來說自己乃羅漢下凡,肉身佈施,那些女子昏昏沉沉,分辨不
清也無力抵抗,隻當春夢一場。」

  「這都是小傢女子,大傢豪門女眷不知此事的也就罷瞭,那些和尚也不敢肆
意妄為,知道此事的倒是食之入味,隔三差五過來」求子「」

  「那些女子意識到被玷污瞭難道就沒想過報官嗎?」秦可卿忍不住問瞭一句。

  「為何報官?前來求子的,莫不是傢裡傢外,閑言碎語說不孝有三,無後為
大的,求得一個孩子,管他是不是夫傢的,他們認為是就行,有個孩子,歡喜還
來不及呢,報什麼官。」

  「求不得子的,自然也怕那些嘴閑的說自己貞潔有虧,到時候孩子沒撈著,
得瞭一封休書,讓這些弱女子哪裡哭去。」

  張軒明聽著嘆瞭一口氣,武如意也不過武傢一個庶女,大傢族裡勾心鬥角她
算是趟瞭個遍,對這些事也是門清。

  這時候,屋裡的動靜也激烈起來,那白凈和尚躺在地上,王熙鳳坐在和尚身
上運動著,左手撐著地,右手揉著自己豐乳,抓的粉嫩乳頭擠進乳肉裡,另一隻
乳房則上下跳動著,異常誘人。

  「嗯……啊………啊……」王熙鳳喘息著,滿臉潮紅,身下的和尚更是不堪,
已是射精的邊緣,王熙鳳陰道一夾,身下和尚長出一口氣,陽具在小穴裡跳動起
來。

  暖烘烘的液體充滿瞭子宮,王熙鳳仰頭嬌吟,秀發上的釵子掛件隨著腦袋一
晃一晃,小穴的淫液在二人交合處流瞭大片。

  「真沒用。」高潮餘韻後,王熙鳳咯咯嬌笑幾聲,踹開身下的和尚,靠在桌
子邊上休息。

  白凈和尚默默站起來穿好衣服行禮,低頭從地道走瞭。

  武如意輕笑幾聲,輕輕敲瞭敲門,「誰!」王熙鳳眼神裡透出幾絲驚詫與慌
亂。

  「榮國府的二奶奶,不僅放著高利貸,還有閑心來寺院與和尚偷情,嘖嘖。」
武如意邁步進屋,用嘲諷的眼神看著王熙鳳。

  「閣下是何人。」鳳辣子找來東西遮住要點,語氣不善的問道。

  武如意向旁移瞭幾步,露出後面的張軒明,「燕王殿下!」王熙鳳眼神一縮,
明白現在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你該知道大周律法對高利貸和淫亂女子的懲罰吧。」張軒明冷冷的看著王
熙鳳,昔日的鳳辣子現在卻是滿臉慌張。

  「請燕王殿下手下留情。」王熙鳳哀求著,帽子卻想著對策,看到張軒明一
直盯著自己,王熙鳳心一橫,放下遮住乳房的衣物,飽滿白嫩的乳房就顯露在張
軒明面前。

  「妾身願意付出任何代價。」王熙鳳的話帶著一絲媚意,把豐乳再向前挺瞭
挺。

  「是嗎?」張軒明玩味的笑瞭笑,王熙鳳倒是領悟到瞭什麼,赤身爬到張軒
明身邊,眼波媚意盎然。

  王熙鳳伸手解開張軒明的衣物,用手套弄著陽具,看著疲軟的陽具漸漸堅挺
起來。

  鳳辣子咽瞭口唾沫,原來她隻給賈璉含過一兩次,來鐵檻寺都是別人侍奉她,
這還是她第一次給別人口交。

  伸出香舌,舔瞭舔龜頭,一隻手還在不停的套弄,另一隻手輕輕揉捏子孫袋,
王熙鳳微張櫻唇,吻瞭上去。

  王熙鳳轉動眼眸,向上看著張軒明的反應。看到燕王面無表情,隻是眼睛裡
透著戲謔,鳳辣子連忙低頭忙活,不敢抬頭。

  張開櫻唇含住陽具,舌頭貼著陽具舔吸,再前後晃動下腦袋,王熙鳳吐出陽
具,伸出舌頭一邊一邊的舔起來。

  如此活動瞭半天,在鳳辣子一次吮吸中,陽具劇烈的射在王熙鳳口中,大量
的精液讓她有些不適,但還是強忍瞭下來。

  吞下精液,鳳辣子低眉順眼的跪坐在張軒明面前,一幅逆來順受的樣子。

  「甄傢與你傢有甚麼往來?」武如意看到二人完事,冷冷的開口問道。

  「那是上一輩的交情,妾身並不熟知,隻是甄傢每年都會送兩大箱子東西給
給老太太,裡面的東西妾身就無從得知瞭。」

  兩大箱子嗎,張軒明喃喃自語,裡面裝的是什麼呢。

  「她要怎麼辦?」武如意瞥瞭一眼王熙鳳問道,「貂兒說她身有一縷仙氣,
資質絕頂。」「那就入我豹房。」

  武如意扔給王熙鳳一面令牌,「三日後,晌午,仙客齋,天字一號院。」王
熙鳳忙不迭的點頭,武如意冷哼一聲,三人扭頭離開瞭院子。

      ——————————————————————

  「鄭公公,父皇叫我有何事啊?」張軒明對眼前的老太監行瞭一禮。

  「使不得,老奴怎敢生受殿下行禮。」老太監回禮,謙虛道。

  「好像是殿下您的老師到瞭,陛下讓你去拜師,至於是誰,老奴也不太清楚,
隻知道是個清貴的翰林。」

  張軒明點點頭,看著一臉和藹的老太監,想到他的事跡,心思又活絡起來,
「鄭公公,您當年下西洋的時候是不是去過很多國傢?」

  「當時年少,也就見識比別人多點罷瞭,殿下何故提起這個?」

  「今年聖壽節,我想進獻一幅《寰宇萬國全圖》為父皇賀,特此請求鄭公公
祝我一臂之力。」

  「這…」

  「此圖第一署名鄭公公當仁不讓。」

  「使不得,使不得,老奴一介閹人怎能在殿下之前。」

  看到老太監深沉的眼睛精光一閃,張軒明知道,此事成瞭。

  二人加快腳步,趕到禦書房,裡面傳來弘德帝的笑聲,看起來老皇帝心情不
錯。

  二人行禮,弘德帝擺擺手讓二人起來,笑著對張軒明說,「軒明,過來看看,
這是朕為你選的老師。」

  一個中年男子過來行禮,面相清瘦,眼神沉穩,下顎留著胡須。

  「微臣,翰林院侍講學士,張居正,拜見燕王殿下。」

  張軒明眼眸一縮,「張居正?!」

上一篇:【蘭斯8外傳:弒神者VS鬼畜王】(35)【作者:
下一篇:【東方同人墜入樂園的神鷹】(1-10)【作者:


本站專注于情色圖文小說香豔文學免費閱讀分享,所有圖文小說資源均收集于互聯網。

© 2020 視野閱讀 www.4yyd.com